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作品:《巴掌印

    封雅颂找来一张大白纸,在桌面摊平,心里一分一分沉静下来。

    她在纸上画了几道表格,列写下五天日期,然后用缩略字母代替各个科目,安排到每天日期的后面。

    封雅颂对自己的学习程度是有一个判断的,她知道,自己应该多加强理综的基础题目,数学和英语只做薄弱的部分就可以。

    其实她的作业没有想象的多,只是习惯懒散,困于开始动笔。一但具体安排开,五天时间,足够将全部作业突击完毕了。

    封雅颂花了十几分钟将计划表写好。她检查一遍,然后拉高手机给纸张拍照。

    小颂:我写完了。

    绳师27号:好,发过来吧。

    封雅颂将照片发了过去。

    她指尖纠缠,有点紧张地等待着,终于,对方回复了。

    绳师27号:可以。

    绳师27号:接下来几天,我们严格按照这个计划完成任务。

    他说得是我们。

    封雅颂看着这个字眼,不由打下问话。

    小颂:你要监督我么?

    绳师27号:每完成一项任务,打一个勾做标记。

    绳师27号:你的时间表订到了晚上十一点。每天十一点半前跟我汇报。

    小颂:只是这样,

    小颂:如果我还是会偷懒呢?

    绳师27号:说一个你的愿望吧。

    小颂:愿望……?

    绳师27号:例如,你有没有很想要的东西。

    封雅颂微微一愣。

    小颂:你要送我礼物么?

    绳师27号:答应一件礼物,比答应一件事情要更容易。

    绳师27号:你现在最想要什么?

    封雅颂打字的手指一时发僵,言语也跟着贫乏了。

    如果在学校里,有人拿着礼物跟她告白,她可以大大方方表示感谢然后拒收。这将会成为她的谈资,还可以巩固她心中的小骄傲。

    可是对于手机对面的这个成年人,她突然不会拒绝了。

    等了几分钟,封雅颂才打出一句话。

    小颂:不然……换个别的鼓励方式好不好?

    对方没有接她的话头,每一句话,都按部就班往下进行——

    绳师27号:看你的朋友圈,你喜欢绘画,也喜欢听音乐。

    绳师27号:想要一套绘画颜料吗?或者一副耳机?

    封雅颂心中一惊,她都忘记朋友圈这回事了。

    她快速点开朋友圈检查,好在,她发得朋友圈并不多,从历史至今也就十来条,并没有暴露自己高中生身份的内容。

    内容大都是一些小日常的分享,最近一条是三天前,她在饭桌上拍了一个笑脸形状的葱花,并配文“哈哈哈傻葱”……

    封雅颂又点回聊天栏,她斟酌着,头脑里一个念头在盘旋。

    他们事实上素不相识,所谓主贝关系,所谓管理与约束,都只是心理上的建设。涉及到礼物似乎就变味了,礼尚应当往来,她没有合适的回礼,就不能答应接受对方的礼物。

    小颂:真的不用……

    耽搁很久,才发了这样一句话过去,封雅颂心里有些忐忑,她觉得对方可能生气了。

    果然——

    绳师27号:你知道吗?

    绳师27号:如果我们已经确定了关系,你这么吞吞吐吐地拒绝,屁/股早就被打肿了。

    封雅颂继续言语贫乏,点了个小表情发过去。事实上,除了不知道说什么,她还有些脸红。

    绳师27号:只一个问题,想让我约束你完成任务吗?

    封雅颂发了个点头的表情。

    绳师27号:以后不许再发表情,打字说话。

    小颂:想。

    几秒钟后,对方发了一个截图过来,是一套48色的重搪瓷固体水彩。

    封雅颂眼神直了一下,这个牌子的水彩她确实种草很久了,而她画画只是闲暇小爱好,这套颜料的价格也确实比较高……

    绳师27号:喜欢还是不喜欢。

    绳师27号:只回答给我两个字,或者三个字。

    封雅颂打了两个字,连标点都没敢带。

    小颂:喜欢

    绳师27号:好。Deadline前这五天,你如果严格按照计划表完成了任务,就可以收到这个礼物。

    小颂:如果没有完成呢?

    绳师27号:那就完全是我的事情了。

    小颂:你会,惩罚我么?

    绳师27号:会。

    小颂:会怎么惩罚我呢?

    绳师27号:你说呢?

    绳师27号:你找我是干什么的?

    简单两句反问,封雅颂感到心里被一双无形的手抓紧了,一下一下,似是上瘾。她鼻息微热,紧接着打字。

    小颂:如果我骗你呢?为了得到礼物,为了不受惩罚,假装都完成了。

    他的回答毫无停顿——

    绳师27号:不会的,你本质是个上进的人,你已经对之前的拖延感到沮丧了,只是缺乏执行的动力而已。

    绳师27号:   我会原谅你之前的毛病,约束你接下来的行为。我可以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抓紧,一切都来得及。

    绳师27号:   这是最后一道机会了,你不会欺骗。因为你不想被彻底放弃,对么。

    封雅颂内心震动。

    文字是有力量的,就像屏幕上他说得这些话。

    封雅颂没想到,自己脑海里的想法,有人可以用文字这样直接地描述出来。

    上了这么多年学,她每次偷懒没有完成学习任务,都会不断懊恼。每次考试成绩不理想,她心里都难过煎熬,表面上却要装作不在乎。

    很多心情,她好强地吞下去,不让老师同学知道,更不愿跟父母分享。

    她想要成绩优异,想要变得更好,可却不断被懒惰打败。渐渐地,她都不确定努力是否会有成效了,她自欺欺人地想,或许自己就这样了吧,表面上蒙混过关就行。

    可是有个人确信告诉她,现在开始努力是来得及的。

    你管不住自己,没关系,我来帮你管理,我会对你负责。而你,一定会听话。

    这是两个人间的约定,不被父母,老师,同学,不被其他任何人知道。

    这样的感觉——

    相当于,她在自己心里悄悄开了挂。

    封雅颂这边久久没有回复,这也是一种默认,她将所有的话都听进去了。对方又发来消息。

    绳师27号:好了,现在抓紧去学习吧。

    小颂:嗯。

    停顿一下,封雅颂又打字。

    小颂:谢谢你……

    绳师27号:谢?

    小颂:愿意鼓励我。

    隔着遥远的手机信号,对方或许是轻轻一笑,或许是一声叹气。

    绳师27号:小姑娘,等你工作之后就会发现,学习上的事情,是最容易的了。仅靠努力就能完成,简直一目了然。

    封雅颂犹豫一下,还是询问。

    小颂:那你,已经工作很久了么?

    绳师27号:是。

    封雅颂正在打字,对面又发来消息。

    绳师27号:不用继续问我的具体工作了。

    封雅颂默默把打好的问题删了。

    小颂:主贝之间,要保持神秘么?

    绳师27号:我和女贝确定关系后,会签订一份契约。我的契约里有这样的要求。

    绳师27号:   现实生活中的身份可以隐藏,只要成年了,对自己的行为能够负责就行。

    封雅颂低着眼睛,小心打下一个字。

    小颂:嗯。

    绳师27号:去做事吧。

    封雅颂看了眼时间,已经中午12点了。他短暂的睡眠醒来后,一直在与她聊天。

    小颂:你要继续睡觉么?

    绳师27号:不睡了,我去吃点东西。

    小颂:那我今天用跟你汇报任务么?

    绳师27号:计划表的日期是从明天开始的,今天不用。

    绳师27号:不过这半天,你应该提前完成一些任务,以免接下来的五天里有事耽误。

    封雅颂这边不自觉点了下头。她点了个乖巧的表情发过去,过了两秒钟反应过来,又赶紧撤回了。她重新打字。

    小颂:我也去吃点午饭,然后就去学习。

    绳师27号:好。

    封雅颂开着输入框,还想再聊几句,但却不知要说什么了。她不知道对方的感受,不知道对方跟自己对话会不会感觉幼稚。她从对方的文字里品尝到了强势与亲近,以及淡淡暧昧的氛围,这些都让人不舍得放下手机。

    她的犹豫被对方察觉到了。

    绳师27号:现在不聊了,去学习。今晚睡前可以找我聊天。

    封雅颂意识到,自己光标点在输入框上,对方的手机上会一直有“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

    不过,这也说明他一直在关注着自己。

    封雅颂轻笑了下,赶紧打字。

    小颂:嗯,那晚上十一点半?

    绳师27号:随时。

    又是这两个字。随时。

    封雅颂自己在嘴里念了一遍,感觉这个回答带着宠溺,滋味绵长。

    同时,这个回答又仿佛是一个默认的结束语。

    封雅颂把手机拿到床头柜上充电,去厨房拆了个肉松面包,一边吃一边坐回书桌前。

    她把桌上的杂物都收走,只留一摞作业在桌子中央。她对照着计划表,将每份作业第一次应该写到的页码折上角,待吃完面包,她提笔塌心地做起作业来。

    坐了一小时后,她出去喝了杯水,稍微活动片刻,又很快回到作业面前。

    与他聊天的过程令人上瘾,不过一旦手机放下,封雅颂对别的事情不再提起兴趣,一门心思扑进学习里。

    这似乎是种神奇的效用,就像一粒白色的药片,表面上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一旦吃下,浑身的痛都被止了。

    封雅颂很久没有这么高效的学习了,快五点的时候,她已经将明天上午的学习计划完成了大半。

    封雅颂从桌子抬起头来,感到头脑疲累,但是心里难得轻松。她欣赏似地往回翻看作业,黑色笔记的答案,旁边用铅笔打着草稿,满满当当的思考痕迹,令人踏实。

    封雅颂站起来,刚准备检查一下手机信息,电话响起来了。

    封雅颂在铃声下一秒就接了起来,手机里,封妈道:“学得差不多了吧,下楼吧,接你去吃火锅。”

    封雅颂问:“跟你同事一起么?”

    封妈说:“对,就李阿姨和赵老师。赵老师小学时候还给你上过课呢,还记得吗?”

    封雅颂闷声答:“记得啊……不过我跟你同事真没什么可聊的。”

    封妈说:“那你就多吃点肉,两个阿姨都带着孩子去,你们小孩子相互聊聊天,也不用跟我们聊。”

    封雅颂听到手机里传来小区门禁的声音,问:“你已经开车回来了?”

    封妈:“对啊,回来接你啊,快下楼吧。”

    封雅颂只得道了声好,挂下电话,开始换衣服。

    她脱下睡衣,穿上了牛仔裤和胸衣,然后从衣柜里挑上衣。

    翻了几件,封雅颂意识到自己夏天的衣服很简单,大多都是卡通T恤。

    从小学到高中,学校都严格要求穿校服,其余衣服多了也并没有机会穿,封雅颂确信,班里大部分同学的衣服还没自己多。

    不过这一刻,她看着自己的衣柜,思绪突然跳到了一个多月以后的十一假期。

    那时候,她要和他见面。

    见面时她要穿什么?

    封雅颂带着这个想法把自己衣裤重新物色一遍,没找到一件满意的。

    这时手机又响了,是封妈打来催促的,想必她已经等在楼下了。

    封雅颂快速套上一件白t恤,一边接电话一边照了照镜子:“马上就下去啦。”

    她把齐肩的头发揪了个低马尾,蹬上帆布鞋快速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