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心魔

作品:《【仙侠】剑修修罗场(NP)

    东方未明强行让自己从心魔考中脱离出来,占据了半边身体的心魔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眼瞅着自己这样被压制气得直接冒出粗鄙之语:“竖子!小儿!”

    东方未明不理会她那些话语,只见她径直在自己的百纳囊里翻出一块玉玦,此玉玦是当年她在蜀中寻来的,乃是古时一位飞升的大能留下之物,具有祛除邪祟、压制杂念的功效。

    原本东方未明打算让这玩意继续在她的百纳囊继续吃灰。可刚刚被心魔压着打的时候不知怎的就想起来了。哦,她还有这么一件好东西。

    从心魔考幻境里出来的东方未明此时灵台清明,她将青竹鱼竿搁在了一旁,从巨石上纵身一跳,稳稳地落在鱼缸边。鱼缸里的铁骨鱼在水中自由自游曳,她背手垂眉看着缸内,明明是岁月静好,可无端拂过的风吹皱了缸内境水,惊得那几尾铁骨鱼在缸中四处逃窜。

    心魔嚷嚷着要决一死战,东方未明自然是不当她一回事,她从百纳囊中翻出之前去鬼市买的丝绦,用最简单的法子把玉玦给收拾好,随后戴在自己腰间。不得不说,这玉玦着实厉害,从玉玦拿出百纳囊开始,心魔就开始鬼哭狼嚎,最后大概是实在扛不住了,渐渐消声了。

    至于消声到底是不是真的因为扛不住,东方未明并不关心。

    她站在鱼缸边好一会,抽出一缕神识在自己丹田和各经脉循行一遍后才确定心魔确实被自己压制下来。得出这样的结论后的她总算可以安心钓鱼了。可没等她安心多久,她便惊奇的发现自己周身灵力全部没了,不止是灵力,还有周身的气海经脉关窍也相继关合了。

    东方未明立刻从神海中又抽出一缕神识,可这刚意动便发现,这样简单的术法她也没法去完成。

    这意味着……

    东方未明眼眸顿时暗沉下来,开始盘算起自己的出路。灵力尽失,关窍暗合,她现在和凡人没啥区别,唯一可以称得上幸运的便是关窍也只是暗合,并未真正关合上。再加上她几经淬炼后的肉体和身经百战后锻炼出来的剑法,打寻常宵小之徒也是绰绰有余。但若是碰到刚猛的邪祟也依旧是分分钟要被打得吐血。

    真窝囊啊。她嗫嚅着,语中散发着不情愿。她自修行起便没有受过这么窝囊的气。就算是在极乐宫九死一生,被人打得吐血也没像今日这般窝囊。要是让她夹谷道人知晓了,恐怕是要躺在地上拿着他那破旧不堪的二胡开开心心地拉个叁天叁夜的百鸟朝凤。

    想到这里,东方未明的面色更加不好了。原本想着要不要用之前写的灵符把她那四处游山玩水的师尊叫过来,可一想到自己这近百年都没写过灵符,心思全部都用到钻研阵法、丹药去了,哪有什么灵符让她去寻。可她不死心,抱着最后的一点希望跑回屋内去翻找,翻箱倒柜、鸡飞狗跳,好死不死倒是让她在书架里找到几张,皇天不负有心人,她心中暗喜,抽出一张便要传音。

    她用匕首在自己受伤划开一道浅浅的伤口,几滴血珠滚落下来,低落在符箓上。可意料之中的效果并没有出现,符箓上的朱砂和血液融合,随后晕染开来。

    很显然,这张符箓已经过期了。

    此后几张东方未明以同样的法子一一试过,结果皆同。看着面前的符箓,东方未明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叫天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的绝望。更是后悔自己当年将自己的弟子尽数“出师”……

    要是她那叁个徒弟还在的话,好说歹说还能帮上一点忙。

    可偏偏……

    “哎……”

    她扶额长叹,身子如同写了气一般松松垮垮地倚在凭几上。瞧着面前桌上的东西,又放眼望去远处若隐若现堪堪运转的法阵。太华湖湖心岛的法阵是由她的灵力支撑,眼下她灵力尽失,关窍暗合,法阵虽一时半刻不会有事,但没了灵力的支持,崩溃也是迟早的。况且,她需尽快找到夹谷道人询问这些发生在她身上的奇特之事。她想了想,曲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黄花梨做成的桌子。

    “哒哒……哒哒……”

    暮色暗沉,屋内不复白日那般亮敞。敲击声消失了,她从凭几上起身,服从天命做出了抉择。

    Ps:有点短,因为我想看电视。(刚好把未明女士出山的起因交代上了)

    有人看的话麻烦给点意见skr~(好吧,确实没啥人看,毕竟新书曝光期早在一年前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