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下下H

作品:《秉烛夜照【1V2 】

    阮照秋听了他的话尚不及细想,两腿被他拉起来架在肩头,臀部向上,又被一顶而入。

    她根本反应不过来,被他顶得惊叫了一声,"才说依我,怎么又来闹我?"

    夜阑低沉着嗓音,笑着说:"姐姐嘴上耍赖呢,我只依了下头那张嘴。"说着不由分说地又开始大开大合地动起来。

    两人闹腾了这大半夜,阮照秋早就化为了一滩水了。能怎么办呢?方才自己答应他要疼他,只能彻底予取予求了。

    她的腰身被夜阑死死地扣住了,娇嫩的交合处被他捣得绽出妖艳的媚色,又乖顺又热情,贪婪急切地吞吐着,每一个抽插来回都飞溅出些许透明黏腻的液体。

    夜阑的掌心热烫无比,恰似他心里头放纵的情欲与压抑着的暴戾,在她白皙的腰身上留下些青白的指痕来。

    阮照秋被他撞得厉害,两条小腿在空中不停地晃动,激烈的交合刺激得她目光都失了焦距,痴痴地盯着夜阑看。

    他小腹上肌肉块块分明,看上去结实得很,因为剧烈的动作流了一身的汗,晶亮的汗珠顺着腹肌间的沟壑流淌而下,野兽一样凶猛又性感。

    他额上也贴着几缕微微弯曲的湿发,汗水顺着垂在鬓边的碎发滑下侧脸,一直落到颈窝里去。一双紫眸中翻涌着深沉浓郁的情欲颜色,仿若深潭一般摄人心魄,唇上也多了几分殷红,被他白皙的肤色一衬,整个人都透着难言的妖冶。

    阮照秋魂魄整个都被他勾去了,伸出手去想抚摸他面庞,却又被他一把握住了手恶狠狠压在脑侧。

    "夜阑"阮照秋软弱无力的抗议,"不行太深了喘不上气了"

    夜阑被她这一句撩拨得又硬了叁分,"好姐姐再别说了再说真是连命都要给你了",他硬着头皮深吸一口气,放开了她的腿,盘在自己劲瘦的腰身上,俯下身来搂住她,放轻了些力气。

    两个人胸腹肌肤相贴,四肢交缠,下身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分享着一身薄汗与火热的体温,还有无与伦比的刺激与欢愉。

    阮照秋紧紧抱住夜阑,语不成句地细碎呻吟,简直把他当成欲海中唯一的浮木般死死攀住不放。

    她剧烈地喘息,被夜阑顶弄得紧闭了双眼,手指不自觉用力掐进他的后背,留下刺目的半月形的指痕。

    “好了好了……”夜阑被她抓出了血来,却像是毫无所觉,只想着安抚她,低头吻过她紧皱的眉心,加快了下身挺动的速度。

    “夜阑嗯啊……”

    最后一刻,阮照秋简直哭着尖叫了出来,她在夜阑身下痉挛着弹动了好几下,浑身紧绷至极限,弓起了腰来,内里含住夜阑,发疯似的抽搐。

    夜阑被她死死搂着颈项,身下又被她没命似的吸吮绞紧,终于腰上一麻,射出一股滚烫的浓浊来。

    两人几乎是同时达到了高潮。

    夜阑这一回仿佛脱了力似的整个人一塌,又怕压着她,手臂硬撑住了,只缓了一息就要起身,却不料被阮照秋一把搂住。

    “抱一会儿……”

    她嗓音微颤,带着点鼻音,显然是方才哭叫得厉害还没缓过来,呼吸间的热气甜蜜得很,钻进耳朵里痒痒的,烫得他心里也痒痒的。

    "好,好。"夜阑抱着她翻了个身,让她半躺在自己身上,一下下的抚摸她的后背,"姐姐"

    "嗯?"阮照秋还在微微地颤抖,白皙的皮肤泛起情欲的粉色,没甚力气的答了一声。

    "姐姐当真疼我。"

    "嗯。"

    "累了?"

    这回阮照秋连"嗯"都懒得说了,闭着眼不肯动弹,腕间的金丝还在闪着盈盈的光,缠着两个人谁也不许分开。

    夜阑瞧着那金光,心想,这东西原来这样厉害,不要说阮照秋了,连自己都疯得没边了,难怪狐六当时一副给了他什么天大的宝贝的模样。

    阮照秋的手腕和腰身都被他掐得有些青了,只不晓得下头娇嫩处又被他弄成什么样子。

    他把人搂在怀里,心里头有点儿后悔不该太纵着性子来,可是一想到这一夜放纵,又有一种无法自抑的爽快从骨头缝里涌出来。

    要了他的命了真是。

    "姐姐"他喊了她一声。

    她早累得睡着了,自然是没有回应的。

    可他就是忍不住,又喊:"姐姐"

    "姐姐,对不住,下次再不敢了。"

    可谁知道下一次又会是什么样呢?

    【首-发:fuwenwang.com (woo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