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妖

作品:《秉烛夜照【1V2 】

    司珀是外客,又是第一次上门,沉竹君置了家宴招待,却没有叫阮照秋入席。

    阮照秋虽然好奇,却也老老实实应下了,留在自己院里,听着前院的热闹,并不曾出去。

    如今她和程穆谦的事情闹得也算是满城风雨。

    听下人们说最早是城里的绛仙阁传出来的。绛仙阁花魁手下的小丫头偷听京城来的客人说话,道是程二爷如今进了翰林院,老家的亲事,只怕就要作罢了。毕竟阮大先生再是文名在外,遇见尚书家,又能上的什么台面呢。

    这种时候,阮照秋自然是越低调谨慎越好,可是又对九竹斋的事情实在好奇,索性抓了把松子糖给跑腿的小丫头去替她打听打听。只可惜派出去偷看的小丫头们来回话,说来说去也就是这白先生如何温文尔雅,如何眉眼俊俏,比起夜阑来都丝毫不逊色。

    自夜阑投身阮家,府里的大小丫鬟们就把程二爷彻底抛到九霄云外了,天天没事儿往他跟前转悠。但凡外人说起哪家少爷公子长得好,都要拿来跟夜阑比一比,比不过夜阑,就不能叫  俊。可这会儿司珀上了门,她们又把夜阑扔到九霄云外去了。夜阑毕竟年轻跳脱些,司珀却含蓄文雅,气质又沉稳,颇得小姑娘的喜欢。

    这会儿两个小丫头跑来给阮照秋回话,居然当着她的面就为了谁高谁低争起来了。端月在一边听着好笑,说道:“你们这是争的什么?给自己挑姑爷呢?”

    小丫头们居然刷得一下脸红起来,连糖都忘了拿,磕了头就跑。

    端月也没想到随便开个玩笑居然会这样,与阮照秋对视一眼,两人皆是莫名其妙。

    “她们年纪还小,除了看模样,本也不知道还能打听什么,倒是我想岔了。”阮照秋笑了笑,合上面前的书,“不早了,替我拆了头发,这就睡吧。”

    “小姐原想打听什么?反正与程二爷的婚事是不成了,要是能嫁个与咱们家做一样生意的,也是好事一桩呀。”

    阮照秋听了又是一笑:“婚事,我是真的懒得想了。以母亲的性子,哪里会由得我选呢,我也就是个傀儡娃娃罢了。不过要是有机会,我真想去九竹斋看看,到底是个怎样的风雅所在?雅舍院落如何安排?卖的什么书?清谈会上都谈些什么?”

    “将来小姐嫁人了,不就能出门了,到时候叫夫婿陪着,哪里去不得?”端月一面替她梳头,一面说,“这么说来,倒是幸亏程二爷要另娶别人。要不然嫁到他家里去,没有婆婆首肯,肯定不得出门的,闷也闷死了。要不咱们招个上门女婿来,什么都听咱们的,小姐正大光明能出门,还能帮衬家里生意,再不用偷偷躲在书斋后头了。”

    听她说这个,阮照秋便又想起夜阑来,不禁低头笑了笑。

    窗下书桌上还放着那只小狐狸,眉眼弯弯,也在月光下看着她笑。

    端月替她卸了妆,梳通了头发,又打水来替她洗脸,“都闷了一整天了,这雨却总也下不下来,一会儿还是别放帘子了,窗户也开着,还能透些风。我给姑娘打扇吧?”

    “去开窗吧,打扇就不必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歇着去吧。”

    端月便开了窗,又替她扣好床前纱帘,正要出去,只见窗前有几瓣海棠,奇道:“今天明明一丝风都没有,这海棠花如何进来的?”

    阮照秋倒没多想,捏起花瓣看了看,只觉得可爱,劝道:“也许是方才起了风罢,要是夜里下了雨,你可别忘了关窗。行了,别操心了,去吧。”

    说完自己转身回床上躺下,不多时就睡着了。

    这一夜,闷热潮湿,人人都不得好眠。

    司珀默不作声躺在客院软塌上,心中暗暗盘算从何处开始查探血透海棠的事。

    自他进了大门,就能感觉到隐隐有妖气,因而趁着酒宴时装作不经意提起似乎闻到海棠花的香气。阮振山今日兴致很高,酒过叁巡已显了醉色,不顾妻子的劝阻,硬拉着司珀往后院去看那两棵海棠。

    “白先生请看。当年置办宅院的时候,我就是看中了这两棵海棠才定下的!小女自小喜欢海棠,小小年纪被我放在祁山,吃了不少苦头,也算是为了哄她高兴吧。今年也不知道是什么预兆,前几日这花突然提前开了,而且还开得这样繁盛绚丽!”

    司珀怕打草惊蛇,从进门起就敛了一身气息,此时站在树前,与凡人并无二致。

    他随口应了几句,便推说不胜酒力,先回了客院,直等到夜深人静了,才隐了身形,重新往花园里去。

    方才站在树下的时候,他就看出这两棵树是花妖,不是魔物。可他收到的花瓣上却有淡淡魔气,又是从何处来的?

    那两个花妖看来也与司珀想到了一处,也趁着夜深人静化成人形,正是一男一女,司珀来时,他二人正并肩前行。

    “妹子方才可是看上那新来的小子了?”男妖高大健硕,声音却有些妩媚,“看你刚才那花枝乱颤的样子。”

    女妖抿唇轻笑道:“先前来那个红衣小子,多俊俏?偏偏是个狐狸精,修为又高,不能招惹。可算老天爷开眼,又给我送来一个。待今夜正事了了,我去迷了他,也好解一解我相思之苦。”说完又是一阵咯咯娇笑。

    司珀隐在暗处,晓得被他们淫词浪语说的,正是自己与夜阑,不由得皱了皱眉。

    那女妖又问:“哥哥今日可有把握?一会儿可别看她貌美,舍不得下手放血。”

    司珀心中顿生疑窦,紧紧跟上。他二人却没往大门外走,反倒是进了内院女眷的居处,直往阮照秋的绣楼里去。

    也许是今夜闷热潮湿,楼上的窗户没关,司珀想起夜阑所托,又听得方才他们说什么‘放血’,忙赶在他二人之前进了房内。

    窗下桌上正放着只小狐狸,司珀一看就知道是夜阑之物,晓得这是他日日挂在嘴边的‘姐姐’居所。这房间布置得倒是清雅大气,不见奢华烦乱之物,想来主人心性豁达,不似一般闺秀拘束娇气,难怪夜阑多少年了念念不忘。

    想到此处,他便忍不住抬眼去看床上睡着的人。

    雕花拔步床的纱帘没有放下,床头枕边扔着一颗小小的夜明珠,温润光芒正照在阮照秋脸上。

    的确是个美人,修蛾慢脸,玉净花明。她此时正沉沉地睡着,浓密的眼睫在明珠下映出一个疏朗浓密的弧形阴影来,越发显得她面庞雪白。想来是天气炎热,她两颊有些微红,鬓发间隐隐有些晶莹的汗。

    司珀不知怎么了,看着她的身影,喉头滚动了一下。

    此时正是万籁俱静的时候,唯一有些动静的花妖还没有来,这小小一方天地平和而安静,只有她的一点清浅呼吸。也许就是太安静的缘故,有些无形无影的感觉便格外强烈。

    他明明此前从来没有见过她,可这一刻,心里却觉得,仿佛为了今日这一眼,他已等了不知道多少年似的。

    他这里微微发了一刻怔,就没注意身后桌上的花瓣渐渐化作粉色尘埃,消散在夜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