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中H

作品:《秉烛夜照【1V2 】

    小小的一碟藕,本就不多,夜阑喂得再慢,也早就吃完了。

    两个人滚在婚床上,交缠在一处,阮照秋搂着夜阑吻他,唇齿间缠着一股嫩藕的香甜,润泽又甜腻,弥漫着一阵水汽。

    她蹙着眉喘息,搂着他的颈项,被他捂得整个人都软了,心跳得毫无章法,“我怎么心跳得这样快?“

    夜阑搂着她,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脑袋埋在她颈间,细细地吮她颈侧的皮肤,说:“衣服沾了蜜,不能穿了。“

    阮照秋眯着眼,被他吮得身上一阵阵的酥麻,也跟着"嗯"了一声。

    夜阑的手就顺着她的衣领探进去,一寸寸的往里滑,也不知道他怎么弄的,织了吉利暗纹的衣裳漫了一床,一身锦绣如水一般的流下去,空余两个交缠的白皙人影。

    阮照秋被豆蔻缠缠着,几乎是完全随着夜阑的心意动作,搂着他的脖颈,手掌有一下每一下的抚摸他光滑的后背,又抬着眼看他,眼角眉梢尽是乖顺的色欲气息,看得他几乎连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他脑袋里翻滚着颠鸾倒凤地疯狂念头,恨不得把她压在身下作弄到天荒地老去,可偏又记得豆蔻缠的厉害,并不敢拿她怎么样,仍含了她颌下细细的锁骨慢慢地吮弄。

    可是他身体里疯狂乱窜的情欲明显也影响了阮照秋,  她被他扣住了腰身,身体不耐地扭动着,弯起了膝盖来,蹭得他又要压不住火。

    “别乱动。“他说,扣着她的腰,弯起腿来顶开了她双腿,蹭到她腿间早就濡湿了一片的地方去,一点点的磨她,又自己低头去含住胸前一点嫣红的乳珠舔舐吸吮,挑弄按压,一手握住另一只,拇指一点点的轻捻上去。

    阮照秋明显受不得他的折磨,抱住了他的头,绷紧了身体,口中发出甜蜜暧昧的呻吟来,“夜阑…我难受得很,你别磨我了…“

    “好,好,听你的…“他话虽如此,到底又磨了她一会儿,才换了手,手指抵到她身下,缓缓地顶进去,又缓缓地抽出来,被他顶开的穴口微微抽搐着,随着他退出去的手指又慢慢合拢了,软软地刮过他指尖,引得他背上一阵酥麻。如此反复几下,果然她又绷紧了后背,浅浅地哼起来,双腿下意识的夹住了他的手腕,像是自己往他手上送一般。

    她内里滚烫紧窄,被他戳弄得仿佛有意识似的吞缠着他的手指往里吸,淫液一阵阵地往外涌,顺着他的手腕往下淌,一直流到腿根。

    夜阑打定了主意要她快活,看她渐入佳境,手上加快了动作,不停的抽插,指尖灵活在甬道里头调弄,每次抽手出来,都带出一大股淫液来。

    阮照秋被他插得双手死死抓着床单,弓起了腰,浑身颤抖,大张着腿由着他在股间戳弄,口中尽是破碎的低吟,“…啊…夜阑…啊...“

    夜阑却突然停下了,原来是瞧见枕边有方才闹洞房的时候女眷们丢的几颗莲子,浑圆玉白的落在枕边。他侧过头去叼起一颗来,递到她唇边去,清香生津,两人唇舌缠绵分吃了这一粒。

    一粒莲子自然是不够的,阮照秋被他撩拨得昏昏沉沉,搂着他的颈项不让走,缠着他吻,猫儿似的舌尖轻盈温热,直吻得夜阑喉中溢出一声压抑的呻吟来。

    夜阑下身早硬得发痛,又被她缠着吮吻,再忍耐不得,抽了手指,顶着暖滑的液体直进到最深出去。她今日格外的热情,甬道里的嫩肉紧得厉害,绞着他的肉根,滑烫温润,过电一般的快活,直把夜阑绞得额角都渗下汗来,有一滴直滑落到他眼角里去。

    他放开了她的唇舌,低头去细看她眉梢春色,却见她半阖着眼,在迷蒙中抬起手来,抚过他眼角,替他擦了那滴汗去。

    一点晶莹的水珠沾在她指尖上,被她娇艳双唇含住了,一吮而逝。

    她往常何曾有这样妩媚的时候,只夜阑看得整个人轰然炸开了,残存的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抛去了九霄云外,一把按住了她双手,举过头顶,死死将她钉在床上,低下头狠狠地吻她,腰胯猛送,再也不惜力,插得满室尽是皮肉相击的淫靡声响和两个人无法压抑的暧昧喘息。

    阮照秋早就忘了自己身在何处,被汹涌情潮冲刷着身体,在强烈的失控感里欲仙欲死。可是夜阑从来没有这样纵情过,刺激的快感来得太厉害,阮照秋一双大眼中被熏出了些迷蒙地水气来,“啊…慢点…慢点…受不了了…啊…别...”

    她虽然是求饶,偏偏声音又甜又腻,倒像是得了趣的淫语,夜阑被她叫得紫眸里快要渗出血来,好不容易才放开了她的唇瓣,贴着她耳朵粗重地喘息,“好…好…是我纵性了…”

    他剧烈的喘着气,滚烫的呼吸喷在她耳侧,忍着没顶的快意,含住了她同样滚热的耳垂在口中慢慢地舔,身下停了一会儿,让她歇一歇。

    可是他虽然不动,阮照秋内里的嫩肉却仍在无序的收缩,一层一层的包裹着他,吮吸过他,绞得他头皮发麻,实在是难忍,“姐姐…对不住…真忍不住...”,他又慢慢地动起来,退是慢慢地退,可进又猛地用力顶进去,一口气碾过不经碰的地方。

    每一下都顶得阮照秋全身一抖,终于被他顶得哭起来,紧拧了眉心,失神地任由他亵弄。

    【作者:我们小狐狸猛起来还是很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