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作品:《巴掌印

    周权伸手抚摸了一下她身上的衣物,外套是偏硬的,裙子的棉布一下子软了下来。他双手整了整她的外套下摆,低声回忆:“你喜欢的场景,是趴在我的腿上,然后被掌掴,对吧。”

    封雅颂感到身体内部传来细细微微的战栗,她一声不吭。

    周权目光低瞥,路过她的侧脸,耳垂,她扎着低马尾,头发柔软地搭在脖颈上。他伸手把她的皮筋拆了,拨了拨散开的头发,重新注视着她,好像是一种检查。

    然后,他点了下头,说:“那我们,开始。”

    既不是询问,也不是要求,他的声音平静,只像是一番预告。

    周权迈步坐到床上,抬起眼睛,封雅颂还未反应,就被他拽住手臂,一把拉了过来。下一秒,腰窝被一只大手按下,她整个人趴在了他的腿上。

    他的手自然地放在了她的臀部,轻轻揉动了一下。

    封雅颂脑袋几乎低到了地面,屁股的位置比她的脸高。她努力往下挣了一下,屁股仍然是目前海拔最高的部位。

    封雅颂觉得脸又热又红,呼吸困难,他的手掌隔着裙子薄薄的棉料,像是发烫一样。

    她不由又往下蹿了一点,这时头顶上传来声音:“屁股翘起来。

    封雅颂下意识想听话,想这样去做,可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脚够不到地面。她悬空在他的腿上,无处借力。

    他没有等待太久,甚至连两秒钟都没有,他将大腿往起抬了一下,支高她的屁股,然后一巴掌甩在她的屁股上。

    “说了让你翘起来。”

    封雅颂身子一跳,“啊”地呼出声音,然后赶紧咬住唇,把头埋至最低。头发垂落在她的脸侧,轻微拂动,很痒。到心里的那种痒。

    他的手又落回她的屁股上,不过没有打,而是轻柔地抚揉着,同时,他鼻腔里低低“嗯”了一声,像是很惬意似的。

    就在封雅颂心情稍微松下来一些后,他又一巴掌抽了上来,紧接又是一下。

    接连四五下,都拍打在右半侧同样的部位,封雅颂开始觉得有些疼了。

    隔着布料,拍打声音不脆,但那一下一下闷响疼痛,令她身体内部某处不由跟着缩紧了。

    他挥起手掌时,大腿肌肉会随着使力有轻微紧绷,她就这样趴在他的腿上,起起伏伏,一下下挨着。

    被打了十下左右,封雅颂觉得那瓣屁股疼得热了起来,一下下叠起来,使得接下来每一下的疼痛都加剧了,让她不由想躲。

    又是一下,封雅颂一直咬紧的唇里溢出哼声。

    这时,拍打的手掌停了,封雅颂面对着地面,只听到上方他呼吸的声音。

    正凝神中,他的手再次放到她的臀上,封雅颂不由一抖。

    “疼了。”

    他的声音响起,也令她微微抖了一下。

    周权没有继续拍打,手腕转动,开始揉她的右侧臀肉,揉了几下之后,他说,“那换一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头顶上,他的呼吸似乎也粗重了起来,那份呼吸夹杂在声音里,变成了一丝丝的喑哑。

    封雅颂埋低了头,还没平缓过来,巴掌又抽在她的左侧屁股上。

    这回没有等待,也没有停顿,十几下接连地抽打下来,封雅颂挨一下便是一抖,肩膀越收越紧,最后不由扶住他的小腿,哀哀地哼出声音。

    他的巴掌停了。

    封雅颂微微抖着,撑着他的小腿喘息。

    他身子前侧,把她的手从自己腿部的裤料上拨开。他温柔地握握她的手,又揉揉她伏低的脑袋:“这边也疼了,是吗?”

    “记着,这样的程度,是两边各十五下。”

    她的背部压在他的身体之下,轻微颤抖。

    周权很低地笑了一声,坐直身体,手掌重新搁在她的屁股上面。裙摆布料软软糯糯,在大力的拍打之下已经乱成一团,皱到了大腿根。

    他为她按揉两下,然后手掌停顿,问:“可以掀开吗?”

    他的手掌就停在她的屁股附近,封雅颂对此胆战心惊。

    他很快又问:“嗯?可以掀开吗?”

    “不说话?”

    他的臂肘上挥,一巴掌抽了下来,比她方才已经熟悉的力道要重得多。紧接着又是狠狠一下……

    他的手掌大而坚硬,完全绷直,一巴掌就使屁股肿痛起来。封雅颂意识到,他刚刚并没有完全用力,她哀哀想躲,腰身被完全按住了。

    “啪”地挨了第三下,封雅颂差点哭出来,感受到他的手臂又挥高起来,她小范围挣扎:“不要了……”

    手掌停在半空:“能不能掀开?”

    “能……”

    周权的手放了下来,看着趴在腿上的人,淡声说:“自己掀开。”

    封雅颂低着脑袋,呼吸在胸口有点发呛,缓了缓,她把双手伸手向后面,将裙摆从大腿撩了上来。

    屁股暴露在空气中,有点凉意,她的身体还在微微抖着。

    周权停了一下,似乎是在观赏。

    封雅颂只知道自己穿着浅粉色的内裤,其他的呢,她趴在他的腿上,屁股撅起,落在他的眼中,又是怎样的模样呢?

    封雅颂不安地挪动了一下。刚一动,他的手就放了下来,于是封雅颂不敢动了。

    “红了。”

    他的手掌按在内裤和臀肉的分界线上,为她大力按揉起来。

    刚刚肿痛的屁股被大掌抚揉,异常的舒服,像是在给心脏按摩般抚慰。掌掴之后,突然被这样温柔的对待,封雅颂感到心里竟升起了一丝委屈般的感受。

    就像家长责罚过后,不会一走了之,一定会回头来哄哄你。

    小孩子会怎么做呢,会委屈地咧咧嘴,然后哭起来吧。

    有人严苛地对待你,也会宠爱你,两种感受叠加,相互倍增。封雅颂不自觉埋下头,很低很轻地呜咽了一声。

    揉了几分钟,手势停了。周权伏低身子问她:“想看看吗,你现在的屁股红成什么样子?”

    没有等她回答,周权把她的裙子往内裤上摆一塞,然后轻拍她的屁股,说:“站起来。”

    封雅颂身体往下挣了一下。

    周权双手撑在床上,看着她从自己腿上慢慢地爬起来。

    她的脚上还完整穿着鞋子,不过裙摆高高撩起,小内裤遮了一半的屁股蛋,露出来的那一半……

    周权嘴一直轻轻抿着,从垂眼看着她,直到她站在了地面上。他眼帘抬起,看到她整体很瘦,骨架纤细柔软,不过该有的倒是有了,屁股,还挺圆的……

    他一撑床站了起来:“走,去卫生间。”

    卫生间有一面落地的全身镜,保洁擦得干净,什么杂质也没有。他领着她走到镜子面前。

    封雅颂看到了自己衣饰完整,唯独内裤露了出来,也看到了站在身边的,她其实并不熟悉的男人。他很强势,他的身体强壮他的手掌有力,可镜子里,他的眼神却那样黑白分明,深邃而温柔。

    封雅颂感觉无所遁形,脸上发烫,低头看自己的鞋。

    周权始终看着镜子里面,他伸手塞紧她的裙摆,然后扭转她的身体:“侧过身去,自己照一下。”

    封雅颂视线偷瞄,看到自己屁股布满一片通红。屁股的侧面,以及大腿的根部,还能看出掌印的痕迹。

    她的心跳得更快了。

    随后,她听到周权说:“现在,跪下。”

    封雅颂抬眼看向镜子里的他。

    “怎么,以为结束了?”周权伸手抚摸她细嫩的臀肉,感受到那里轻轻战栗,“刚才,是聊天时你描述过喜欢的场景,我带你感受一下。”

    他的手指路过臀部,紧接着就是大腿根之间,他视线下瞥,但是手没有继续滑下去。

    他撤回双手:“   这只是前菜,sp实践,还没开始呢。”他下按她的肩膀,再一次命令,“跪下。”

    卫生间地面是瓷砖,冰冰凉凉,膝盖接触的那一刻,封雅颂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

    这样跪坐的姿势,比站着时候,要更羞耻。

    而她跪好之后,周权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外面屋子传来响动,封雅颂不安地朝那边望。

    她突然想起刚开始聊天,他询问她,工具有特别的偏好吗?

    现在,他会不会是去拿工具了?

    戒尺,皮鞭,还是其他……

    墙壁挡着,什么也看不到,封雅颂双手撑起膝盖,不安地吸了口气,又落下了。

    屁股上还有余痛,像是有轻微的发烧,她不禁伸手向后摸去,这时周权脚步声走了回来。

    封雅颂立即把手搭回膝盖上。

    她不敢大幅度转头,余光通过镜子,看到他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后。

    他手里拿着什么吗?

    看不清楚。

    他站得那样近,裤子的布料几乎贴到了她的屁股上。他是在打量自己,还是在思考下一步做什么呢?

    封雅颂心里异样地躁动着。

    终于,她抬起眼睛,忍不住想要开口。这时他胳膊一伸,把一部手机递到她的面前。

    封雅颂愣了一下。

    他说:“拿着。”

    封雅颂双手接起来,看到手机屏幕亮着,上面是菜品的栏目。

    她又抬起眼睛:“要……点外卖么?”

    周权没回答,往镜子那边站了一步,整体打量着她的姿势,片刻后,他问:“知道为什么让你跪着吗?”

    封雅颂想,这难道不是实践的一个项目么?

    她嘴唇抿动,轻声说:“不知道。”

    周权嗯了一声。

    他将头抵在玻璃上,看着她说:“先看看吃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