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怎么办,不想放过你了(H)

作品:《女配她真的超甜(np)

    褚凌天一只手钻入甜酒衣襟,一只手掐着她的下巴,眼睛通红:“怎么办,不想放过你了。”

    “你不要这样。”甜酒挣扎着想要逃出去,褚凌天现在的样子让她的心很慌乱。

    什么是爱?

    她不懂。

    她是妖,刚化形不久就遭遇大战被拍得差点魂飞魄散,是系统救了她,系统说拿到任务对象的精液能续命,她照做了。

    冬天的衣服厚,甜酒穿的又是旗袍,所以很难脱。

    找不到地儿的褚凌天紧紧箍着她不让她逃离,红色布片乱飞,他将甜酒的旗袍撕了个粉碎。

    “给我,给我好不好?”将胸罩推上去,他一把含住她一边的乳房。

    一只手穿过她腋下,一只手插入到她内裤中,摸到潮湿的花穴。

    他眼里带着笑意,小家伙的身体太过敏感,不过几下抚摸,这片极品媚穴就能吐出清甜的淫水来。

    这样的小家伙,让他怎么舍得放手呢?

    “嗯唔~插进去,插进去~”甜酒眼里的抗拒慢慢消散,被浓烈的渴望所代替。

    她按着褚凌天的后脑勺,一手隔着内裤去推挤他贴在自己花穴上的手,想让他的手钻进空虚的花穴里。

    仿佛中了名为贪食的毒,小穴在疯狂叫嚣着想被深入的欲望。

    她是妖,从来只会遵从妖的本能,不会掩饰自己的欲望。

    没心没肺,魅惑众生。

    褚凌天的手指浅浅探入,一边含着她的乳珠吮吸,一边望着她动情的模样。

    芙蓉玉生花,娇羞弄红帐。

    吹弹可破的肌肤晕上浅浅的薄红,好似雪山上洒落红霞的光辉,美艳动人,她微张着嘴,檀香小舌舔着樱桃红唇,小虎牙展露一角。

    香甜的乳汁流入喉间,褚凌天瞳孔微张,吮吸得也更加用力。

    他的小家伙总能给他惊喜,让他欲罢不能。

    修长的手指在湿濡温暖的小穴里搅动,他扯下甜酒的内裤,将外套脱下铺在地上,甜酒躺上去,后背还能感受到他衣服上的体温。

    一根手指加到两根,速度由慢到快,直搅得花穴汁水横流。

    “嗯啊~啊~”甜酒动情的呻吟着,脚趾蜷缩,全身肌肉紧绷,被他的手指带入高潮。

    褚凌天褪下裤子,迫不及待的握着膨胀起来的肉棒抵住小穴,却因为太湿润而滑开,没有成功进入到洞里。

    插进去的时候,他忍不住仰头闷呼一声,从尾椎骨传来的刺激感让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异样的满足状态下。

    “快点,快一点!”见他停住不动,甜酒不满的挺着腰肢让他插入得更深。

    扯着他的衣领,蛮横的将涨得发疼的乳珠塞进他嘴里。

    “快喝唔,好涨~”她皱着小脸,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褚凌天满面堆着笑容:“奴才遵命,这就让女王殿下满意。”

    大开大合的挺动着劲腰,将她半搂着坐起,肉体碰撞声清晰可见,小女人的娇吟更让他激动万分。

    让甜酒攀着他的肩膀,他双手将巨乳往中间推挤,大涨揉捏着,白嫩的乳肉在粗糙的大掌中变形。

    他大口一张,贪婪得将两个乳珠都含进嘴里,吸着吸着,他又眸光一亮,嘴巴稍微离远了些,张开,双手用力一挤压。

    浓白的乳汁射入嘴里,他俯身狠狠咬上去卖力吮吸,下身更是大力顶弄着。

    “甜酒也会射奶汁啊。”他喟叹一声,一双星眸如同看中猎物的狼眼,迸发着强烈的占有欲。

    “啊嗯~哈啊~要吃教官的精液呀~啊~”甜酒一只手钻入他的衣服,在他强健的胸肌上抚摸,当抹上缠绕在他胸上的绷带时,她愣了愣。

    “想摸?教官脱下来给你摸。”脱下衣服,小麦色的肌肤在暖色灯光下泛着金属感的光泽。

    他心脏处缠着绷带,白色的绷带上渗着一点红色。

    甜酒呆呆的看着绷带,她闻到了血腥味。

    伏在他心脏处,她用小脸蹭着绷带:“痛,痛痛……”

    眼里闪着泪花,她憋着嘴看他。

    小家伙在心疼他,这个认知让褚凌天陷入一阵狂喜。

    “不疼,甜酒亲亲就不疼了。”他摸着小家伙的脸,身下耸动得更加迅猛,有如猛龙过江,啪啪声愈见清晰。

    甜酒眨眨眼,小心翼翼的吻在绷带上的一小团红色上,

    褚凌天只觉得心头滚热,他将小人儿抱起来,放在花房里的秋千上,借着秋千的晃动,让他每一次都能直达花心。

    他用力用心的抽插着着甜酒,看着小家伙在自己身下婉转娇吟,哪怕伤口因为他的激动而崩裂,在绷带上晕染出血花,他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颗子弹射在他心脏不远处,他以为自己要死了,还将自己珍藏的小甜酒那次化为人鱼流下的粉色珍珠眼泪,交给了蒋行风,让蒋行风给甜酒带话。

    现在,他只想将那颗珍珠抢回来。

    一大股滚烫的精液射在花心,甜酒双手握着秋千绳子,微醺着小脸大口喘息。

    浑身上下都处在极度的兴奋里,激烈的性爱带来的极致舒爽,让她一双杏眼都晶亮晶亮。

    “小家伙太棒了。”褚凌天夸奖着她,将她从秋千架上抱下来。

    暖房里温度适宜,所以哪怕两人光着身子也不会感到冷。

    正准备自己躺地上,让甜酒坐在身上再来一发,一阵冷风灌进来让两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抬眼看过去,就见眸光冷冽的褚星云站在门边。

    “放下她!”传入耳畔的是褚星云一贯的命令式语气,冷漠无情。

    甜酒看向褚星云,甜甜笑着:“干爹!”

    声音里还有着亲昵和兴奋,丝毫没有被抓奸的窘迫。

    看着她,褚星云面色稍缓。

    他不怪她,因为他的酒儿什么也不懂啊,她眼里依旧是入骨的纯净,不含一丝杂质。

    将她从褚凌天怀里抢过来,他抱着甜酒放在秋千上,一声不吭的捡起地上的内衣和内裤给她穿上,又脱下自己的风衣将她整个人包裹。

    穿好衣服的褚凌天嘴巴动了动:“小叔,我要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凭什么要他看着自己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成双成对?

    褚星云是他小叔又怎么样,甜酒现在可还不是他的小嫂嫂!

    褚凌天眼中掠过一抹坚定。

    免*费*首*发:ṕσ₁₈ṿ.ḉom (Ẅ○○₁₈.νɨ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