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悲催的小狼狗

作品:《女配她真的超甜(np)

    蒋行风自己的别墅,他正眯眼躺在沙发上,回味着和甜酒那一夜的滋味。

    一想到那个女孩,他鸡巴就硬得发疼。

    多美妙的滋味啊,让第一次体会到性爱极乐的他一下子就上了瘾,食髓知味的强行要了她好机会。

    他尤其喜欢她嘴里喊着不要,身体却诚实的摊开让他更加深入的样子。

    “宋甜酒,你是我的。”他一双狼一样桀骜的眸中,充斥着明晃晃的占有欲。

    一个电话打来,他敲了敲翘起来的胯下之物,懒散的接起电话。

    “喂,哪位。”二郎腿往桌上一翘,声音里还带上了点不耐烦。

    褚星云冰冷的声音传来,吓得他一个激灵坐起身来。

    “是我。”

    蒋行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半晌才憋出一句:“褚叔,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连自己老子都不怕,偏偏怕极了两个煞神。

    蒋家虽然黑道漂白,但祖爷爷那辈也是开国有功之臣,所以他还小的时候,也是住在军区大院的。

    褚星云那会儿可是大院里的传奇,鲜少有人知道,他二十岁的时候就在特种部队有兵王之称,二十二岁那会儿就被安排了一项特殊任务,被授予少将头衔。

    二十二岁的少将!

    只是从那以后,他就退役了,据说是受了伤。

    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大院里那些皮猴子们的偶像,蒋行风就是他的资深小迷弟。

    虽然两人年龄差不过五岁,按照辈分,蒋行风却要叫他一声叔叔。

    “星月苑8幢,过来找我。”褚凌天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听不出任何起伏。

    蒋行风愣了愣,却不敢拒绝:“好的褚叔,我这就过去。”

    他天不怕地不怕,人称京市小霸王,却畏惧褚星云跟陆擎苍。

    一个冷些无情的兵王,一个衣冠禽兽的市长。

    全他妈是难缠的狠角色。

    心里虽然有惧意,但怎么说褚星云也是他崇拜的偶像,所以蒋行风匆匆忙忙的就赶到了褚星云所在的地方。

    “少爷在拳击室等您。”管家将他带到了底下拳击室。

    偌大的拳击室绑了不少练拳的沙袋,周围是一些锻炼器材,最里边有个方形擂台。

    此时此刻,褚星云正站在擂台上。

    白色衬衫松着最上面两颗纽扣,下摆被藏在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裤里,整个人显得严谨而冷漠。

    听见脚步声,他偏头看去,锐利的眸中是雄狮一样的锋芒:“上来,切磋切磋。”

    “褚叔这是要指导晚辈?”蒋行风脱下外套扔给身后的管家,欣喜的跳上擂台。

    能够得到兵王的亲身指教,这足够他在褚凌天以及那些小伙伴们面前吹嘘好一阵子了。

    他一脸兴奋,哪里知道今天会是他的噩梦。

    褚星云勾了勾唇,在他跳上台的一瞬,凌厉的拳头就朝着他脸上招呼去。

    虽然险险躲过这一招,但兵王到底是兵王,一拳比一拳有力,招招破空,关键是每一拳都朝着他这张俊脸而去。

    蒋行风觉得,褚星云肯定是在嫉妒他这张嫩脸。

    “诶叔,打人不打脸啊!”

    褚星云冷笑,一拳打在他下巴上。

    空旷的拳击室传来一声声惨叫,伴随着拳拳到肉的声音,听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

    管家站在台下保持微笑:少爷的武艺没有退步啊。

    “啊!叔,别打了!”

    “叔饶命啊!”

    蒋行风无奈,褚星云可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接下过无数次性命攸关的秘密任务,他哪里能是对手。

    他苦笑一声,该说不愧是兵王,不愧是最年轻的少将吗,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叔,别打脸啊!”

    他可是要靠着这张脸去勾搭宋甜酒的,要是被毁了,那小妖精肯定不愿意跟他回家。

    蒋行风惨兮兮的倒在地上,捂着肿成猪头的脸欲哭无泪。

    他就奇怪了,自己虽然嚣张霸道吧,也没有招惹褚星云的地方啊。

    莫名其妙的被揍一顿,他还云里雾里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挨打。

    还是被自己崇拜的偶像打。

    “叔,你这下手也忒狠了。”他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摸了摸嘴角的伤口,痛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褚星云浑身气息冰冷:“认识宋甜酒吗?”

    蒋行风瞳孔紧缩,宋甜酒不会是褚家私生女吧?

    心有猜测,他点头:“认识。”

    好歹是和他互相破处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会忘记。

    而且那等名穴的美妙滋味,让他回味无穷,只想将人绑到别墅里夜夜压在身下操弄。

    想到这,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褚星云哼了声,将他从出神中拉扯回来。

    “以后离她远点。”

    褚星云看了他一眼,从擂台上走下去。

    “为什么?”蒋行风不解,难道对方真是褚家私生女,所以褚星云才如此维护她。

    褚星云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回头。

    “你应该叫她小婶婶。”清冷的声音传来,让蒋行风愣在原地,如同遭了晴天霹雳。

    小婶婶?

    凭什么?

    宋甜酒是他第一个女人,他也是宋甜酒第一个男人。

    宋甜酒是他的,是他蒋行风的,褚星云凭什么来抢?

    他脱口而出:“不可能,宋甜酒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你确定自己是我的对手?”褚星云瞥了他一眼。

    蒋行风梗着脖子,硬着头皮:“她的第一次已经是我的了。”

    他什么都可以让,就宋甜酒,绝对不让!

    那可是他好不容易中意的女人,是蒋家媳妇,才不是什么小婶婶。

    理所当然的,他的眼睛又挨了一拳。

    好了,这下成了名副其实的熊猫眼。

    看着晕倒在地的蒋行风,褚星云嗤笑一声。

    “送回去。”

    “是。”

    管家让人将蒋行风抬走,心里不由为他掬了把同情泪。

    他从小看着少爷长大,别看少爷一副冷淡的模样,可一旦认定了什么事,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会去做到。

    不过他也挺高兴,少爷终于有喜欢的人了。

    以前少爷不近女色,害得他和老爷都以为少爷是同性恋。

    这下老爷该放心了,不过他也得去查查这位宋甜酒小姐,好将资料上报给老爷,也让他老人家高兴高兴。

    精|彩|收|藏:po18m.v ip | Woo1 8 . V 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