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李木深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作品:《男尊女贵之苏家共妻(女尊)NPH

    李木深沉沉的喘息着,他看着两人的交合处,只觉无比满足,他好喜欢与她如此亲密无间。

    两人的胯部紧贴着,不留一丝缝隙,他腹下凌乱的黑色阴毛扎刺着她白净都有星星点点毛发的耻丘,黑与白的对比,给他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李木深缓一会儿,才开始抽送了起来,每一次都几乎完全拔出,然后又全根没入,粉嫩的小穴被带地一会儿往外翻出,一会儿又向里凹入,肉棒完全插进去时,甚至能看到少女雪白平坦的小腹明显地向上隆起一块。

    插进了那令人销魂的最深处  ,下午的阳光洒入屋子的帐内,床上一双碧人,赤裸雪白的身躯交缠在一起,男的健美阳刚,女的秀美妖娆,如同两只得尽天地造化的玉人,尽显野性与原始之美,肆意而缠绵地尽情交欢。

    “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大床咯吱咯吱的晃动声,夹杂着女人似痛苦又似快乐的急促呻吟,听得人浑身血液都快要燃烧了起来。

    叶秋雨到后来喉咙都快叫哑了,连呼吸都刮得她嗓子发疼,空气还没进肺里又被急剧地喘出来了,胸腔跟长跑了八千米一般憋闷得仿佛要炸裂。

    她都怀疑这小王爷是吃什么长大的?这都黄昏了,她已经累得浑身汗如雨下上气不接下气,而对方却依旧龙精虎猛,而且还有越战越勇之势。

    叶秋雨连声音都带上颤音了,汹涌的快感不停地冲刷着她,一波接一波地堆积迭加着,将她往上越抛越高,一直抛上了云端,大脑几乎一片空白,除了极致的快乐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啊……”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尖叫,叶秋雨的身体突然像虾一般躬了起来,小腹痉挛般地抽搐了一下,一大股春潮从体内深处喷涌而出,淋漓地浇了男人一身。

    叶秋雨以为这下终于结束了,谁知道李木深只是拿起床边的衣服随意擦了擦,从她体内退了出来,将她的屁股往上抬起,给她擦了擦下体,然后将衣服垫在下面淋湿的床单上,将她挪到干爽的地方,扶着她的腿再次顶了进去。

    “啊……”叶秋雨刚刚高潮的身体敏感到极致,大肉棒一插进来,整个小穴都痉挛地抽搐了一下,她的身子一躬,双手用力地抓着李木深的手臂想将他推开,却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握住双手,在她酥麻得仿佛触了电般的小穴里肆意地快速律动,每一次进出都带起一阵令人发疯的致命快感,那已经不仅仅是快感了,甚至是让人无法承受地痛苦,叶秋雨被插得连声尖叫,拼命地踢蹬着双腿。

    男人钢铁般的手臂牢牢地镇压了她的反抗,如同打桩机一般极快地一记记楔进少女被撑得圆圆的粉嫩小穴中。

    男人幽深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被他插得如同暴风雨中的落叶一般不停颤抖的少女,那双能将人溺毙的漂亮双眼中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残忍意味。

    叶秋雨刚开始还在不停地尖叫,后面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整个人喘得像破了的风箱一般,身子躬成一团抖得像筛糠一样,连生理性的眼泪都出来了。

    濒临死亡般的致命快感令她几欲疯狂,她不禁有些绝望地想自已恐怕是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直到身下的少女已经面如金纸,进的气没有出的多,要不行了,李木深这才放开她的手,双手掐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开始了猛力的最后冲刺。

    再次加剧的汹涌快感如同巨浪一般打来,几乎是瞬间就将叶秋雨这只勉力支撑的飘摇小船掀翻了,她整个人如同濒死一般的小兽一般抽搐了几下,眼睛往上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李木深喘息着在少女紧致湿滑的温暖体内射了出来,伸手在她的人中上用力按下去,将人掐得幽幽醒转了过来。

    叶秋雨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将她做昏过去的男人,之前被他折腾地快要死过去时还想着,她也算经历了这么多的男人,怎么就李木深这家伙,这么不知道遏制自己的欲望。

    叶秋雨直接就说了一句:“你也不怕精尽人亡么?”

    李木深不以为然:“我就算死,也要死在你身上。”

    叶秋雨听完心里想的是这个狗男人,是真的狗,看着一开始温柔,后来表皮下藏着个疯批,真的是无福消受。

    之后她不知道的是,李木深只是给她外面流出来的东西擦了擦,换了个新的屋子,双手抱着她,肉棒插着她就睡了,一夜都没拔出来。

    其实李木深这样做是有目的的,首先他母亲皇后不想让他跟叶秋雨在一起,但是如果叶秋雨有了他的孩子,皇后就很难反对了,所以他问过了太医,怀孕的最好办法就是,将女人的肚子射的满满的,到时候再用肉棒堵住,会增加怀孕几率。

    因此他就这么做了,所以当叶秋雨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李木深的肉棒还插在她里面时,她就送了李木深一脚,不知道是她真的做到没力气,还是李木深抱的太紧,完全没有被踢下床去,只是翻了个身,看到她醒了还过来她唇边吻她。

    叶秋雨很不高兴,就想把肉棒从身体里拔出来,结果被李木深按住了。

    “饿了没有?”李木深将叶秋雨的双手压在头顶。

    叶秋雨气愤的看着他:“当然饿了,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吃饭呢,你说饿不饿,快松手。”

    李木深点点头:“正巧我也饿了,你先喂饱我,我在喂饱你如何?”

    不等叶秋雨回答,李木深就开始了新的一轮攻击,还好这次并没有用太久的时间。

    李木深先叫来小厮烧了洗澡水,两人洗干净了,才吃的饭。

    李木深先吃完了,擦了擦手道:“吃饱了吗?”

    “嗯嗯,就快了。”叶秋雨吃饭历来磨磨蹭蹭。

    却见李木深突然把她跟前的饭碗拿走,端到了自己眼前,然后拉着她的手道:“坐到这边吃。”

    叶秋雨以为李木深要和她换个位子,这才赶紧起身,谁料她刚站起来,就被李木深一把拉坐到他腿上。

    首-发:fuwenwang.com (woo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