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作品:《巴掌印

    窗外艳阳高照,封雅颂趴在桌前刷刷刷写作业。化学有机部分的公式繁多,一个个空填下来手指直发酸,她甩了甩手,对了答案,又把没记牢的公式与化学性质重点标注了出来。

    一整套化学题啃完,封雅颂喝了口水,把物理的专项训练二换到桌子上。

    今天和昨天不同,昨天她争分夺秒,是担心母亲回家后打扰她的学习“姿势”。而今天,她的动力归根则来自她的小心思,她知道早些完成任务,晚上就可以与他多聊会天了。

    中午时分,她已经提前完成了下午的部分作业。

    封雅颂用手机跟对方汇报了一声,然后活动活动腰身,晃悠到厨房。她掀开锅,看到封妈早上留下的小花卷和炒菜,需要加热一下再吃。

    封雅颂把饭菜取出来,端着蒸锅加了些水,然后重新把盘子放进去,架在炉灶上还没开火,放在一边的手机来了消息。

    绳师27号:吃什么?

    再往上翻,是她跟对方说上午任务完成啦,去厨房看看,不知道中午吃什么呢。

    封雅颂按在炉灶旋钮上的手收了回来。

    小颂:家里有剩的饭菜,正准备热一下。

    绳师27号:嗯。

    封雅颂伸手开炉灶,火苗升起的同时,消息也来了。

    绳师27号:你住得离东门近,还是西门近?

    封雅颂愣了一下。

    小颂:你知道我住哪里?

    绳师27号:学府小区。

    绳师27号:离哪个门更近?

    小颂:西门吧……

    绳师27号:好。

    封雅颂看着聊天一头雾水,她知道对方也是是任安的,对这个小城市熟悉也正常。不过他从哪里得知自己所住的具体小区的呢?

    封雅颂并不是介意隐私被透露,通过这几天的聊天,她足以判断对方是个可靠的人,甚至在某方面来说,是个安全的人。她只是单纯好奇,非常好奇对方的消息途径。

    还没想明白,她手里的手机响了。

    是一个陌生的本地来电。

    封雅颂看了这个号码两秒,接起手机。

    “喂——?喂——!”

    封雅颂问:“喂,你是?”

    “奥,我是牛排家西餐厅的,抱歉啊,您点的青豆泥汤售完了,请问换成蘑菇汤可以么?”

    封雅颂不自觉摸摸头发:“我点了外卖?”

    “对啊,您手机尾号是7882,地址是学府小区西门对吧?”

    “……对。”封雅颂望着炉灶上蓝幽幽的火苗,白色的锅气向上扑着,停顿一下,她轻声对手机说,“那换吧。”

    “好的,那我这里给您换成蘑菇汤,其余餐品已经做好了,您稍等,这就给您配送。”

    封雅颂还没说句谢谢,对方就匆忙挂了。

    封雅颂停了两秒钟,才把手机从耳边移下来。她琢磨地点开聊天框,询问:你给我点了外卖么?

    打完,又删了。最后她发过去——

    小颂:谢谢你的外卖。

    片刻之后,对方回复。

    绳师27号:配送很快啊。

    封雅颂赶紧打字。

    小颂:不是不是,还没有送到。

    小颂:刚刚商家给我打电话,把汤换成了蘑菇汤。

    绳师27号:嗯,知道了。

    封雅颂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这时耳边收到了咕嘟咕嘟水汽的声音,蒸锅里的水开了。封雅颂转头,把燃气灶关掉。

    不到半小时,外卖就到了。

    封雅颂换了鞋子,抓起钥匙跑下楼,她家单元距离小区西门只有几百米,很快就过去了。封雅颂穿着睡衣在大门口接过外卖,小心翼翼环顾周围,生怕被熟人看到。

    中午太阳正烈,她拎着餐袋穿过树荫往家里走。有奶油的味道,有煎肉的香气,混合起来就是西餐很正点的味道,喷香而温暖,飘进她的鼻息里。

    上楼的时候,她感到心里悄悄地雀跃起来。

    封雅颂拆开外卖,把牛排沙拉汤品在餐桌上排好,拍了张照发给他。

    小颂:外卖拿到啦。

    绳师27号:好。

    封雅颂唇角笑了一下,把手机立在桌面开了个综艺节目,一边看一边吃起来。

    吃完午饭,她腾出一个空的外卖盒,从锅里夹了一些炒菜,一个画卷放在盒子里,作出她已经吃过一番的假象。然后她把其余外卖的残遗收进袋子里,拎着下了楼。

    封雅颂在垃圾箱附近的树丛里找了找,把小花卷扔在了流浪猫常出没的地方,把剩下的垃圾丢进垃圾箱深处。

    做完这一切,她拍拍手,安安心心溜回了家。

    下午封雅颂将计划里的其余任务很快搞定,只剩下大块头的物理作业。今天要完成的是曲线运动专题,大部分题目都是大题,平抛运动,圆周运动,还有不规则的合成运动,封雅颂满脑子浆糊,支离破碎地写了几道,最后决定先看看书。

    她花了一个小时左右,把书里的公式和例题过了一遍,再重新开始做作业题目。

    这样下来,她的做题思路清晰了一些,起码知道了有哪几个公式,题目中的条件如何去运用。不过提前完成作业的想法倒是泡汤了。

    傍晚六点,封妈回家了。封雅颂跟她一起吃了晚饭,聊了两句,再次坐回书桌面前,等到写完今天的全部作业,已经快十一点了。

    她用手机跟对方汇报了一声,然后洗漱一番,回到屋里。

    封雅颂没有立即上床,她默默走到书桌前,把列写了五天的计划表拿起来。其中三天日期下方已经打满了勾,那一项项亲笔写完的作业,都是沉甸甸的踏实感。

    她举着看着,眼睛里映上了台灯的光。

    房门被敲了一下,然后“吱呀”开了。

    封妈探进头:“客厅沙发缺了个垫子,你看到了么?”

    封雅颂把表格放下:“啊?”

    封妈走进两步,一眼看到了丢在木地板上的靠垫:“怎么扔这来了?”她伸手捡起来,问,“你还用么?”

    封雅颂赶紧解释:“我觉得坐久了腰有点累,拿过来靠着的。”

    “这跟沙发都是一套的,缺了一块,多丑啊。”封妈捏了捏,说:“这垫子这么厚,垫在后背能舒服么?”

    封雅颂说:“不如不垫舒服。”她又说,“所以我不用了,放回去吧。”

    封妈拿着靠垫往出走:“你学一两个小时,就站起来活动活动,一直坐着腰肯定酸……”

    “知道了。”封雅颂跟到门口,趴着门框说,“我睡觉了哦。”

    封妈拎着垫子拍了拍,塞进沙发后背里:“快睡吧,我也睡了。”

    封雅颂将卧室门慢慢关上。

    她把台灯关了,顶灯关了,躺进被子里。

    小颂:我准备睡觉啦。

    对方没有即刻回复,封雅颂又紧接着打字。

    小颂:你是不是又要说,“好”?

    屏幕上“正在输入……”的提示动了一下,又消失了。

    绳师27号:不早了。

    封雅颂轻轻笑了,她觉得对方把一个“好”字憋了回去。

    小颂:我今天虽然没像昨天一样提前完成任务,但其实效率也很高的。

    小颂:今天的知识点比较生疏,所以多花了一些时间弄懂。

    绳师27号:很好。

    绳师27号:也在十一点前完成了,没有超时。

    小颂:嗯!

    绳师27号:怎么?

    绳师27号:想要睡前奖励了?

    封雅颂想到昨天他分享的实践影片,脸上猛然热了一下。

    小颂:不是的……

    绳师27号:昨天的类型喜欢么?

    封雅颂躁动地翻了个身,趴着打字。

    小颂:真的不是要视频啦。

    绳师27号:那想要什么?

    手机屏幕在黑暗里散着荧光,封雅颂轻轻呼吸,手指点动。

    小颂:我是想,问你个问题。

    绳师27号:问吧。

    小颂: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华府小区的?

    绳师27号:也是通过朋友圈。

    封雅颂已经检查了一遍朋友圈了,并没有定位到小区住址的内容,她正思索,对方又回话了。

    绳师27号:你发过一张照片,是小区里一棵弯曲的老树,我认识那棵树,据说快一百岁了。

    小颂:哦,这样啊。

    对方又接着问。

    绳师27号:东方中心酒店你知道么?

    小颂:知道的,离我家不远。

    大概两站地的距离。

    绳师27号:是的,十一的时候,我们可以约在那里。

    封雅颂心里狂跳,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了。她翻身平躺回来,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脸。

    今晚的聊天,还是以她的面红心跳结束。

    __

    接下来的两天,封雅颂在家铆着时间节点写作业。最后一天下午,她把晚上的作业也超前赶出来了。

    封妈的新办公室也终于收拾得差不多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她给封雅颂打了个电话,要带她晚上出去吃顿好的,放松一下。

    毕竟,明天就要正式开学了。

    封雅颂站在书桌前,把全部完成的作业,还有课本,笔记本都收拾好,整齐塞进书包里。收拾笔袋的时候,搁在桌角的电话响了。

    又是一个没有保存过的陌生号码。

    封雅颂一下下按动着笔帽,接起电话。

    “喂,你好。”

    “喂?有您的快递麻烦来小区西门取一下。

    “请问,快递写得是什么名字?”

    “我看一下,收件人是——小颂,是您本人么?手机号留得就是我拨打的这个。”

    封雅颂把头发往耳后别了一下,抬起头来,望向窗外。

    “是我,稍等,我现在下楼去拿。”

    快递是沉甸甸的一个大箱子,封雅颂双手将它合抱回家。

    她把纸箱放在客厅地板上,用裁纸刀沿边角划开,又撕开泡沫纸,最后展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盒48色重搪瓷水彩,一套达芬奇画笔,还有一叠水彩本。

    封雅颂蹲在地上把沉甸甸的水彩盒捧出来,许多只毛笔拿出来,水彩本有两个大开本,两本便携本。

    她翻开本皮,轻轻抚摸纸张,纹理舒适得仿佛指尖在上面舞蹈。

    封雅颂一下子想到了她认识的几个美术特长生同学,他们一边埋怨着画具烧钱,一边省吃俭用攒钱买更好的材料。

    而她虽然喜爱绘画,但基本处于乱涂乱画的水平,这样的专业画具摆在她面前,真得算奢侈了。

    封雅颂坐在客厅地板上,翻找手机通讯录,给他的号码拨了过去。

    等待了约几十秒,就在封雅颂准备挂掉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你好啊,小颂。”

    封雅颂每天都在跟这个人聊天,可是已经几天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乍一响起,他的声音温和而磁性,令人耳廓一下子就酥了起来。

    封雅颂不自觉耸动肩榜,小心翼翼询问:“你是,在忙么?”

    “有点不方便,我现在出来了。”

    “哦,那我……”

    “我有几分钟的时间,没关系,你有什么事情?”

    封雅颂看着面前拆开的大纸箱,说:“我收到礼物了,很丰富,我想跟你说声谢谢。我觉得打电话说,比较好。”

    对方低柔地“嗯”了一声,说:“这是你应得的。”

    “总之,还是谢谢你。说实话,我之前没想到你这么负责任,无论我学习到多晚,你都在监督我,等着我汇报。然后,我一直是个很偷懒的人,这次,我在五天里居然真的把所有的任务都完成了,还提前了一个晚上,我自己都挺惊讶的。”

    对方慢慢听她说完,然后说:“这是相互的,你的执行力很好,不要低估自己。”

    “嗯。”封雅颂蜷缩膝盖,伸手抱住,“还有,我明天开始要上一个考研复习班了,我怕自己分心,白天会把手机关掉。”

    对方道了声:“好。”

    封雅颂手指无意识拽着睡裤,听到对方又带着轻笑说:“我们刚刚开始,又不是结束了,不必这么客套。”

    封雅颂不禁也笑了一下,轻轻“哦”了一声。

    “好好上学习班,接下来的计划,我再根据你的情况制定。”他说,“随时联系,现在工作时间,我得挂了。”

    封雅颂赶紧说:“嗯,那你去忙,拜拜。”

    对方没有立即挂断,故意停了一下,然后说:“少了点吧。”

    封雅颂问:“少了什么?”

    “给我打电话,要学会叫人。”

    “叫人?”

    “叫主人。”

    封雅颂心里动了动,嘴唇抿启,对话筒轻声道:“主人。”

    对面继续教:“跟我说再见。”

    “主人,再见。”

    “好,再见。”

    电话挂了。

    他最后的尾音拉长,显得轻松,却黏得人心里发痒。

    封雅颂抱膝坐在地上,呆了一会儿,才起身收拾纸箱。

    不一会儿,封妈打电话叫她出门吃饭。

    吃完大餐,封妈又带她去超市逛了一圈,买了酸奶水果,屯了几盒咖啡,还有她爱吃的各种零嘴。

    明天,就是高三了。

    封妈一边开车往回走,一边跟她闲聊,封雅颂随意应了几声,侧头望向车窗外的夜幕。路灯晃过,车灯流淌,她心里默默滑过一个想法,开学比他先来。

    车子慢慢降速,驶入小区。

    人们都说,高三生活令人难忘。

    封雅颂确信地想,她的高三生活,一定是格外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