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叶秋雨及笄(苏奕博吃肉h)

作品:《男尊女贵之苏家共妻(女尊)NPH

    苏奕博的吻凶猛又没有章法,一边吻她还一边撕她衣服,叶秋雨假装挣扎两下,等俩人都上气不接下气才停下,衣服都撕的破破烂烂的扔在床下,本来叶秋雨觉得苏奕博除了下面硬了一点都看不出来情欲,甚至刚才说话的时候,叶秋雨都觉他都是非常的冷静的,结果这会她再看喘着粗气的苏奕博,那简直就是个衣冠禽兽,他看着叶秋雨的眼神简直就像饿狼一样,让人害怕,一脸的解渴难耐,像随时要将她拆解入腹。

    还没等叶秋雨多想,苏奕博就解开了她的肚兜,入眼一对雪兔,苏奕博咽了口唾液,张嘴含了上去。另一手抓住另一只兔子,捏出各种形状。

    “啊~别吸了,没有奶的。”

    苏奕博心里想的是太软太香了,这就是女人的味道么,死也得死在她身上。手向下一拉又将裤子也撕碎了,嘴里还念念有词“以后不要穿这种裤子,难撕。”

    撕掉了裤子,女人的下体完整的展现出来,粉红的花瓣上面没有一丝毛发,花唇上还留着口水,简直是等人采摘,苏奕博躬下身舔了舔花穴,结果越舔越多,他干脆将舌头伸了进去,绕着圈的舔着吸着,发出了啫啫的淫靡之声。

    叶秋雨扭动着腰身双手抱着他的头“别,啊~别舔了,停,停下。”

    连舔再吸的没过过久叶秋雨就软成了水。

    “啊~我不行了。。。”一波花液喷在了苏奕博脸上,叶秋雨抽搐着被苏奕博送上来的唇吻住。

    “你的花蜜很甜。”叶秋雨浑身无力的躺在苏奕博身下,大脑都爽的短路了。

    “你爽了,现在到我了。”  说完就将龟头插入了叶秋雨的下体,可仅仅进了个龟头却已经寸步难行了,紧到他头皮发麻,双眼赤红的狠狠往里冲去。

    “啊”叶秋雨尖叫一声“疼,好疼,快停下。”

    叶秋雨虽然不是第一次破处了,但是对这具身体来说还是第一次,为了装的楚楚可怜,当下就留下泪来。

    听到叶秋雨的叫喊他才找回些理智,苏奕博抬手帮她擦了眼泪,叶秋雨抬眼透过朦胧的泪看着他,这表情让苏奕博怜惜的紧“不哭,不哭我轻点。”,用手指轻柔的摸她的脸,满眼的宠溺,叶秋雨一看有人哄反而显得更加委屈,不知不觉又哭的更凶了。

    苏奕博一手摸着叶秋雨的头发,一边贪婪地吸取着她口中的甜蜜,一边将大肉棒往里慢慢推进,另一手拉住她胸前的珍珠揉捏起来,等看到叶秋雨眼神迷离了,紧紧抓住床单的手放松了,才又慢慢抽动了起来。十五岁的少女小穴极为狭窄紧致,微暖的包裹着他,仿佛有无数张小嘴在吮他一般,就像是为了他方便进出,叶秋雨的小洞开始分泌出更多的蜜汁,让苏奕博的速度越来越快,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从脊柱冲上来,不由得让叶秋雨回吻了他,俩人唇舌交缠,恨不得将彼此吞进肚子里,身体严丝合缝的楔在一起,坚挺火热的肉棒每一次进出都带给她极强的快感,一次次的欲仙欲死,

    苏奕博抽插越来越重,每次都又急又猛地撞击在她体内深处最敏感的某处,叶秋雨被刺激的受不住发出了“啊,啊,啊”的声音。苏奕博一听她的浪叫反而更加激动,越差越凶,室内的啪啪啪声不绝于耳。

    随着苏奕博速度的增加,汹涌而至的快感突破她承受的极限,身体一阵战栗,阴道收缩,一股春潮喷涌而出,苏奕博被紧缩的阴道一夹一吸,不由得闷哼一声,龟头猛地暴涨了一圈,精关大开,一股灼热的浓精射了出来。俩人的精液交汇在一起,叶秋雨甚至觉得他们彼此融合在一起了。

    之后苏奕博去外边叫了小厮备热水,帮她好好的清洗了一便,才又把她抱到已经整理好的床上,抱着她睡了过去。

    这一夜她睡在苏奕博屋里的事,第二天一早就传遍了县令府,就连叶县令也是喜笑颜开。

    叶县令觉得真是一箭双雕,得了个优秀的姑爷,又不用为了这个案子提心吊胆,简直是大喜。

    府里上上下下都觉的是小姐好手段,能勾引来苏大人这样的好男人。

    叶秋雨听了满脸不乐意,她担了这名却不是她干的,心里甚是憋屈,某男人完全不想解释,一脸讨好她父亲的样子,行李都给她收拾好了,说及笄之后一起离开。

    问及婚期,苏大人解释说家中还有两位兄弟,想让叶秋雨做共妻,所以需要回京之后再办,但是及笄那天准备一起办个订婚宴,算是先给叶家一个交代,让岳父无需担心,之后的案子更不用担心,说所有的事情都由他处理,让家里无需在意。

    叶大人听了非常满意,怎么看怎么喜欢女婿,一脸女儿好眼光好手段让为父欣慰的嘴脸。

    叶秋雨一直什么都没说,也不知道说什么。

    “在想什么?”苏奕博一脸温和的笑。

    “没什么。。。。”叶秋雨冷冷的答。

    “别生我气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是我威胁你一定要你选我弟弟,只是你如何也要选4个男人的,如今我好歹也是你的正夫了,虽然没办婚礼,但是白纸黑字的文书都递上去了,此时就算板上钉钉了,你就当为了我,收了我两个弟弟。”

    “怎么,你弟弟嫁不出去么,为什么偏要跟我。”

    “嗯,你我已经是夫妻,我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兄弟叁人从小没有母亲,所以心里有些问题,老二从商,不喜行走,老叁,哎,老叁常年喜欢和男人一起,不误正业,我希望你能多多包容。我在来这之后调查过你,知道你不是一个只有美貌的女子,并且对于让男人喜欢很有一套,所以我觉得如果是你肯定能做到。”

    “如果我做不到呢?如果我没办法让他们喜欢我呢?”叶秋雨想把丑话说在前头看看他的态度。

    “那他们也会成为你的侧夫,到时候你更难受,所以不如按我说的做不好么?我相信你,你都做不到我觉得没有人能做到。”

    叶秋雨直直的看了他许久,心里多少有些失望,虽然没想过通过一晚就能让一个人爱上她,但是这是她穿越过来的第一个男人,可他对自己满心算计,不能说没有一点点喜欢,但可能在这个人的世界里爱如此微不足道。

    心里叹息一声“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