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妓院

作品:《魔王的女人們 (后宮)

    夜晚渐渐降临,很多摊贩都收了起来,原本热闹的街道瞬间失去了光彩。

    我看着手上的明信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要去吗?看起来不是正常的旅馆,不过都来人类界了,甚么事情都要尝试吧?

    到了那秃头老闆所说的旅馆,一进去,只看见一个头发顏色是金与银夹杂的女人,在柜台等着客人上门。

    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她穿着非常火辣,硕大饱满的乳房只被简单的布料给包着,乳晕也在衣服的边缘试探着,乳头就差一点就会跑出来打招呼了,深深的乳沟感觉快让我掉进去一样,脸上浓妆艳抹的,嘴里还叼着非常长的菸斗,时不时还在往外吐着菸,不过这样的女人非常的妖艳,不知道多少

    男人被他的身体所诱惑后沦陷。

    不过我却对这种女人不感兴趣,因为我要找的是处女,他身上散发着千人,可能有万人夹杂的魔力,非常的难闻,我不禁屏住呼吸。

    我只是走上前,把秃头老闆给的卡片给了那人看,女人接过后,仔细看了看后对我说:「小哥,是被介绍来的吧,看来是他的大顾客呢,要好好接待你呢。」

    女人向一旁招了招手,另一个女孩子就出来代替她在前台,女人对女孩吩咐事情后,就起了身来。

    「小弟弟,跟着我走吧。」女人说着。

    跟在那女人的大屁股后面,一楼,二楼,原本两楼都是普通的房间,不过到了叁楼就不一样了,周围的装饰都华丽了起来。

    我们到了接客室内,女人让我先坐着,倒了一杯热茶给我,然后就坐在我旁边。

    「我叫做雪月,是这间店的主人,小弟弟有成年吗?这里虽然是旅馆,但是也有让我们员工来"服务"的服务欧,虽然员工都是我的女儿。」她自我介绍着。

    我的身体比起这个女人来说小了一大圈,在她面前就好像是她的小孩一样,虽然我二十岁,但是外表跟十几岁的人类无异,。

    我点头说:「成年了,今年.....二十岁欧。」

    我不知道人类法定年龄是多少,只好说出实际年龄。

    雪月摸着下巴,看着我的脸思考了一下后说:「也有人天生就矮矮小小的,阿,我不是在骂你,只是觉得你的身材有点点可爱,抱歉了。」

    我微笑着,我并没有觉得被污辱之类的,毕竟对我来说,外表之类的可以随便更改,只要我想要,我甚至连女的都可以变成,现在只能怨恨我没有把功课做好,应该利用能力把自己变得高帅一点才是。

    看着雪月的全身后,最后我的目光还是被她的头发所吸引,我盯着雪月的头发看,雪月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视线。

    雪月摸着自己的秀发问:「对我头发顏色很感兴趣吗?」

    「抱歉,那样盯着看,真失礼呢,不过这样的头发我从没见过,所以很好奇。」我回答。

    雪月摸着的头发说:「我不知道我家人谁的祖先有被混入一点点的妖狐血统,导致我们家族偶尔会出现这样杂色的头发,很丑吧,但是我的身体保证你满意欧,看?」

    雪月张开腿,掀起裙子,她并没有穿内裤,在阴影下能隐约看见她的性器,接着她还将她的乳房上的衣服往下掀一点,露出她的乳头。

    「毕竟是妖狐的血统,所以我的穴内很爽欧,温度比普通女性高,皱褶也更多,而且就算做了这么多次,还是很紧欧。」

    她更加的将自己裙子掀开,让灯光照亮自己的阴部,她两手撑开小穴,里面还流出了精液,大概是刚刚接客留下来。

    我撇过头去说:「我没有觉得很丑,我只是好奇而已,快说正事吧。」

    雪月笑了笑,把衣服穿回去后说:「别这么害羞,来这个地方就是要做爱的吧?还是小弟弟其实是处男?要不要姐姐我来帮你破处阿?」

    「不用你麻烦了,而且我已经不是处男了,在不让我休息,我就要走了欧。」

    她这才说:「那秃头,会帮你付钱,想要住哪间房都可以欧,对了小弟弟,你的奴隶在哪里?要多少个房间。」

    我回答:「只有我一人。」

    雪月笑了笑说:「是吗?住这里一个晚上要五百铁币呢,最好的房间要一铜币,你一定是他大顾客才对,买了很多奴隶他才会这么款待你,算了我不该问这么多,假如没有买奴隶的话,夜晚难免会寂寞吧,要叫女孩子吗?」

    「叫女孩子?」我疑惑的问,虽然心中有个底,但是害怕我会错意。

    雪月接着解释说:「来这边之前应该也知道,我这里是旅馆,也是妓院欧,我有"十二"个女儿,加上我"十二"个,可以花点钱来陪你们度过寂寞的夜晚欧。」

    「十二个女儿,加上你的话,是十叁个吧,你刚刚是不是说错了。」我反过来问。

    雪月笑着说:「哈哈哈对不起,我忘记说了,我有一个女儿今天才刚刚十六岁而已,法律必须成年才能合法卖身,所以我还没让她来服务客人过。」

    听到有处女,我有点点心动起来。

    「所以,我很忙的,所以要叫女孩吗?我的女儿都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欧,胸部也很大,价格也很便宜,时间还早,要叫就快点欧,不然会被人先叫走的欧。」雪月像是喊着我,要我快点做出选择。

    虽然这人魔力非常令人作呕,不过刚刚看到她搔首弄姿得样子,我的老二蠢蠢欲动着,毕竟是人类女人,虽然混着一些魔族的妖狐,但是过去有多少夜晚想像着这样的女人被我侵犯的样子。

    我说:「要!。」

    雪月说:「反正那个卖奴隶的大叔会帮你付钱的,你就愉快的享受今晚的愉悦吧,我看看还有哪个女儿没有事情做的,客人你就先在房间休息吧,我马上找过来。」

    还以为可以指定,原来不能,那就算了。

    听罢,雪月就带着我来到我的房间,我进去后,雪月就离开了,我躺在床上,把行李随手一丢,我在床上翻来翻去的,整体感觉不错。

    床很乾净,周围墙壁也是白亮亮的,桌子居然是木製的,非常有质感。

    还没怎么休息到,门就被敲响了。

    打开门,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是雪月,不过她身边多了一个站着一个像雪人一样,全身上下头发皮肤都是跟雪一样的女孩子,性格看上去非常内向,一句话都不说的低着头,长相非常可爱,我还蛮意外会来个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雪月问说:「小弟弟,要几小时?」

    我歪着头说:「甚么意思。」

    雪月回答:「两小时是四铜币,一整晚是十铜币,买的时间就是你能操这女人的时间。」

    她看起来有点点不快,好像我是撒谎才进来的感觉。

    我连忙回答说:「先两小时吧。」刚说出口就后悔了,明明可以一整晚的,干嘛说两个小时,理由完全不明,一定是我平日太节省的后遗症。

    雪月听后点了点头说:「好的,快点进去,雪华,不要磨磨蹭蹭让客人等了。」

    催促着女孩,女孩才慢吞吞进到我的房间,房门被关上了,留下我与那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