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妹妹给哥哥揉揉就不痛了

作品:《女配她真的超甜(np)

    在褚月雯的教育下,甜酒终于养成了洗完澡后穿睡衣的习惯。

    虽然她觉得不穿衣服睡觉最舒服,就像躺在树妈妈怀里似的,无拘无束。

    但奈不住褚月雯多次苦口婆心的劝说,她还是决定穿上睡衣睡觉。

    甜酒身上的睡裙很是可爱,法兰绒的质感,吊带裙长度及膝,V字领口和裙摆处皆是一圈白色兔毛。

    仔细观察,还能看到她屁股后面有一条毛茸茸的纯色兔绒小尾巴。

    巨乳将领口撑起,叁指沟壑清晰可见,微微敞露的胸肉白嫩欺雪。

    陆寻舟眼神微动,视线在不经意间从甜酒胸口滑落。

    她匀称而线条流畅的小腿暴露在外,只可惜那双曾在梦中被他握在手中啃噬的脚丫子,此时被藏在可爱的兔子拖鞋中。

    “麻烦唐飞哥哥了。”甜酒立刻拿出自己的剧本和笔,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

    “唐糖妹妹不必客气。”陆寻舟这一笑充满朝气,将剧中那个在妹妹面前阳光温暖的唐飞演绎得淋漓尽致。

    甜酒眸光一亮,崇拜的看着他。

    最近她刷微博,看到的最多的消息就是陆寻舟了,这个男人不仅是叁连冠影帝,出道十年来,还从来没有过什么绯闻。

    都说他是当今娱乐圈里洁身自好的典范。

    想起他演戏时的投入以及对角色的精准理解,甜酒顿时觉得他真是太厉害了。

    甜酒小迷妹般的表情让陆寻舟极为受用,他拉着小姑娘坐下,装模作样的打开剧本。

    两人明天要拍摄的是一场冲突戏,与男主和好的女主陆婉来到唐家做客。

    陆婉不小心打碎了兄妹两房间的相框,那是一家四口的全家福照片。

    看到这一幕的唐糖突然发了狂将陆婉推开,陆婉跌倒在地上,手被碎玻璃割破。

    唐飞光顾着安慰受伤的陆婉,而忽略了一旁蹲着的唐糖。

    小心翼翼捧着照片的唐糖,那双无神的眼在看到相片中笑得幸福的爸妈时,才会有几分神采。

    唐父唐母本是一普通人,只是因为无意中救了女主父亲,受到连累被女主父亲的仇家报复杀害。

    那时候唐飞在外地上学,小小的唐糖被藏在柜子里,透过缝隙看到的就是父母被残忍杀害的一幕。

    唐糖的自闭症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受到极大的刺激,所以把心门紧闭。

    连哥哥唐飞都是很久之后才被她接纳,总算能够他一些简单的回应。

    一切的安宁却最终被女主陆婉打破。

    因为父母照片被摔,再次受到刺激的唐糖发了狂,她捂着脑袋大叫一声,就往不远处的柜子冲去。

    如果不是唐飞及时拉住,她已头撞桌角死去。

    然而拉扯她回来的反作用力,让唐飞仰倒在地上,手臂上的动脉被地上的碎玻璃割破,鲜血直冒。

    也是因为这个,唐飞的右臂差点废掉。

    《暗战》这部电影就是根据同名小说改变,原着中的这一幕让不少书迷都对唐糖极其厌恶,觉得她完全就是拖累男主的累赘。

    所以说,如果甜酒不能将唐糖的情绪到位的表达出来,达到能引起观影者同情的境地,电影播出后,她一定会遭到书迷谩骂。

    这也是导演让陆寻舟亲自教导她的原因,实在是这一幕太难,即便是一些有实力的老演员,都不一定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将唐糖的情绪转化给拿捏到位。

    因为有初级演技的加持,所以甜酒入戏很快。

    她在捏着照片时,手腕在轻轻颤抖,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她一双无神的大眼睛在盯着相片上的父母时,慢慢有了光。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她亲吻着相片,突然崩溃的嚎啕大哭,当年父母被杀的场景在脑海中回放,她捂着脑袋,眼里浮现出惊恐神色。

    “不要!”

    “爸爸妈妈不要丢下糖宝!”

    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出去,她带着必死的决心朝着桌角撞去。

    唐糖不要离开爸爸妈妈,唐糖要跟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

    两句台词是剧本里没有的,甜酒的临场发挥让这场戏中的唐糖形象更加饱满立体。

    陆寻舟对她的兴趣越发浓厚,心中更是有种捡到宝的惊奇感。

    叁十年来的第一次心动对象,竟然会是个刚成年不久的小姑娘。

    陆寻舟完全没有老牛吃嫩草的羞耻感,只有尽快得到小姑娘的紧迫感。

    见甜酒入戏太深,居然真的朝茶几撞过去,他大惊的同时,眼疾手快的过去将人抱住。

    两个人向后倒去,甜酒的手肘却不小心砸在陆寻舟胯间。

    一声闷哼,陆寻舟箍在她胸上的手一紧。

    胸上传来的奇异感觉如同有电流飘过,身体的敏感让甜酒“唔呀”的呻吟出来,小穴有水流出。

    以前不懂,她还以为这是自己得了绝症的信号,毕竟花瓣失去水分,可不就是要枯萎了嘛。

    后来迷上了网络,她还专门查了,才知道这只是身体太过敏感。

    网上还说水越多的女人越性福,她倒是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陆寻舟痛苦的闷哼,她连忙爬了起来,就见陆寻舟坐在地上,一手捂着腹下,一手放在支起来的右腿膝盖上。

    他面露痛苦,额间有冷汗渗出。

    “陆叔叔,你没、没事吧?”甜酒一阵心慌加愧疚。

    陆寻舟摇摇头,示意她扶自己起来。

    坐在沙发上,他长舒了口气,身下传来的疼痛让他皱着的眉头就没有松懈过。

    到底是男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突然受了这么一下重击,他都担心会不会出现啥障碍。

    “很痛吗?”甜酒蹲在他腿边,仰着小脸看他,目光中充满了关切。

    她伸手过去,轻轻的摸在他受伤的地方,缓缓抚摸着。

    “妹妹给哥哥揉揉就不痛啦。”她目露纯真,完全不知道,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抚摸他的肉棒,代表着什么。

    这是赤裸裸的勾引。

    陆寻舟眸色幽暗,面上的表情从痛苦到愉悦只是一瞬间的事。

    “哥哥脱掉裤子,妹妹轻轻揉好不好?”甜酒眼中只有担心,并没有任何欲望。

    纯净的眼神,却让陆寻舟更加兴奋,肉棒将休闲裤顶起。

    “好。”他声音暗哑低沉。

    爱☆就☆收☆藏:wo o1 8 . v i p (W oo 1 8 . v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