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

作品:《发现自己是剧情人物

    (七十七)

    崔贤痛得泪意盈盈,整个人缩在墙边,“我是可以报警的!”他翻找掉落在地上的手机,从没见过这么野蛮的人!

    “你在找这个吗?”郑妍举着手机,在崔贤要起身争夺时一脚死死压在他的小腿,“我要看看里面还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崔贤的手机倒是没什么可看,都是工作资料,呃,还有差不多叁百张的猫咪图片,在私密相册里。他怎么配喜欢可爱的猫猫,晦气。

    “嘶啊——你可不可以,先松开我!”崔贤抱着郑妍的腿不顾形象地大喊,他觉得小腿要断掉了。郑妍松了力道,“小声点。”

    怎么可能小声,郑妍一抬脚崔贤就想推开她大声喊救命,一个字都没叫出来被她扇歪回墙边,“我都说了要小声。”

    “啊!!唔……”一巴掌又扇过去,她本来不想打脸的,谁让崔贤那么烦人,没见过像他这么怕疼的。这次郑妍根本没有控制力道,她只想把所有压抑住不发的怒气发泄在崔贤身上。他好像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或者自动忽视做过的事情。他有什么资格来要挟她?

    没有他,没有他们,李研善现在也不会住在郊区的破屋子里,更不会有人来追捧“亚当”这种劣质货。跟踪、偷拍、发黑帖这种烂事都是他们弄出来的,崔尚勋成敏宇也是自己贴上来的,现在倒好,要怪罪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郑妍觉得自己还是太温柔,对他们太博爱,以至于有时候他们的讨好让自己觉得足够。

    可是只是讨好而已,只是一块蛋糕,几顿饭而已,一点点蝇头小利,让她忽略他们都是霸权的继承人。怎么可以忘记啊?动用一点关系就能进入最高学府,轻而易举限制她们的智慧与道路,他们才是最大的威胁。

    ……

    成敏宇接到电话后赶来看到的是这样的情景,崔贤鼻青脸肿,狼狈糊满的鼻血已经凝固,他安静地昏迷在墙角,如果不是有轻微的呼吸,他会以为……郑妍在将手上的血一点点蹭到崔贤的卫衣上,一言不发。

    成敏宇的喉咙突然有些干涸,不是天气干燥,是因为气氛太凝固,“你……他,还好吗?”

    “暂时还没死。”郑妍怎么擦也擦不干净,血已经干了,她泄愤再踢一脚崔贤,他有意识弹一下。成敏宇松口气,掏出湿纸巾过去将郑妍的手指擦干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从崔贤打来的电话里听到郑妍的声音,他是吓了一跳的。而崔贤变成这样子,他应该是生气吧,可他又坏心眼想这是崔贤自找的,毕竟,他管的太多了。他的脑子火速转动起来,想着都是该怎么跟崔父崔母解释,怎样把郑妍的嫌疑撇开。

    郑妍打得很狠,指甲缝里也沾了血,成敏宇知道她一般不会这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不知道原因,也不能问。

    “你去把他杀了。”郑妍突然开口,面无表情,没有特别激动,只是单纯像吃饭喝水一样单纯给成敏宇下命令,却让他心一跳,手上的动作停下一瞬,“开玩笑的,你害怕了?”

    成敏宇默不作声,又继续将修长的手指擦拭干净。郑妍的手并不是柔软的,有点硬,掌心和指节有点茧,掌纹也很复杂,生命线尤其明显地断了一截。说不害怕都是假的,不过,郑妍让他杀了崔贤,他真的会去做吗。恐怕不会。成敏宇开始觉得自己不配。

    “我会把崔贤处理好的。”在郑妍推开他之前,成敏宇又紧抓她手,他不会让崔贤再影响她,“相信我。”是请求,请你相信我。

    郑妍轻瞥一眼,无所谓,反正她打爽了,崔贤醒来要怎样再说吧,他早就盯上她了,要在选优赛做手脚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她要是在崔贤脑袋多来几下,他会不会就失忆了?

    成敏宇等到郑妍离开后才将崔贤架起来,为保险起见他没让司机来接,只用给郑妍擦手的湿巾胡乱抹一把他,打了出租车到医院。

    医院。

    医生指着多张CT示意,“看这里,小腿差点骨裂,身上多处淤青,最重要的是头部也受到轻微撞击,醒过来也可能要住院观察几天。”崔贤已经安然无恙躺在病床上,脸还是肿成猪头样。成敏宇找了个理由搪塞崔母,只是崔贤再不醒过来,就瞒不住了。他也没那么多精力守住他。

    好在半夜时,崔贤睁开双眼。

    “我……我怎么在医院?”他头痛欲裂,浑身像被揍了一顿要散架,他应该在公司工作才对,难道因为用脑过度晕倒了?

    成敏宇:“……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什么?敏宇,我怎么会这样?”

    ===================

    为什么会失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