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贤

作品:《发现自己是剧情人物

    (七十五)

    “哥你怎么老这样——”崔尚勋胡乱抓着头发,他生气,为什么崔贤一直怀疑郑妍,她只是个高中生而已,就因为她比他聪明吗?

    “我只是在跟她道歉。”崔贤没有解释,他知道崔尚勋的心已经完完全全在郑妍那里,说多反而会让他逆反,更讨厌自己。

    崔尚勋不信:“那你碰她做什么?”他用手比划崔贤碰到郑妍的部位,为什么要用脏手碰妍儿,如果她不愿再来自己家该怎么办!还有,他怎么能碰!

    崔贤愣住,不想再和他掰扯,直直进家回了房间,他要确认一件事。

    “查看今日访客。”

    机械音冰冷地回复:【截止下午五点整,访客量为:0】

    崔贤第一次对安全系统有些怀疑,自己敲着键盘亲自查看,确实没有任何访问和入侵的痕迹。他背靠椅子迟迟不能放松,郑妍为什么会说这种话?她知道当年的事情吗?从哪里知道的?

    事实上他也调查过郑妍一段时间,并没有发现她和其他人有任何的关联。看来还要再看看。他知道,自从“亚当”上市后的几年,父亲一直没有放弃找那位女程序员。准确来说不是寻找,是一直没有放弃阻止她再出现在这个行业。现在他们已经不再在意,自然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了。

    但他可以查。

    崔贤闭上眼沉下一口气。

    郑,妍。

    ……

    被好几人挂住的郑妍盘腿抱着电脑坐在地毯上,手指灵活快速地敲打键盘。

    找到了。

    “啊——张嘴。”姜惠英挖起一口满是草莓酱的蛋糕喂到郑妍嘴边,她歪头“啊呜”一口直接吞掉,伸出舌头舔掉嘴角的奶油,示意她们,“快来看这个。”她反过笔记本,指屏幕上打开的文件夹。

    “这个,是研善婆婆最早期的数据。”很多事情郑妍早就与她们说过,她抬眸看叁人的反应,伸长手拿一块薯片,“你们猜我在哪里发现这个文件的?”

    “?”

    “是崔贤的电脑。”郑妍自问自答。

    “你什么时……!刚刚在崔家找到的?”姜惠英目瞪口呆,停止咀嚼口中的食物。难怪她刚刚还单独留下,原来是这样。“大发,你太厉害了。”

    “所以是崔贤他们把成果偷走的。”金真珠咬指甲盖皱眉,“我们应该怎么做?”即使现在曝光真相也不会有人相信,崔家、成家都会出手,反而是她们受害。

    “他们以前怎么做的,我们现在也可以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郑妍耸肩补充,“我们也可以当‘小偷’。”

    车美娜:“要顺理成章进崔氏的话,选优赛要进前叁。”

    “我们可以拿个第一!”姜惠英笑着摆摆手,竖指头摆个“一”的手势。之前她还对自己没什么信心,现在不一样了,是她太低估自己,再张扬一点没什么不好。

    “对了!分享一件好事。”车美娜拿过包,从里面翻找出自己的身份证,“看。”指在名字一栏。

    申美娜。

    “我的新身份证,这下我完完全全和过去没关系了。”申美娜笑得很开心,虽然生活没有以前奢侈,但她和申雪过得更好了。

    “哎一古!申美娜,太好了!”

    “……”

    在胡闹一晚上后,四个人躺在床上。姜惠英的床很宽,够她们四人睡还有余位。

    申美娜:“我以后也要这么大的床。”

    “郑妍同学,现在是夜谈时间。”姜惠英食指戳郑妍肩膀,她正举着手机在发送什么,“请不要玩手机。”

    “明白明白——”郑妍灭掉屏幕把手机塞进枕头下,加入她们的聊天。她只是在崔贤的电脑里发现了新东西,一个未命名文件夹里又藏有好多个文件夹,其实只藏有一个视频。

    ……

    崔贤工作完已经是深夜,他的手机设置了十点后免打扰模式,却仍旧收到一条不知名的信息。

    【未知:[图片]】

    【未知:崔贤,你是变态吗?】

    【未知:藏那么好,你留着晚上看?】

    崔贤的心一跳,待图片加载完毕后跳得更猛烈,双手捂脸趴在办公桌上。是他之前存下来的,崔尚勋和郑妍在控制室里的监控,他没看过几次。其实没什么好看的,监控视频黑糊糊一团,只有两个暧昧的人影,但他还是存下来了。很莫名其妙。他安慰自己是因为从没见过这么大胆的行为。

    这个人,是郑妍吗?崔贤冷静下来想查号码地址,根本查不到。最终他踌躇犹豫半天,才给对方发去一条消息。

    【你是在自投罗网吗】

    [抱歉,短信发送失败,对方用户不存在]

    崔贤难得抓狂地揉乱发型,连洗澡都带气。睡前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他爬起来开电脑,打开迭加好几次的文件夹,点开视频。他冷静死死盯着视频里的郑妍,突然瞪大双眼,在中间猛地摁下暂停,她的左手,在做什么?

    ……

    崔贤做梦了。他清楚知道自己在梦里,因为前一个小时他刚发现郑妍可能动过“亚当”的证据。此刻他就出现在控制室里,一旁是郑妍和他弟弟。而且,他是被绑住封口的。

    “唔唔——唔!”崔贤难受地想大叫发出声音,为什么一切触感都那么真实,他要醒过来!

    突然一个东西从郑妍方向掷中他脑袋,他“嘭”地歪倒一旁,视线都横过来。是郑妍随手砸崔贤想让他闭嘴,她只看他一眼后转过头把崔尚勋压在地上。他的弟弟,环抱住她,像一条宠物讨好她,与自己相似的脸露出羞怯的表情。

    崔贤难耐又觉得羞耻,头被砸中的部位有温热粘稠的液体流下,突然全身一阵剧痛,视线彻底模糊。他好像在黑暗中坠楼,惊吓地回到现实。

    他醒了,下意识摸摸脑袋,没有伤。这下他再也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