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作品:《巴掌印

    封雅颂惦记着早起学习,热情满涨,生物钟比闹钟还好使,早上睁开眼睛一看,六点五十。

    她把还没响起的闹钟按了,伸个懒腰,下床洗漱。

    卫生间水声哗哗响,封妈闻声过来了:“今天起挺早啊。”

    封雅颂在牙刷上挤牙膏:“不是怕开学起不来么。”

    封妈笑着往厨房走:“真是要高三了,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封雅颂吃完了一个煎蛋,小半碗阳春面,倒了一大杯清水,于七点二十在书桌前坐好。她先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

    小颂:打卡,我开始学习啦。

    不过两秒钟,对面回复。

    绳师27号:好。

    封雅颂舒心笑了,把手机扣在桌角,想了想,又起身把手机关进床头柜抽屉里。

    她坐回来,手指捋着看计划表,今天上午要完成十页生物题,两张化学有机试卷。下午和晚上继续写十页生物作业,两张英语专项训练报纸,两套数学模拟题。

    封雅颂喝了口水,从化学卷开始动笔。

    一上午的时间在思维流转中“刷”地过去了,十二点半的时候,封雅颂完成了上午的全部任务,比指定的十二点迟了半小时,但可以接受。

    封雅颂站起来,走到客厅伸懒腰,看到封妈因怕吵扰自己,站在阳台上讲电话。

    阳台窗户开着,外面一点风也没有,封妈的讲话声飘出纱窗,和热辣的阳光混在一起。她瞥眼看到了封雅颂,冲电话又应合了几声,然后挂了电话。

    走回客厅,封妈说:“衣然妈妈打来的,衣然她们明天就开学了。”

    封雅颂诧异:“这么早啊,现在不是都取消补课了么?”

    衣然是封雅颂从小学到高中的好朋友,爱笑爱玩,人缘好,只是成绩不好。高二结束,她父母托关系给她找了一所出了名严格的重点高中借读,想让她在高三这年好好冲刺一下。

    封妈说:“她们要提前几天过去,熟悉一下环境。”她又叹息,“哎,高三一来,家长比孩子都焦虑。你说衣然挺机灵的小女孩,怎么就是不爱学习呢,非得跑到外面让人管着受罪去。”

    封雅颂说:“其实她应该走艺术特长生的,她爱唱歌,又一直学声乐,可是她妈……”

    封妈继续说着往厨房走:“真是的,还是我女儿省心,哪也不去,就在咱家附近上学,照样能考好。去外面光借读费就先得交上几万块钱,关键是孩子也受罪啊……”

    封雅颂默默闭了嘴,跟着往厨房走:“中午吃什么啊。”

    封妈打开高压锅盖:“豆角炖排骨,你去盛饭吧。”

    吃完午饭已经一点多了,封雅颂回到卧室休息。

    在学校正常上课时,封雅颂都习惯午睡半个小时,暑假一来,作息就乱套了。今天专注学了一上午,头脑发胀,确实应该睡个午觉,下午起来才有精力续上。

    封雅颂定了个闹钟,闭眼躺在枕头上,刚迷糊起来,电话铃声突然响了。

    封雅颂摸起手机一看,衣然打来的,她打了呵欠:“——喂?”

    “喂,小颂!下午出去浪一波啊!”

    封雅颂坐起来,一时思绪纠结,顿了下,她问:“你的手机不是被没收了么?”

    衣然的嗓门无比精神:“我明天就要出去上学了,今天我妈把手机还我了,让我这半天好好玩玩。小颂小颂小颂,咱们下午两点你家小区门口碰头怎么样!”

    封雅颂声音压了一下:“我……今天下午有事。”

    “什么事啊?约别人了?”

    封雅颂心头上挂着“要写作业”这几个大字,可怎么也说不出口。

    衣然又说:“哎,这可是最后的放纵了,明天开始我就被关起来了。就这半天了,小颂,一整个假期,我可就能蹦跶这半天了。”

    封雅颂叹了口气,心想,算了。她起身穿拖鞋:“好,下午一起出去玩玩吧。”

    衣然声音雀跃:“我们可以去那个新开的商场,看个电影,吃点东西,最近上映了一部……”

    封雅颂听着手机走到厕所,照了照镜子,说:“我们两点半碰面吧,我得洗个头发。”

    衣然说:“行,我把陈浩也叫上,两点半在你家小区门口集合。”

    挂了电话,封雅颂跟封妈说明了情况,封妈自然同意:“去吧,好好聚聚。”

    封雅颂洗头发时,封妈在客厅对她说:“五百块零花钱,给你放桌子上了,请朋友吃点好吃的。”

    封雅颂插上了吹风机,没有按开关,掏出手机,站着给绳师27号发消息。

    小颂:我下午突然有事情要出门。

    小颂:可能,今天的任务完不成了……

    封雅颂感到心虚,发完消息心更虚了。

    他也始终没有回复。

    封雅颂等了几分钟才开始吹头发,吹几下就瞅一眼手机。屏幕始终没有任何新消息,“绳师27号”几个字安安静静挂在那里。

    封雅颂梳好头发,换了衣服,把钱装进小背包里,跟封妈打声招呼就出门了。

    衣然已经等在小区门口了,转圈踩着一块方形地砖。见到封雅颂,她挥手叫了声:“小颂!”然后蹦跶着扑过来,搭住封雅颂的肩膀。

    封雅颂弯腰笑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她:“哇你瘦了不少啊。”

    衣然说:“我都两个月没吃晚饭了,已经到瓶颈期了,就这样了。”

    衣然穿着牛仔短裤,一双腿修长健康,上衣窄短,腰带上方露出一截肌肤。封雅颂说:“你不用减肥,这样就很好的。”

    衣然拍拍自己的大腿:“给你换吧,咱俩换,我就想要娇瘦一点,让你变丰满点,怎么样。”

    封雅颂说:“我倒是想换,你给想个法子吧。”

    她们聊着,陈浩从道路一头走了过来。

    陈浩是衣然的发小,高中他们都分到了一个班,跟封雅颂也就熟了。陈浩是个实打实的学霸,脑子好使,不过外表乍一看有点木,瘦高又板正,厚框眼镜一架,衬得他整个人像是个镜框展示架一样。

    陈浩手里拿着两瓶果粒酸奶,递给两个女生一人一瓶。

    衣然接过来开盖喝了一口,然后道:“我们还得留着肚子喝奶茶呢。”

    他们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商场而去。

    在路上,陈浩坐在副驾驶,用手机软件看电影票。他回头说:“有下午四点的电影,看完正好吃晚饭。”

    衣然说:“行,就这个点的吧。我们去了先逛一逛。”

    封雅颂见他开始付款,说:“我们电影AA吧,多少钱?”

    陈浩忙说:“不用不用,我请你们俩看了。”

    衣然往车后一靠,说:“没事,一会儿我们请他吃鸡米花喝可乐。”

    陈浩推了推镜框,笑了一下:“对,你们给我带份小吃就可以。”

    下车后,衣然带头走进商场,一眼瞅见了游戏厅的广告:“有娃娃机。”她离近几步看,“在六楼,走,咱们抓娃娃去。”

    他们带着目标直接钻进直梯里,出了电梯径直往游戏厅里走。

    游戏厅里吵哄哄的,陈浩等着换游戏币,封雅颂跟着站在后面,衣然走过来往队伍后一排,笑着说:“我们应该换个顺序,我第二,小颂排最后,这样就是由大到小排队了。”

    封雅颂一看还真是,衣然一米七左右,陈浩一米八几,她这个一米六刚出头的站在两人之间,徒然凹下去一块。

    陈浩扭头道:“我们又不是按个头排的,是按成绩排的。”

    封雅颂琢磨着笑了一声。

    衣然不在意地耸耸肩,配合着依次指着:“清华北大,重本,垫底。”

    封雅颂对她说:“你高三那个学校据说押题很准的,老师管得也严,你起码要挑个喜欢的大学当目标呀。”

    衣然说:“我啊,真不是学习的料子,只想赶紧毕业做点真正喜欢的事情。还是你们俩好好比学赶帮超吧。”

    终于排到了,陈浩换好了一筐游戏币走出来,衣然推着他往侧面走:“娃娃机在那边。”

    陈浩指指一旁的投篮机:“我玩这个,你们去抓吧。”

    衣然把他手里小筐接过来,抓了一小把游戏币留给他:“没了再来要啊。”她跟封雅颂走到一排娃娃机面前。

    “先抓个什么呐……不然,这个乌龟吧。”

    衣然凑近瞅着娃娃机里面的内容,一转头,看到封雅颂低头看着手机发呆,她喊着提醒。

    “来来来,一起抓啊,你看这个乌龟贼丑。”

    封雅颂恍然抬起头来,“哦”了一声走过去,看着玻璃里的毛绒乌龟,灰头土脸,表情猥琐:“这个也太贱了吧。”

    衣然一枚一枚往机器里塞硬币:“哈,就是这种风格。我们一人抓一个,放床头还辟邪呢。”

    大约尝试了十次左右,衣然终于收获了一只乌龟。她欢呼着把玩具捡出来,回头看到封雅颂默默发愣,一点喜悦也没有

    “怎么了?”她迟疑着问,“你是不是下午真有别的事啊,为了跟我玩耽误了?”

    封雅颂挤了一笑:“没有啦。”

    衣然说:“感觉你心事重重的,真没事么?”

    封雅颂说:“可能太久没出来玩了吧。”

    衣然点了下头:“放轻松啦,现在是暑假,别每天就是学习学习学习的。”她把封雅颂往前推了一下,“来,你挑着抓一个,别光看我玩啊。”

    封雅颂抓了只多啦a梦后,衣然又抓上来只龙猫,这时陈浩走过来找她们:“走吧,电影要开始了。”

    衣然颠了颠筐里的硬币:“还有一半呢。”

    陈浩说:“先看电影,看完再回来。”

    他们买了小吃,刚找到座位坐下,影院里灯光一黑,影片开始了。

    大荧幕光影晃动,上来就是激烈的一场打斗,封雅颂抬头看着,电影情节在她脑海没留下什么印象。她渐渐开始出神,视线瞥过,左手边坐着衣然,右手就是过道。

    封雅颂把包拿到右边,悄悄点开手机,视线探进去看了一眼。

    还是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封雅颂陷在柔软的沙发椅里,感觉心里不太舒服,不是不安,也不是害怕,只是被忽略带来的那种酸酸涩涩的感觉,总之很不是滋味。

    电影结束后,她和衣然去上厕所,关上隔间的门,她又检查了一遍手机。依旧没有消息。

    封雅颂心里叹气。

    看完电影已经是饭点了,他们没有继续去游戏厅玩,把游戏币退掉之后,走进一家铁板烧店里吃晚饭。

    白衣白帽的厨师站在面前将食物烤得滋滋飘香,衣然一个劲地说自己要减肥只能吃蔬菜蘑菇,最后还是啃了几块带骨牛排,剥了一大盘虾。

    商场九点半关门,他们踩着最后的时间点离开商场,等了十几分钟,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衣然和陈浩家就在隔壁的小区,但天色晚了,就让出租车再多送一段。封雅颂先下车,站在路边和他们挥手再见。

    出租车驶过红绿灯,融进了车流里。

    封雅颂走进小区大门,拿出手机一看,十点了。

    小区环境蒙上了夜晚的寂静,只有零星的路人在走。封雅颂路过空荡荡的健身广场,脚步停在一个树坑旁边。

    小颂:我回来了。

    她等了一下,又解释着打字。

    小颂:我最好的朋友明天就要去外地了,约我下午出去聚一聚,所以……

    加上上午的几条消息,整个屏幕上都是她一个人在说话了,他没有回复一句。

    封雅颂头低了一下,这时安静无比的聊天框上方突然出现了“正在输入……”的提示。

    绳师27号:今天是计划开始的第一天。

    他终于回话了,封雅颂赶紧打字。

    小颂:我知道。

    小颂:今天的事情真的是状况外的,以后不会了。

    绳师27号:今天任务还剩多少?

    下午四个小时,晚上四个小时,除去昨天提前完成了一些的——

    小颂:还需要差不多五个小时。

    绳师27号:晚上回去加班完成。

    封雅颂微微咋舌。

    小颂:那就要到凌晨了。

    绳师27号:想早点睡就提高效率。

    小颂:可是……还剩下四天呢,我从明天开始,每天再早起一个小时,然后晚睡一个小时,把今天落下的学习时间补上来,可以么?

    对方停顿一下,突然问。

    绳师27号:你家人在么?

    小颂:我在楼下了,还没有回家。

    下一秒,手心震动,他的电话打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