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是剑修的道

作品:《【仙侠】剑修修罗场(NP)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舒泽觉得自己窒息到几乎要去见宗门里的各位先贤之际,一道剑光从侧闪过,紧接着便是重回人间的畅快自在。

    附着鬼气的长发被利剑尽数斩断。失去长发钳制的舒泽趴在地上猛喘气,他一点都不敢放松,粗喘一两口气后立刻驱使自己的站起来,刚站起来,舒泽便看见一瘦削身影替他挡去了接下来的攻击。

    “你没事吧?”

    “没事。谢——”

    新的一轮攻击又上来了。那人手上的木剑已然断裂,舒泽见状立即唤出自己的剑,在剑上注入自己的剑气,随后立即抛给对方。

    那人十分自然地接过剑,“你怎么办?”

    “我有其他法子。”

    剑修的剑是自己的道。将剑给他人与自杀无异。可舒泽很明白,有这剑,这人不会死。而他……

    无所谓了。

    张嫣并不是没有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舒泽,也很明白这人是这队人的主心骨,先前起坛布阵都是由这人一手主导,要想要更快解决所有人,首先要把舒泽解决掉。所以在挣脱束缚后张嫣第一个对付的便是他。

    可眼下,她顾不了这么多了。

    眼前这个人身法诡异,刚才那一剑已然让张嫣明确对方的目的:

    他要插手此事。

    张嫣岂会容这人这般来坏自己的事,可也不知这人是从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来之前她早就探访过周围,做了十成十的打算才来的。这人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这般悄无声息潜伏于此,还该死地用桃木剑将她弄伤。

    真是该死!她无比愤恨地看着眼前这个人,此人身法远超过那几个,虽说剑并非凡剑,可没有剑主剑气的灌注下,也只能将剑的威力发挥到不到四成。可即便这样,张嫣也发现自己应付的极为勉强。只见那人持着剑,抬腕挽了个剑花,她急忙调出长发护卫,可没想到这这剑只是虚晃一下,骗了她的招,待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杀了个回马枪,这剑带着握剑人的企图,无视她的层层防护,直奔袭面门,招法敞亮且不惨丝毫虚情假意,似君子温和守礼又似浪子不拘小节。

    大开大合!

    不参任何迟疑!

    这人的剑着实骇人!张嫣心中不由惊道,虽说有些棘手,可也不过是血肉之躯。可若是这样拖下去,恐是不妙!张嫣只得暂时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到面前这人身上,以期能快速解决。

    一旁的舒泽抓住这个机会,他振作起精神,迅速占据一角,从袖中掏出离开宗门时师傅赠与的法宝:却邪符,却邪符在外门子弟手里还是很少见,放到贤月楼里也是卖的极贵。放在平时他肯定是不舍得的,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把所有的符咒掏出,将真气尽数灌注其中。

    灌注了真气的符咒要想达到理想作用必须要将符咒贴到目标上。舒泽扫了一眼自己的师弟师妹,先前的四时天元阵已经费去了大家太多了真气,又加上这会为了保护祝夫人等人已经没有筋疲力尽,而他也好不到哪儿去。

    只能靠那个人了。

    他奋力将手里已经灌注好真气的符咒向那人掷去。

    “接着,贴到她身上!”

    那人猛地回头,这恰好给了张嫣机会。张嫣不知从哪儿得来的匕首,趁着那人回头之际便超那人要害刺去。

    “小——”

    舒泽还没得及担心,那人身法轻盈如燕,侧身向前迎合着对方,然后在张嫣震惊迟疑的目光中将手里的符咒快而准地贴在她的额头。符咒瞬间燃烧,伴随着符咒的燃烧的是张嫣痛苦地悲鸣声。

    “啊——你们这些——”

    待到符咒烧完,张嫣也就没了。

    舒泽也不想这样,可没办法。

    忽然一个金色的罡气罩出现,瞬间将张嫣罩住。随即出现两个人,一男一女,一前一后出现在众人面前。那男子只是微微抬手便将张嫣额间的符咒取下,他将那烧了半截的符咒拿在手里把玩,抬眸浅笑道:“小友,做过了。”

    舒泽见状,急忙拱手道:“事急从权,为了在场所有人的安全我等只能这般行事。”

    站在一旁的女子冷声道:“阳间有阳间的规矩,阴间有阴间的规矩。这张嫣已得了地府的旨意,上来报仇,理所应当。”那女子转头看了一眼张嫣以及地上的人,随后和一旁的男子对视一番后继续道:“张嫣虽有错,可这已经是地府管,诸君也就不用费心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舒泽等人也不好再多管。只好拱手行了礼,承诺不再插手此事。那女子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这人怕是耽搁不了了,你们还不救人?”

    舒泽连连道是,众人纷纷围上前,只见那人已然昏厥,胸口的衣襟尽被鲜血所染,看着让人害怕。丹赤子是所有人中最擅长医道的,可也只是粗略懂得一二。这匕首所插位置离心只有两寸,堪堪避开而已。可心附近经脉奇多,如若不及时救治,这人还是会死去。

    “回宗门吧。”舒泽说道:“丹赤子你带着江棠他们回去,我留下来。”

    首-发:po18vip.xyz (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