【第09回】把喜歡的買下來

作品:《魔王的女人們 (后宮)

    接着我们又做了一个小时,最后累瘫在床上。

    休息时,而我们聊了很多话题,才发现彼此的兴趣,个性,还有很多很多的地方都非常相同,就好像是另外一个我一样。

    料理、游戏之类的,假如跟她再一起,我们就能一起体验以及分享彼此的喜悦吧。

    我搂着她,盖上被子。

    雪华躺在我身旁,面对着我,她露出了十分幸福的微笑,她伸出手握着我的手说:「魔王,是你当我的第一次真是太好了,还以为魔王是很坏的人,没想到魔王这么温柔。」

    我感到非常意外,我还以为雪华会讨厌我的做爱方式呢,毕竟一开始我是特别欺负她,想看她着急、害怕地模样,当然最后温柔地做,也是想要看到她反差的样子。

    我说:「我技巧很差,我在跟你之前,只跟一个女孩做过,不过她觉得非常痛,甚至不停拒绝我呢。」

    雪华笑着说:「没事啦,虽然前面一开始非常痛,不过后来魔王的动作越来越温柔,还故意把鸡鸡缩小,让我不会这么难受,我觉得魔王是真的很棒的男孩欧。」

    我继续反驳说:「欸......我明明是非常恶劣的人,却被这样说,有点不太对劲呢。」

    雪华摸着我的头说:「才不是呢,魔王是非常温柔体贴的人欧,虽然人矮矮小小的,话说魔王成年了,这么看来,难道我是姐姐吗?」

    「不是,我已经二十岁了,只是身体比较小一点而已。」我回答。

    这么脆弱但可爱的存在躺在我身旁,我不禁又伸手抱着裸着身体的雪华,她的身体到处都软软的,闻起来也非常香,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用全身感受她的温度。

    雪华在我的怀里,她幸福的笑了,她说:「我啊,还有其他姐姐,以前都希望能够跟自己喜欢的男孩交往,谈一场幸福的恋爱,将自己的第一次给自己喜欢的男孩,不过姐姐们都在长大后,被不知名的大叔给夺走了处女,但是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妈妈是非常辛苦的,独自养着我们这么多人,

    我们没资格谈梦想,我们只能放弃梦想,去帮妈妈经营这家店,不过今天我很幸福欧,在得知今天要服务客人,我可是好几天都睡不着,还呕吐,甚至拉肚子,我非常害怕紧张,不过幸好是魔王,真的是,太好了......」

    她流下泪水,她非常喜悦,两手紧紧怀抱着我的身体,我也能从力道感受到雪华是非常不安着的。

    可能是我受不了这样的话语,我不想要这女孩被其他人玷污,有种想把她纳入怀中,当做宝物珍视的感觉。

    我不好意思的问:「雪华觉得我如何,对我有恋爱的感觉吗?。」

    雪华在我怀中抬起头,她伸出手轻轻捏着我的脸说:「我没有谈过恋爱所以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对任何人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不过现在我觉得,在魔王的身边我感觉好安心,有种希望可以一直下去的感觉,我虽然还没有了解你,

    不过我认为我们继续相处,可能会像男女之间的恋爱那样爱上你的吧。」

    雪华忽然露出伤心寂寞的表情,她说:「但是这之后,魔王就会离我而吧,魔王有自己的工作、家庭,而我只是妓女,我之后也会被其他的男人无情的侵犯,为了妈妈,为了钱,为他们张开大腿吧,魔王阿,以后还要多多关照我们店欧,并且要指名我欧,我会非常高兴

    的,我会学会很多做爱的技巧,让魔王也能舒服起来的!」

    她含着泪水这样跟我说着,我内心非常痛,就好像被神话级的净化魔法打到一样的痛,虽然也没有被那种魔法给打到过。

    我起了身后对着在床上的雪华说:「我去叫你妈妈来。」

    雪华紧张的说:「欸,跟我做爱不舒服吗?要换妈妈来吗?」

    我笑着说:「才不是,等着我。」

    我穿上衣服,走出门想要找雪月,只见四周的房间都传来许多女孩的淫叫声,而我房间旁的淫叫声,听起来很熟悉,大概就是雪月了。

    我走到门前,用魔法透视一看,雪月正被一个体型大她两到叁倍的肥胖大叔压在身下,大叔毫不客气的用他的肉棒大力的侵犯着雪月,雪月非常配合的不停喊着"舒服"的字眼。

    雪月拍了拍大叔的肩膀说:「哥哥,都射了五次了,要多收钱欧。」

    居然把那个大叔叫做哥哥,我真服了人类为了钱能够干出的事情。

    大叔说:「你知道我最有钱的,再让我射叁次,我可以多给钱。」

    雪月说:「不要啦,毕竟哥哥的鸡巴真的好大,小穴都被你干到变松了,哥哥要负责欧。」

    大叔说:「欸,我才不要对你这种女人负责。」

    我以为雪月会生气,不过雪月却笑着说:「哈哈,没骗到哥哥你呢,不过哥哥还是要常常来找我欧,因为我是哥哥专属的精液肉袋,但是今天真的不行了,要不要嚐嚐看我家最小的女儿,她今天破处了,现在正在给其他客人用,我问看看能不能让哥哥你也用个几次看看。」

    大叔开心的说:「好啊好啊,这样我就跟你还有你女儿全部做过了,太爽了,快去快去,我会多给钱的。」

    雪月就准备往门外走,她打开门,我正在门外看着。

    雪月的双腿还留着精液,流到地上都是,雪月却不在意,只是用脚将精液给踩抹去后说:「欸,是魔魔先生,我正好找你有事情。」

    我皱起眉头说:「是魔王,才不是魔魔,我也找你有事情。」

    几分鐘,我把要将雪华买下的事情说了。

    雪月惊讶地说:「你是......傻了?」

    我认真的对着雪月说:「我才没傻,我就是喜欢你家的女儿,卖给我吧。」

    雪月想了想后,笑了一下说:「我女儿将来可是会为我赚很多钱的,你确定你买得起?我女儿很漂亮吧,你想把她当作奴隶来买卖是不可能的,我不是说我不会卖,我当然也希望我女儿能够找个好人家来......所以先.....一下那个你懂的东西。」

    雪月用手比着钱的姿势,希望我给钱。

    她滔滔不绝地讲着,但是我猜,这只是废话,这女人,看钱比看自己的女儿还重要,毕竟为了钱可以在那种肥猪的身上那样的摇着。

    不过想了想,这么多女儿,她也应该受尽了委屈,要花多少心力才能经营这么大一家店。

    所以我手伸去口袋内,掏出一个大金币说:「够了?」

    接着丢到她脸上,她接过后,傻了眼。

    雪月像是看见宝藏那样,眼睛瞪大的看着我手中的大金币,她拿到后,测试了一下发现是真的,她人一瘫软,她盯着手上的金币跪了下去。

    短暂的失神后,她重新坐起来说:「难怪那秃头奴隶商人会如此看重你,一个金币是可以养活我跟我的女儿几辈子的钱,不嫌弃的话,我可以把店都关起来,我们全家十四个人可以一辈子都当你的性奴欧。」

    我摇头说:「我当然嫌弃,我只要你女儿雪华一人,其他我都不要,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雪华我可以直接带走吧。」

    这时,在一旁的房门打开了,是那头肥胖的大叔,他生气的说:「搞什么,怎么还在这里,快把你小女儿叫过来给我肏!」

    雪月说:「看来那客人还要用,就让我先来继续服务大叔吧,对了,大叔今天是最后一天营业,就免费让你干到爽吧。」

    大叔一听后说:「欸?最后一天营业,原本觉得这家妓院不错的,真可惜,那相对的,今天一定要肏烂你的黑鲍外翻!」

    在雪月进去房内之前,她笑着说:「要过得幸福欧,女儿就带走吧!」

    他们的房门就关上了。

    我回到房间,只见雪华正坐在床上,等待着我回来。

    「怎么样了,魔王?」雪华疑惑的问。

    我抓着头不安的回答:「那个.....我把你买下来了。」

    我开始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假如这女孩只是说说,没有真的喜欢我,这样做会不会让她生气。

    雪华开心说:「欸,真的吗?谢谢你,你买了几天啊。对了,我有个请求,就是这几天,可以假装是我的恋人吗?我也想谈一次恋爱,拜託了,我会让妈妈给你打折的,哈哈,我这样说会不会太可耻了,明明我只是个刚被破处的妓女。」

    我深吸一口气,之后冷静的说:「买了一辈子欧。」

    雪华呆住了,她再次问:「什么杯子?」

    我再次说:「我把你的一辈子都买下来嘞,没有说谎,我也给了很多钱,够你全家人用几百年了,她们也不用再出卖自己的身体了,不错吧?」

    雪华哭了起来,我害怕的上前问说:「难道,我做错了?」

    「没.....我太高兴了,我好害怕......但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我真的这辈子,可以跟你再一起?」雪花的鼻涕都流了下来了,如此真诚的问。

    「假如你不介意的话。」我微笑的说。

    我们抱着彼此,她对我诉说了一晚上对未来的憧憬,还有本无法实现的梦想,现在跟我说着想要如何实现。

    雪华却忽然紧张的问:「我算是奴隶吗?我是被当作甚么买下来的?还是只是性奴而已,我没有要指责的意思,只是有点害怕,魔王会不会只是将我当作商品买下来,转手又卖给别人呢?」

    这笨蛋,说了两小时的梦想,现在才想这重要的问题,假如我说她只是奴隶的话,那她这一切梦想也将无法实现。

    我摸着她头回答:「这么不相信我啊,当然,是当作妻子买下来的,欸......你说过假如跟我再一起,会爱上我,是真的吧?不是骗我的吧。」

    「我不会说谎欧,因为我说谎的时候脸就会变非常红,心跳也会变快,不信你摸。」雪华挺起了胸膛。

    而我伸出手去抓住她的乳房,没打算测量心跳。

    雪华盯着我说:「是变态呢,原来魔王是性骚扰大魔王,明明说要把我当作妻子买下来,却马上又对我动手了呢。」

    我连忙解释说:「是雪华的胸部太棒了,我才没有......」

    雪华坏笑了出来说:「逗你玩的,魔王真的很可爱呢,魔王,我愿意将我这辈子都献给你,我愿意成为你的妻子欧。」

    相拥后,我将有关我的的一切说了出来。

    ......

    包括我是魔族,还有她会是我的第二任妻子,第一任是秘书,虽然还没结婚,但是我一回去魔界就会马上跟她结婚。

    虽然一开始听见我是魔族,雪华很害怕,因为从小就教育魔族是非常可怕的种族,但是我的安抚之下,她还是接受了。

    就像是人类害怕灵魂(鬼)的样子,人类没看过鬼,但是也是害怕敬畏着鬼。魔族早就从人类世界消失了,但是从以前到现在还是教育着孩子们要害怕我们,现在人类世界,顶多只有一些魔兽或着史莱姆之类的怪物,看来要改正这个观念还是需要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