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回】奴隸商人

作品:《魔王的女人們 (后宮)

    像是无头苍蝇的我,跟着路人的潮流走,漫无目的的走来走去,意外听见了好像是哪里有在拍卖东西,好奇的我闻着声音循跡。

    穿越一个街道后,只见一个广场,在一个非常大且骯脏的木製大舞台上,有二十几位几乎全裸的女孩子,手上被靠着手銬,脖子上都有项圈,年纪大的大概有叁十岁,小的只有十几岁。

    首先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被推到最前面,站在她身旁一个穿着西装的人对着群眾大喊:「这奴隶是非常纯种的长耳族人,基因良好,没有疾病,到目前为止只有生產过五个小孩了,且小孩的质量都非常优秀,所以喊价从两个大铜币开始起跳!」

    这女孩大概是被当作生產工具而拍卖,真可怜,不过我并没有想将她救下来的感觉,毕竟我是自私的。

    接着许多人举起牌子出价。

    最后这女孩被五个大铜币卖出。

    换另外一个长相很可爱的黑色长发女孩被推出来,年龄大概只有十岁,瘦瘦小小的外观,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

    主持人介绍说:「这孩子虽然长相可爱,但是被前主人们给玩坏了。」

    接着让手下将那女孩子的屁股给露出来,露出来后,只见女孩的肛门就像是被什么大型的棒状物给侵犯过,完全没有办法闔上,她阴部上的阴唇被利器给切除了,外露的尿道以及阴道都被开发过到无法闔上,张的开开的能看见里面的脏器。

    在那漆黑的小穴内,主持人照了手电筒后说:「而且子宫也被挖走了,没办法生小孩,前主人说买来的时候已经快死了,是花了非常久的时间才把她养好,前主人表示只希望可以回本,起跳四十铜币,注意这女孩终生需要包尿布。」

    最后女孩没有被卖出,她的下场会如何我不晓得。

    不断的有女孩子被卖出,每个人的性命被少少的金钱给取代,这就是人类界。

    在不知多久后,女孩都被拍卖完,他们收了摊子,我跟了上去。

    我问主持人说:「这些奴隶是哪里来的?」

    主持人指了指那群还在收拾东西的人们说:「我只是收费来帮忙拍卖而已,去找他们,他们是奴隶商人。」

    我往主持人所说的地方走去,问了问,得知他们的老闆,就是在一旁马车内喝着茶的秃头老闆。

    我敲了敲门后,我说:「我有事情想问一下欧。」

    秃头老闆打开门,他见到我后和蔼可亲的说:「有甚么事情吗?小弟弟,要不要进来坐坐。」

    我走到他的对面坐着,我说:「关于奴隶我想问问题,可以吗?」

    我想问问看有没有还是处女的奴隶。

    老闆笑了笑,他拿起一根雪茄,点着后,吐了一口浓厚的烟圈说:「这根是这世界上最高级的雪茄,你知道一根多少钱。」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老闆说:「一个大铜币欧,这种东西抽一次只要十几分鐘,但是相同的钱,可以买下一个人的一生,很有趣吧,明明都是人类,就算是亚人,我们都是平等的物种,但是在前面前,那群人甚至连一根雪茄都不值呢,真是可怜的世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但是我想不透一个奴隶商人会这样说。

    老闆说:「我刚刚就看到你在一旁看着奴隶拍卖,但是你都没出价过。」

    我说:「钱,并不是问题,我只是想要知道,有没有处女而已。」

    看我的态度如此的嚣张,老闆却没生气的说:「小弟弟才十几岁吧,想买女人回家享受女人的身体,哈哈,这种事情大家都想过,我小时候也是,不过这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欧,奴隶是非常容易逃跑的东西,要养活奴隶也是件难事,假如想要跟女孩子交欢,还是去妓院吧,

    一铜币就能买下一个女孩子的一个晚上,很便宜吧?」

    我拿出一个金币,丢到老闆手上,老闆惊呆了,他手发着抖说:「这是真的金币?」他把放在眼旁的眼镜放到眼睛前面仔细观察起来后,在很多次的确认后,他笑了出来。

    「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少爷,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一个金币,现在要买下本店所有的女人都绰绰有馀,如果想要的女人,我会帮你弄到手。」

    我笑了笑说:「这一金币,就只是问问有没有这样的奴隶,有的话就用这金币买下,剩下的钱就送给你。」

    老闆傻笑起来,似乎没见过我如此奇怪的人。

    「哈哈,真是奇怪的人,假如我说没有,我不就可以免费独吞这金币,但是我不是那样的人,商人是不会这样做的,毕竟信用是最重要的,所以,假如少爷想要我抓哪国公主过来,我都会想办法去抓的,看来少爷是"那种人"呢,

    希望能拯救原本就被当作商品贩卖的女人,不过又不喜欢被别的男人上过的女人。」

    「大概是那样吧,感觉被人上过的女人,就感觉好脏,好噁心,我这种想法会不好吗?」

    老闆笑着摇摇头回答:「呵,不会不好欧,只是,真可惜,女奴隶都是别国的战犯、因债务而卖身,或着各式各样的原因的女人,多多少少,就算我买来是处女,也会经过我们的调教师调教,所以也不会是处女了,我们绝对不会卖出会反抗主人的奴隶,

    以前有听说过女奴隶把主人阴茎咬断的事情,所以我们都会将商品严格把关,会调教到她们变成只会张开腿的母狗的。」

    我摇头说:「那就算了,我只需要纯洁的女人,那金币你就留着吧,相对的,要把我事情隐藏欧,不要向其他人说有关我的事情。」

    当我准备离开,老闆却拉住我的手说:「我也是商人,但是白拿人家钱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我内心在窃笑不已,因为那金币只是用炼金术把转化而成的,虽然真的有价值,但是对我来说只是石头,随处可看见。

    老闆想了想说:「我这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我只能这样回报,我有两个女儿,选一个给你当作性奴用吧,两个女儿一个十七岁,一个十二岁,下一次我们找个时间让你看看,我们签个二十......叁十年,可以吗?叁十年的契约。」

    我皱着眉毛说:「我是想娶回家做老婆的,不是只是当作性奴来用而已。」

    老闆大喜,他开心地说:「那就更好,我下次让你看看我的女儿们,可是非常漂亮的,两个都给你吧,应该都是处女,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回报你啊。」

    我只是转头后说:「我想要休息了,后天见可以吗?同个时间和地方我会来看你的女儿的。」

    老闆点了点头,之后拿出不知道什么东西放在我手上后说:「这里是我认识的店家,去那边休息吧,这张卡给他们看,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赊帐,放心,你只要住在那边,费用都算我的。」

    我接过卡片后说:「谢谢。」

    没有买到女孩子,但是学了一课,看来金币是不可以乱给的,看来还是要学习一下货币的真正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