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作品:《巴掌印

    房间很安静,里面卧室的窗户开了道缝,从这个角度,能看到窗纱轻轻飘着。

    封雅颂感觉嗓子被堵住了,趴在沙发面前,什么也没有说。

    周权点了下头:“高三,是吧。”他蹲在她旁边,等了一下,又问,“是在市实验高中吗?”

    封雅颂心里又凉又热,很复杂。她低不可察地说了声“是”。

    周权又点点头,然后说:“你起来吧。”

    他胳膊一动,竹板磨在地面发出响动,封雅颂立刻朝他的手看过去。

    周权手里一松,竹板搁在地上:“说了,不打了。”他意思似地抬了抬双手,站起身来,走了一步,又看着她说,“起来吧。”

    封雅颂低头吸气,扶着沙发爬了起来。

    她的呼吸还带着抽泣的颤音,眼框一定也是红的,衣服也乱。这是她第一次,在一个人面前狼狈地放声哭泣,思绪找回来后,她感到很不自然。

    不过,这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封雅颂罚站似地站在原地,开口说:“我只是……”

    “五点半了。”

    封雅颂抬眼看他。

    周权垂下手腕,说:“收拾一下吧,我带你出去吃点东西。”

    说完,他靠在电脑桌边,把手机拿出来。他滑了几下手机,唇抿起来,这似乎是他的一个习惯性表情,也是一种隐藏情绪的表现。

    封雅颂看着他,很轻地“嗯”了一声,脚步动了。

    她先走到沙发侧边,把那根竹板从地毯上捡了起来,这时,周权目光从手机移过来看她。

    封雅颂默默走到床边,把竹板和其他的工具放到了一起。

    她又转身,说:“我……”

    周权冲卫生间一扬下巴:“去洗个脸,收拾一下。”

    封雅颂只得点点头,拿上挎包,走进了卫生间。

    她对着洗漱镜仔细洗了洗脸,关上水流后,她看着挂在架子上的毛巾,很整齐,像是新的。

    她没有使用,从自己包里掏出纸巾,把脸和手擦干。

    包口敞开,她看到了里面卷起来的毛线袜。

    封雅颂心想,出门吃完饭,应该就要直接回家了。于是她脱掉鞋子,踩着瓷砖,把袜子套到了腿上。

    最后她扎好头发,拿出手机检查了一遍消息,然后呼了口气,走出卫生间。

    她还没有说话,周权装了手机,走过来说:“走吧。”

    封雅颂跟着他原路出了房间,坐下电梯,朝酒店的大门口走出去。她感受着自己的呼吸,意外地,比来的时候,要松弛了不少。

    外面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云彩后面露出几丝金色夕阳。

    周权走出酒店停车场,脚步没停,径直右转,封雅颂跟着他,大约走过了一条街道,来到一家外文名字的餐馆面前。

    这条街道有几座写字楼,饭店都是藏在楼与楼之间的私房小店,封雅颂来得很少。

    紧跟着他走上楼梯,封雅颂终于敢开口了,她问:“这是什么店啊?”

    周权拉开门,说:“披萨。”

    走进店里,挂在墙上的一些招牌是中文的,封雅颂抬头看着,知道了这是一间正宗的意式披萨店。

    店里客人只有稀落两桌,空桌很多。

    周权没有选窗边的座位,他走到一支圆形的吊灯底下,伸手拉开座椅,然后走到对面坐下。

    他拿起桌子中央的菜单,同时抬眼看她。

    封雅颂顺着座位坐下了。

    菜单递到她的面前,周权说:“你来看。”

    封雅颂翻页认真看着,看到最后一页,她抬头问:“要一个海鲜拼夏威夷的披萨可以么?九寸的?”

    周权说:“可以。”

    封雅颂点点头,转头找来了服务生,除了披萨,还点了一份小吃拼盘,两杯喝的。

    服务生核对餐品后离开,封雅颂把菜单合上了。她双手按在上面,身子前倾,对他说:“这顿饭我请你吃吧。”

    周权看向她:“你请我啊。”

    “嗯。”

    周权什么也没再说,把手机拿了出来。

    封雅颂看着他握着手机的手,他的指节挺直,令她心跳得莫名有点快。

    不过气氛冷淡,他似乎没有继续聊天的意愿。

    封雅颂只好把自己的手机也拿了出来。随意点了几下,她的视线还是时不时瞥向他。

    他不是五官夺人的长相,整体搭配起来却是恰到好处。而且他整个人有种冷静的特质,即便认识了,似乎也熟识不起来。

    像是与你擦肩而过的路人,你不会刻意留意他,不会排斥他,当然,也不敢主动与他搭话。

    封雅颂以前没接触过这样的人,无论是同龄人,还是长辈。他低调而克制,却可以从容掌握大局,这在她眼中,是一种格外吸引人的点。

    封雅颂有一下没一下玩着手机,直到披萨端上桌子。

    他们又彼此安静地吃完了饭。

    喝饮料的时候,店里客人开始多了起来。他们身边坐了一桌外国人,封雅颂捏着吸管,悄悄听着他们交流,判断他们是哪国人,这时,对面的周权开口了。

    “你坐着没有疼痛的感觉,是吗?”

    封雅颂注意力迅速回来了,她感受了一下,屁股有点热热的,但坐着的确不疼,相反,这样压着还挺舒服的。

    封雅颂低“嗯”了一声。

    周权说:“我没怎么用力,你哭得太厉害了。”

    封雅颂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她说:“我当时觉得害怕……”

    周权没有使用吸管,直接端起杯子喝柠檬茶。润下喉咙,他说:“正常实践,那样的木戒尺,都是五十下起步的。”

    “哦……”

    “五十下,你的屁股第二天也只是稍微有些红,不影响任何生活。”

    封雅颂脸上微微发热,她说:“可是当时真的很疼。”

    “娇气。”他直接结论。

    封雅颂又“哦”了一声,低头抿吸管。

    他继续说:“不过,这也算是完成了一次完整的实践,我给你总结一下。”

    “从男人的角度看,你的身体很美,性格也很可爱,你是一个很有优势的小姑娘。只不过,sp这个圈子不适合你。”

    他手搭在玻璃杯上,指尖点了两下,仿佛思考措辞。

    “高三有压力是很正常的,你现在要试着自己努力学习,听家长或老师的话。你所谓的爱好,更适合上大学以后,或者再过几年,找一个男朋友以情趣性质地拍打你,懂我的意思吗?”

    封雅颂懂的。总结起来,他的意思就是,你很好,但是我们不合适。

    封雅颂望着他,果然,下一句,他开口说。

    “等下送你回家,以后不需要再联系我了。”

    封雅颂立即说:“我不该骗你我已经上大学,可是,我知道说了自己的真实年龄,我们连之前的聊天都不会有了……”

    周权平静地说:“不光是年龄,你的自我保护意识太强了。我们想要的是不一样的东西。”

    封雅颂张了张口,又打算说什么。

    这时周权在对面站了起来,问她:“还喝吗?”

    封雅颂没有看饮料杯,抬头望着他。

    周权也不想要她的回应,说:“那走吧。”

    他跨出桌椅,径直走向前台结账。

    封雅颂愣了半分钟,然后慢慢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周权已经站在门口外面了。

    等封雅颂出来,他一偏头:“走,我开车送你回去。”

    走下饭店门口的几节台阶,周权再回头,看到封雅颂站在门口没动。

    外面天已经黑了,路灯不算明亮,周权眯起眼睛,停在原地看着她。

    封雅颂说:“我……”她顿了一下,吸了口气说,“你真的不可以再考虑一下么?我很快……就长大了。”

    周权说:“不光是年龄的问题,我刚才已经表达清楚了。”

    封雅颂轻轻点了下头:“我知道了。”她勾了一下包带,看着他说,“那不用你送了,我自己回家。”

    周权等了两秒,然后点头:“好。”

    又等了两秒,谁也没有说话,他转身往酒店方向走回去。

    ——

    封雅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上的公交车,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门口的。

    她深吸口气,钥匙拧开家门,封妈正坐在沙发上吃水果。

    “回来啦?”封妈看了眼挂表,不到八点,“吃晚饭了吗?”

    封雅颂说:“吃了,吃得披萨。”

    换了拖鞋进屋,封雅颂说:“我去写作业了。”

    封妈点头,指着果盘:“吃块橙子,刚切的。”

    封雅颂说:“我等下再吃吧。”

    快速回到房间,关上门,封雅颂才出了口气。她相信母亲没发现什么异常。

    停留在门边,封雅颂又发了会呆,才慢慢走向学习桌。

    她心里很难受,刚才还不算强烈,现在独处在房间里,这种难受愈演愈烈起来。

    她感到心里某一处很空,像是失恋了,像是被抛弃了。又像是失去了一份固有享受的爱护。她的鼻息发酸,又不至于哭出来,于是这样的难受就一直憋在胸腔里。

    封雅颂在桌边一直坐到晚上,什么作业也没动,刚开始她撑在桌上空落落地发呆,后来她把手机拿出来,点开“绳师27号”的聊天框,开始往上翻聊天记录。

    他们居然说了这么多话。

    他们每天都在聊天。

    早上,晚上,还有偷偷摸摸的课间时光。

    那些聊天本来只是文字,可是见过面后,他的每一句话都立体了起来。聊天记录里的每一话,她都能具体地带入那个人的语气,然后这些字句,就真实地响起在她的耳边了。

    大约翻了一个小时,聊天记录都没有翻到头。

    封雅颂向前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

    她侧着脸继续翻看手机,最后终于忍不住,点开了输入框。

    她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封雅颂又坐直了,她要说什么呢。

    ——对不起,我不应该骗你我是复习考研的,这个谎言很愚蠢。

    ——你睡了么?

    ——我觉得你的真实名字很好听,周权,很好听。

    ——第一次实践,我只是有些害怕,但是,我觉得你很专业的。我的害怕其实多余了。

    ——感觉你工作很忙,你的压力,是不是也很大呢?

    最后,她把这些话都发给了对方。

    她想,但凡有一句话起作用,也可以啊。

    可是一整面屏幕的消息发过去,对方始终没有任何回复。

    屏幕上方安安静静,连“正在输入……”的提示都没出现过。

    后来时间很晚了,封雅颂转移到了床上,她再次重新翻阅聊天记录,半夜时分,终于看到了初认识时的聊天。

    ——小颂:那十一之前,我可以跟你聊天么?

    ——绳师27号:随时。

    封雅颂把脸埋进枕头里。

    她想,他说的“随时”,已经不作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