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光风霁月陆擎苍

作品:《女配她真的超甜(np)

    那个男人身材高大,脊背挺直,黑色西装衬得他身姿欣长。

    他没有打领带或是领结,纯白衬衫系到最上面一粒纽扣,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褶皱。

    他眉眼锐利,充满狡猾精明的狐狸眼被金丝边平光眼镜挡住,镜架上各自挂着一根金色圆珠链条。

    高挺的鼻梁下,薄唇轻抿,自带叁分严肃。

    他胸前的口袋插着一支万宝龙银色钢笔。

    斯文禁欲,矜贵优雅。

    像沉睡在黑暗中,刚刚苏醒的吸血鬼贵族。

    当他眼神扫过来的时候,甜酒双腿都一阵酥软,咬着唇才不让自己失态低吟出声。

    “怎么了?”褚星云让她靠在自己胸膛上,“是不是不舒服?”

    甜酒脸熏红,像喝醉了酒似的,抬眸与他对视,一眼风情让他眸色微沉。

    “没事。”

    褚星云摸了摸她的脸,心中恼恨自己是不是来之前要她太狠了。

    “是我不好。”他替甜酒顺了顺头发,“下次不会这样没节制。”

    低下头,他在她耳边呢喃。

    暧昧的呼吸落在耳边,甜酒敏感的身子颤了颤。

    “不是干爹的错。”她糯糯开口。

    褚星云轻笑:“嗯,是酒儿太甜太诱人了。”

    “干爹坏坏。”甜酒捏起小粉拳轻轻捶了捶他的胸口。

    蒋行风跟褚凌天看得咬牙切齿,两人脸色都极差,吓得想要来攀附的名媛千金们都退了回去。

    “你干嘛?”互相看着对方,不明白对方生什么气。

    心里想的都是:又不是你女人被抢!

    两个大男孩又齐齐扭头哼哼,眼神却还是不由自主往甜酒那瞅。

    越是看到褚星云跟小家伙(小妖精)亲昵暧昧,褚凌天跟蒋行风就一阵抓心挠肺。

    他们倒是想上去将自己女人抢过来,奈何兵王几位已久,他们不敢啊!

    尤其是蒋行风,才被抽一顿,那伤养了许久才好,差点都需要做整容手术了。

    一想到这个他就愤愤不平了。

    他妈的,褚星云这个老变态,连小辈女人都抢。

    想到这儿,他狠狠瞪了眼身边的褚凌天。

    褚家人都不是啥好东西。

    褚凌天被他瞪得莫名其妙,翻了个白眼,就又去关注甜酒了。

    操,小家伙就没对他这么笑过。

    她居然还主动用脸蹭他小叔胸膛?

    妈的,在基地里,她对他都是爱答不理的,只有在床上才热情似火的勾着他的腰。

    越想心里头就越是一阵邪火。

    撰着拳头正要上去,就见小叔带着小家伙朝陆擎苍走去。

    得,两大魔王,吓得他赶紧缩了回去。

    “国民闺女?”陆擎苍看向褚星云身侧的甜酒,并朝褚星云举了举手里的香槟。

    褚星云与他碰杯,勾着唇介绍:“我的女朋友,也是将来的褚叁夫人。”

    “认真的?”陆擎苍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目光瞥到不远处眼睛冒火瞪着甜酒的蒋行风和褚凌天,他那双狐狸眼划过一丝趣味。

    褚星云点头:“嗯。”

    他本来没有结婚的打算,但甜酒闯入了他的生活,他突然觉得,有这么个小妻子也很不错。

    至于蒋行风……

    他森冷的目光斜睨过去,吓得蒋行风立刻偏头。

    一个臭小子罢了。

    陆擎苍的视线落在甜酒脸上,甜酒正好抬头,两人目光相对。

    清纯无辜却又夹杂着魅惑,真是个诱人的小女人。

    陆擎苍举杯,饮尽杯中剩余的酒。

    不过是对视一眼,甜酒反应更甚,下身传来的瘙痒感让她低下头,双腿不自觉磨蹭了下。

    她扯了扯褚星云的衣摆,仰着小脸,眼中蓄着泪花:“甜酒想去洗手间。”

    像是渴望被疼爱的娇态,陆擎苍敛眸,垂在身侧的右手,拇指动了动。

    “去吧。”褚星云摸了摸她的头,让端着酒路过的侍者带她去,而他则留下与陆擎苍继续交谈。

    两人有要事相商。

    甜酒压着裙摆跟随侍者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在旁边伺机而动良久的两匹狼立刻动脚跟了过去。

    直到两人同时在女士洗手间停下。

    “你来这干什么?”蒋行风率先开问。

    “你又来这干什么?”褚凌天挑眉。

    蒋行风冷哼一声,抱胸靠墙等候。

    褚凌天也站在走廊一边,显然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都这样了,谁还不知道对方和自己目的想同。

    “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你什么心思我会不知道?”褚凌天掏出根烟,没点燃,就叼着。

    看向蒋行风的目光依然是惯有的痞气,嘴角还带着邪肆的笑。

    蒋行风一张娃娃脸闪过几许狠厉:“你也要跟爷抢?”

    他蒋家太子此生还没这么在意过什么,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女人,结果他妈几个人来抢。

    好家伙,还是亲叔侄来抢他女人。

    他又幸灾乐祸的加上一句:“要是褚老爷子知道自己儿子和孙子看上同一个女人,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

    “嗤,你上次就是被小叔揍的吧,蒋熊猫?”褚凌天咬着烟屁股。

    点炮技能哪家强,华国京市褚少校。

    蒋行风气得狠狠瞪他。

    如果不是顾及到这是宴会,外头大厅来的都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他这会儿已经抡起拳头跟褚凌天这狗日的干一架了。

    卫生间里的甜酒浑然不知道外头两个男人正为她争风吃醋,她坐在马桶盖上,蕾丝边的白色内裤褪到脚踝。

    上面已经湿透透,甚至都能拧出水来。

    小穴一吸一合,里头瘙痒难耐,让她极其难受。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陆擎苍的第一眼,她身体反应会这么强烈。

    小裙子被推到肚子上,她伸着手钻入小穴。

    一根手指,两根手指……

    可是还不够。

    唔,好想要大肉棒插进来。

    “甜酒好难受,呜呜~干爹~”她抽泣着,泪光在眼中打着转,微张着小嘴,模样诱人至极。

    外面的蒋行风和褚凌天等了半天却没见人出来,褚凌天往里喊了声:“有人吗?”

    却并没有人回应。

    两人对视一眼,进去后将门反锁上。

    一间一间开着隔间的门,直到打不开甜酒所在隔间。

    褚凌天军人出身,力气大得很,轻轻一扳,门就开了。

    淫糜一幕让两个人齐齐虎躯一震。

    (免|费|首★发:po18x.v ip | Woo1 8 . V 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