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吗(1v2

作品:《发现自己是剧情人物

    (五十七)

    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崔尚勋计划看星空来约郑妍。山上的风景很好,是他贫乏的语言系统描述不出的美丽。进了房间把行李箱随意放到一旁,他就兴冲冲地跑出去了,暗喜成敏宇一定想不到,他太聪明了。

    崔尚勋先去便利店挑了一大袋零食,这个薯片郑妍吃过叁次,她喜欢;这个饮料不行,她更爱喝牛奶……不知不觉也就天黑了,他在酒店外仔细考察,终于寻到一处视野开阔的地方,摆放着几块光滑的景观石头,而且其中一块正好够两人坐,这不是老天在帮他吗,嘿嘿。

    他毫不在意地用袖子蹭干净,一屁股坐上去。抬头看夜空已经是繁星点点,像一块一望无际的面饼上洒满了玉米,变成了香甜可口的玉米饼……

    肚子“咕噜”地叫了,他掏出零食来垫垫,用手机拍了几十张星空,仔细挑选出看起来最美味的玉米饼。坐了半个小时,他终于把这条短信发出去,开始漫长而焦急的等待。

    ……

    夜晚的风渐渐大起来,吹得树叶“簌簌”地叫唤。距离发出短信已过了两个小时,崔尚勋从一开始规规矩矩双手放膝的坐姿转变为整个人大剌剌地躺在石头上面,手中的手机已经是低电量模式。

    看来郑妍不会来了。

    他裹紧外套,把一大袋零食抱在怀里回酒店。大家都知道,单细胞生物没有脑子,谁会在大冷天出来看什么星空。而且他哪想得到自己的好兄弟已经提前被郑妍临幸。

    “冷死了冷死了,啊嚏——”他掏房卡开门后再合上,干冷的鼻腔不适地打了个喷嚏,再睁眼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

    等等。

    这是怎么一回事!?

    跪在地毯上赤裸的人正是自己的好兄弟兼优等生成敏宇,而沙发上的少女是他心心念念等了一晚上的人,她的脚还搭在成敏宇的下体处踩弄。

    崔尚勋手中的零食掉了一地,包装砸在地板的瞬间他脑子空空如也,想的是:糟了,薯片碎了郑妍就不喜欢了。

    “阿欧,我还以为敏宇是一个人住呢。”

    “啊……”灵活的脚趾一蜷曲,成敏宇不住地呻吟,他被玩的晕乎乎的,哪里想得起崔尚勋会回来。郑妍脚一用力,再加上有第叁人旁观,他受不住这么刺激,粉红的肉棒变得更红,像受了大刺激一样开始往外射精,白色的液体沾满郑妍的脚缝。

    黏糊糊的。郑妍张脚,精液流下糊在软下来的阴茎上,她嫌弃地蹭干净。

    “你、你们……”崔尚勋不知所措,原本被风吹得冰凉的皮肤热起来,他的脑子要发烧了。成敏宇太过分了,到底是怎么勾引的郑妍,他好希望跪在那里的是自己。

    两人都不打算搭理这个结巴。郑妍站起身,把身上的睡裙脱去,她的身材笔直匀称,胸前像两朵花苞翘起,让面对面的成敏宇很害羞。

    郑妍:“我要洗澡。”

    优等生成敏宇自然读懂她的眼神,起身勾手抱起她向浴室走去,忽视崔尚勋的存在。肌肉环在臀部和大腿,没有一点布料间隔,他能感受到对方皮肤的温度,不仅如此,她的鼻息也在自己耳边,滚烫滚烫的。

    在进浴室前郑妍看了一眼石化住的崔尚勋,蠢蛋。磨砂的玻璃门“砰”地关上,不一会传来水流声。

    崔尚勋脱了外套,在浴室门口左右徘徊,时不时看一眼里面,其实什么都看不到,耳朵时刻竖起听声,大脑乱七八糟的,最终完成了自我攻略。

    成敏宇把郑妍轻轻放在浴缸里,蹲在旁边打开花洒试温度蓄水,他有点不敢看她。

    “进来。”郑妍捏住他一边的粉红豆豆,这个浴缸有点硌,她需要垫子。

    成敏宇“嗯”叮咛一声,迈开长腿进去,浴缸的水上升了很多,他和她的皮肤贴紧亲密无间。郑妍把成敏宇垫在身下,她坐在腹肌上泼水。随着水温的升高,泛起粉红。成敏宇一动不敢动,双手扶住浴缸边缘任由她玩弄,下面那根东西有了抬头的趋势。

    郑妍一手抓住:“不准蹭我,脏东西。”

    成敏宇委屈,他洗得很干净的,又自动往下沉,双手扶住她的腰肢往上挪远离自己的阴茎。

    “叩叩”玻璃门被敲响,探出崔尚勋的狗头,他小心翼翼地说:“妍儿,我可以进来吗?”

    “不可——”成敏宇率先抢话,被郑妍一把捂住口鼻,闷得满脸通红。

    “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

    这就是可以了,崔尚勋进门扭扭捏捏地脱下自己的衣服。他的肌肉比成敏宇更明显一些,线条流畅,很好看。这次他倒是不蠢了,先认认真真地刷牙,再淋浴把皮肤搓红,他总觉得郑妍在看自己,把自认为最好看的左脸侧向她。

    关水后,趴在浴缸边的是一只湿漉漉的小狗。圆圆的杏眼瞪大,歪头讨摸。

    好在浴缸很大,能容得下好几个人,崔尚勋进来后也不会很挤,他跪坐在郑妍面前,像在等待指令。

    “今晚等很久吗?”郑妍漫不经心开口,双手拉扯他耳朵。

    “没、没有很久……”

    表面上说没有,其实表现得很委屈。成敏宇暗暗握拳,好心机。

    “我不喜欢看星星,以后就像成敏宇一样洗好等着,懂了吗?”她挤出泡泡按在他胸上两个红点,她才不想浪费时间和他们做这些自以为很浪漫的事情,很无趣。

    崔尚勋乖乖点头,看一眼成敏宇警告的眼神,有点不爽。而她的手指在自己的胸膛蹭来蹭去,两颗红豆都立起来,他第一次发现自己那么敏感,忍不住要呻吟。

    郑妍撑身下的腹肌起身,扯崔尚勋一边耳朵让他埋在自己胸前:“好好舔。”

    “还有,这个,别碰到我。”她指的是崔尚勋的阴茎,直戳戳地立在那里,比成敏宇的颜色要浅,有一点点弯度。

    崔尚勋夹紧双腿,扶住浴缸借力,含住乳尖,一点点舔舐到硬起来,脸颊亲昵地蹭。身后的成敏宇不甘心,修长的手指自上而下抚摸她的脊背,痒痒麻麻的很舒服。但久了又有点不够,她推开崔尚勋,起身坐到浴缸边缘,开腿。

    成敏宇反应很快,先一步到腿间,手指揉弄花蒂,让她舒服地喘息。崔尚勋也不示弱,抓住他的手想让他松开。

    成敏宇:“想怎么?”

    崔尚勋:“我、我可以让妍儿更舒服——”

    成敏宇嗤笑,仿佛在说“你会吗?”。就崔尚勋这笨脑子怎么会比他更做得更好。

    要是在平时郑妍还有兴趣看他们打抢,但现在不行。她抓住成敏宇的头发示意他舔自己胸,他便低头慢慢从肚脐往上亲吻。崔尚勋也抬起她一条腿架在自己肩膀上,埋头探索。瓣肉比其他地方更柔软也更敏感,他轻轻含住,饱满的嘴唇细细摩挲,感受它的颤动。

    双重刺激下,又没有借力的东西,郑妍的小腹不住抽搐,发出有些难耐的呻吟。

    成敏宇松开口,手仍旧捧着柔软的乳房,不满:“你到底会不会?”不行就让他来,让他好好看看该怎么舔。

    崔尚勋抬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郑妍摁回去:“你们可不可以别说话?”真的很烦,他们一开头就破坏氛围,就不能安静的当个舔狗吗。

    最后两人把她抱到床上,他们跪在床下轮流伺候自己的阴蒂。像在较劲一样一个比一个卖力,在她一脚踢过去之后才乖,开始细细探索,教学相长。

    郑妍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在几次高潮后,终于允许他们射个够,肉棒抵在冰冷的地板上,喷出一堆浊液,到最后只能射出一点清水,胸肌起伏,喘气不止。

    她没管他们,舒舒服服地睡去。

    首-发:rourouwu.info (ωoо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