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美人鱼?

作品:《女配她真的超甜(np)

    褚凌天和蒋行风两人不知疲倦的轮换,甜酒叫得嗓子都哑了,却依然勾着他们索欢。

    “小家伙的状态不对劲。”褚凌天在一边喘着粗气。

    蒋行风红着眼在甜酒身上进出:“什么药这么猛烈?”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小妖精在他们身下已经高潮了好几次,可仍然一副不够的模样。

    “啊~甜酒好难受唔~教官再快一点,用力啊~”甜酒娇喊着,媚眼朦胧。

    她的手抓住一边褚凌天的肉棒,迫不及待的含在嘴里。

    身体里像是有一团泄不出的火,叫嚣着要更多的刺激。

    【叮!任务完成!获得褚凌天、蒋行风精液,达成品质超完美,奖励人鱼歌喉(高阶)】

    系统的声音淹没在甜酒一声声浪叫里,顾着身体欢愉的她并未在意。

    “操!在爷身下喊别的男人?”蒋行风一巴掌狠狠拍在甜酒臀上,更加粗鲁的抽插。

    甜酒整个人被击飞一样,口中褚凌天的肉棒也滑落下来。

    “小哥哥好棒!就是这样!啊~啊啊~”她尖叫着。

    沉浸在欲火中的两个男人,并没有注意到一滴眼泪从甜酒脸侧滑落,滚到床单上的却是一粒圆润的粉色珍珠。

    楼上战况如火如荼,楼下晚宴也接近尾声。

    褚星云与陆擎苍商谈要事,忘了时间,想要去找甜酒的时候,又被蒋老爷子找去书房谈话。

    他以为甜酒是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所以躲在哪个角落等他,找了一圈却没发现人。

    “在找小女朋友?”陆擎苍将手中酒杯放在经过的侍者托盘中,看向他。

    褚星云皱着眉点头:“可能是先回去了。”

    他打电话给甜酒,却怎么也接不通。

    往厕所去,才在隔间里发现了甜酒的小手包。

    心中一咯噔,他一双寒眸中露出几分忧色。

    “去请蒋老。”陆擎苍跟身旁的侍者说。

    那侍者还没走,旁边有一个女客说:“好像被蒋少和褚小少带上楼了。”

    她正好想来洗手间,就看到褚凌天怀里抱着个女孩绕过大厅上楼,那女孩状态有点不对。

    她本来不想掺和,但能在褚少和陆市长面前露个脸,她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褚星云冷淡点头,转身离开。

    “谢谢。”陆擎苍勾起唇角道谢后,追着褚星云而去。

    两人最终找到甜酒所在房间,踹开门时,难堪画面落入眼帘。

    “你们在找死?”

    他的小女人正被两个畜生按在身下,这让他勃然大怒,一脚将褚凌天踹开。

    褚凌天倒向一边,性器分离时,带出一股奶白色的精液。

    原本累瘫在床侧的蒋行风立马翻身起来穿衣服。

    “小叔?”褚凌天第一反应是掀过旁边的被子将甜酒盖住,然后去穿裤子。

    褚星云冷冷看了两个小辈一眼,立刻去查看甜酒的状态。

    “酒儿?”他刚过去就被甜酒压在身下。

    甜酒撅着臀趴在他身上,含着他的唇,一只手揪着他的衣服,一只手摸向他胯间。

    陆擎苍进门就看见女孩白嫩的臀部,以及遭受了璀璨而红肿的花穴。

    他立刻退到门外,推了推眼镜,喉结滚动了下。

    很迷人的小东西,难怪这般炙手可热。

    蒋老爷子带着人上楼,被他支开。

    他静静守在门边。

    屋里的褚星云已经被身上的小人撩拨得欲火焚身,他自然看出甜酒状态不对。

    将人搂在怀里,扯过被子盖住。

    他瞪着褚凌天:“怎么回事?”

    甜酒这样子像是被人下了药。

    “我们看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褚凌天担忧的看向他怀里的甜酒。

    “干爹~甜酒要吃干爹的肉棒~”甜酒挣扎着要去亲褚星云,她呜呜哭着,一张小脸呈现不正常的红晕。

    褚星云将她抱到淋浴间的浴缸,调好水温往浴缸里放水,他拿着花洒往甜酒身上浇。

    蹲在浴缸旁,他一边柔声安慰:“酒儿乖,等会儿就好了。”

    心中一阵戾气,要是让他知道究竟是谁下的药,他定然不会放过那人。

    甜酒抓着他的手,扭动着身体。

    “干爹呜呜,甜酒好难受,好想要干爹。”

    “要吃干爹的精液。”

    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要被欲火烧死。

    哭喊着,眼泪从眼角滑落,在褚星云震惊的目光中化作一粒粒色泽光亮的粉色珍珠,掉进浴缸中。

    手中花洒掉落,褚星云从浴缸中捞起几颗捏了捏,确实是珍珠。

    就在这时,甜酒一声痛苦的尖叫,双腿竟慢慢被粉色鳞片所覆盖。

    “酒儿?”花洒被他扔到地上,也惊动了外头的叁人。

    彼时陆擎苍正笑眯眯看着慌张的褚凌天和蒋行风,薄唇开合:“你们,完蛋了。”

    明明语气中是满满的恶意,眼神中都是幸灾乐祸,可他腰背挺直,双手交迭放在腹前,俨然一个优雅矜贵的绅士。

    光风霁月,芝兰玉树。

    也让褚凌天和蒋行风恨得牙痒痒,却是敢怒不敢言。

    谁不知道陆擎苍就是个腹黑的,最擅长攻心,两个小辈可没少吃过苦。

    所以对于他,褚凌天和蒋行风既仰慕,又害怕。

    能这么年轻就成为京市市长,陆擎苍本就不是简单人物。

    大院里,陆擎苍和褚星云被称为最不能招惹的恶魔。

    没错,恶魔。

    但陆擎苍更可怕,因为他最擅长玩弄人心。

    一个虐身,一个虐心。

    这两人素来都是小辈们仰慕却又不敢接近的人。

    听到里面的动静,褚凌天和蒋行风互相看了一眼,率先冲了进去。

    “怎么了?”

    陆擎苍慢悠悠跟在身后,作为一个优雅的绅士,他知道自己不该跟上去。

    可鬼使神差的,他去了。

    然后就看到了令人惊叹的一幕。

    浴缸中,甜酒的下半身已经变成鱼尾,淡粉透亮的鳞片在灯下水中闪着璀璨的光。

    像天然宝石经过精心雕琢打磨而成的鳞片,一下子惊艳了所有人的脸。

    “啊~”甜酒用力一蹬,鱼尾拍起,水花四溅,湿了褚星云的脸。

    蒋行风揉了揉眼睛,还有些不敢置信。

    褚凌天愣愣的说:“小家伙是美人鱼?”

    陆擎苍的眼中露出兴奋神色。

    真美啊。

    免*费*首*发:po18yu.v ip | Woo1 8 . V 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