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四,韩澈帮忙(19600珠)

作品:《[nph]绿茶婊的上位

    到中心大厦已近八点,灯火缀满整片黄浦江,天边一轮圆月,融进寒冬月色。

    沿着观光电梯徐徐往上,如泡沫香槟般的夜色融进之南眼底,如梦似幻,落下一地灿烂。

    她还在想和姜娆分开时说的话。

    那时的姜娆脸上仍有余热,站她旁边手脚冰凉,仿佛偷压岁钱被大人发现的小孩,余惊未消。

    之南调侃她:“被他邀请不应该挺开心?”

    “是啊,但是比我想象中来得更加惊险交错。”

    街道的昏昏夜色里,她扭头看之南,憋着的话还是吐了出来:“今天是我有史以来心跳最强烈的一次,要知道去年查高考成绩都没这次紧张,我刚才还以为自己要猝死了。”

    “认识温时凯这么久你该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格了吧。”看这丫头手绞在一起抠来抠去,之南还是把心头顾虑告诉了她。

    温时凯这人机警敏锐,谦谦温和实则目中无人,老狐狸差不多。单凭他轻而易举猜到她两的企图便可见一般。

    现在她两使的这些小心机只是靠近他的办法,真要走近他心里得靠她自己,性格匹配,强强对决,他既然狡猾如斯,她就得做那个抓狐狸的猎人。

    言下之意是她连站在他跟前都面红如血,瑟瑟不知所语,穿帮是早晚的事。

    “我知道啊。”静了片刻,姜娆的声音如烟如缈,轻飘飘被风卷走,“我只是......”

    只是想完成一个不可能的遗憾。

    看她垂着脑袋,眼角微湿。之南也没再多说。

    电梯门打开,之南沿着隔音毯往M1NT俱乐部走,手机下午便跳出陆一淮发来的具体包厢号。

    她心思微动,不由想到或许以姜娆本来的性格吸引温时凯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掉马又怎样,他就是喜欢她。

    不过怎样实施呢......

    快到俱乐部大门时,白色简约的招牌下,侍应生站定边上,遇到脸熟的直接笑脸盈盈领进去,或是在前台刷会员卡入内。

    简而言之无卡不能入内。

    某些高端俱乐部非对外开放,M1NT就是如此,能进入的尽是名流权贵,早已约定俗成。

    她也没再多想,正要拿出手机给陆一淮发信息让他来接她。

    谁曾想手机没电,早就黑屏。

    之南:“……”难怪这一路都静悄悄的。

    她只得走近对侍应生说明情况,帮忙让他叫一下23号包厢的陆一淮。

    “陆先生?”

    他礼貌地打量之南,“请问小姐您是他什么人。”

    炮友在嘴里滚了圈,之南微微一笑:“我是他女朋友。”

    说实话,眼前这女孩长得相当不赖。

    明眸善睐,如云雾初霁的脸蛋在昏昏暗暗的走廊里极为亮眼,仿佛周围都沦为她的陪衬;明艳却又极尽温和,给人印象极佳。

    若是之前,他肯定就帮忙叫人。

    只是在俱乐部发生了好几次花花公子的情感纠葛,影响极为严重,那些爷又是惹不起的,动动手指就能让他没了工作。

    侍应生也动了个心眼,笑说:“不好意思,小姐——”

    “她和我是一起的。”身后传来一声不急不缓的男声,似长街的一阵清风,低低的。

    之南扭头,韩澈正站在她后面,黑色衬衣衬得肩宽挺拔,身高优越,深色大衣挽在手臂上,从容不迫里又有几分慵懒的气质在。

    他正低头看她,眼里的光被这幽幽走廊衬得晦暗不明,只有唇角微微翘着。

    那是他处世的一种手段,无关心情。

    之南微微惊到,对他点头,礼貌叫了声韩先生,侍者已经笑领着两人往俱乐部走。

    进去后她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和外表低调完全不同,后现代风格,深蓝色地面波光粼粼,踩上去能看到一个虚空的倒影。

    偶然和这位大老板撞上,之南有心想要说两句打好关系,毕竟之后还要去他公司实习,印象分倒是蛮重要。

    只是话题在嘴里琢磨来琢磨去,找不到个突破口,不然聊聊韩星?

    不过有啥好说的啊,难道说这丫头有多贪吃。

    她哭笑不得,倒是韩澈先说话:“等一下。”

    说着他已经停在移动充电机器面前,拿出手机。向来不染纤尘的男人第一次用这玩意,还客气问了句旁边的侍应生,扫码,拇指在屏幕上轻点....

    之南看在眼里,他动作极为漂亮,旁人做就是随意不起眼,在他身上便是优雅自如,仿佛春日里煎一壶茶。

    看他取出充电宝,她似有所觉,果不其然手递了过来,随着他这个动作,之南鼻畔嗅到柔和的冷调气息,浅浅沉香里夹杂着一丝烟草味。

    她故作讶异。

    “不手机没电了吗?”韩澈看着她,淡淡指出,“我想你应该瞒需要。”

    “谢谢韩先生。”她也不忸怩,在男人深黑的目光中接过。

    她想,这个男人应该会是个很好的情人,不严厉又细心,比江廷温柔亲和,比陆一淮细致,刚才对适应生说的话入他耳里,他便记在了心上。

    哪怕这份温柔是假的,也足够令大多女孩子飞蛾扑火。

    包厢门被推开那瞬打断之南的遐思,偌大的场子,吧台后面酒瓶满满当当,落地玻璃望出去是炫彩斑斓的东方明珠。

    男男女女围坐四方桌打牌,就是没有陆一淮。

    倒是牌局上的人先看到他们,称呼韩澈,韩公子的皆有,然后煞有兴致的目光挪到她身上。

    “哟,这位妹妹是?”

    “还用说吗?跟着韩澈一起来的?还能是谁?”

    ..........

    几声戏谑后,坐在窗边菠萝椅上摇来摇去的韩星看到之南,跑过来兴奋吊住她脖子。

    哟呵!石锤了,连小姑子都见过!

    “别乱猜,不是。”看透这些人兴致八卦的神色,韩澈只笑着解释,声音里几分漫不经心更添石锤。

    几个男人才不信,假模假样地吹了口哨。

    韩澈也没打算细说,这本该是陆一淮自己的事,他瞎参合做什么。

    而之南是不愿出声。

    女生在男方亲友场合里主动介绍自己不免掉价,更何况是这群纨绔公子哥,说是谁谁谁女朋友其他人肯定会以为她上赶着倒贴。

    于是和韩星坐对面沙发一角,好几天没见,这丫头嘴里溜个不停。

    独留牌桌上知道真相的李耀看了对面的之南一眼,一脸深意地笑了笑,烟雾往上升腾罩在他脸上,有些坏。

    不知道淮哥知道自己外出一趟就戴了顶绿帽子是何想法。

    于是扔了张牌出去,趁着空隙给人发了个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