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作品:《巴掌印

    早上七点的闹钟响了,封雅颂按掉继续睡。

    封妈洗漱完毕,擦了地板,到卧室叫她起床。

    “起来吃饭了,八点了。”

    封雅颂迷糊着翻了个身,伸手摸了两下,将手机够到手里。

    封妈把被子拎上来:“怎么睡的,被子都盖到地上去了。”她没有把被子给封雅颂盖上,直接在手上叠了起来:“起了起了,抓紧上午的时间,不要又拖到晚上熬夜。”

    她把被子放在床脚,念道:“作息得往前调整调整,还有几天就开学了,别回头早自习起不来床。”

    封雅颂睁开眼睛,感觉熬夜后的困倦充满了整个脑袋顶,她深深打了个呵欠后,瞥见手机屏幕上有几条消息提示。

    她意识一下子清醒了,握着手机翻身爬起来,边蹬拖鞋边问:“吃什么早饭啊。”

    封妈说:“烙了蛋饼,煮得米粥。”

    封雅颂点点头,走出卧室:“我洗个脸。”

    封雅颂走进卫生间,同时听到封妈的脚步进了厨房,开锅盛粥。封雅颂点开手机,看到两三条都是广告和公众号提醒,他的消息其实只有一条。

    绳师27号:之前在外面,手机关机了。

    消息发自今早六点。

    封雅颂将头抵在卫生间瓷墙上,最终回了一个字。

    小颂:嗯。

    她把手机装进睡衣兜里,打开水龙头洗脸。

    封雅颂移到餐桌坐下,将蛋饼夹到面前盘子里。封妈拿了个调料瓶过来:“放番茄酱还是肉酱?”

    “有肉酱?”

    “昨天炸酱面剩下的。”

    封雅颂把番茄酱瓶口打开:“还是卷番茄酱吧。”

    封妈自己舀了一勺肉酱铺在饼里:“自己做得多健康,那番茄酱就图个口味,什么营养也没有。”

    封雅颂吃完蛋饼,一勺一勺舀粥喝。封妈说:“一会儿我跟同事出去逛街。”

    封雅颂:“我听同学说商业街旁边新开了个购物广场。”

    封妈说:“对,今天第一天开业,我就是去那里逛。”封妈把碗放进水池,“你上午抓紧学习,我中午接你出去吃饭。”

    封雅颂说:“别了,你在外面逛街就顺便吃了吧,我自己在家里吃点就行。”

    封妈:“家里又没什么吃的。”

    封雅颂:“有面包啊,我再喝袋牛奶。”她抬起头说,“跟你们同事一起吃饭太浪费时间了,回来就下午了,一犯困再睡个午觉,半天就又浪费了。”

    封妈洗着碗说:“那行,你白天安心学习吧,晚上再好好吃点。”

    封妈收拾了厨房,换上一身逛街的好行头,又对镜画了个妆。她在门口穿好鞋子,把车钥匙装进包里,喊道:“我走了啊。”

    封雅颂在卧室里应了一声。

    封妈出门了,封雅颂在桌前发了会儿呆,然后把物理习题册从书包里拿出来。她捏了捏作业的厚度,叹了口气,摊到空白的第一页。

    封雅颂对物理实在不感兴趣,看着海量的题目只觉得力气尽失,她握了一下笔,又放下了,不由自主把手机掏了出来。

    他没有回复消息。封雅颂认为他多半是补觉去了。

    封雅颂随手点开圈子群,往上翻了几页消息,发现群里正在讨论sp论坛的话题。

    广东-男主-阿多:我刚去找了,那个帖子被删了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哎可惜了,你们都不及时看的

    山西-女贝-忘羡:什么啊?

    广东-男主-阿多:谁有保存么?能不能分享一下啊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只能在线看吧,没法下载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山西-女贝-忘羡,群里有人上传了实践的实拍视频。

    山西-女贝-忘羡:在论坛里嘛?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对,不过他已经删了。

    广东-男主-阿多:能不能让他再传一遍啊,放网盘里也行啊。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人家找到了女贝,已经退群了

    湖南-勿扰-烈叔:网盘资源,上千视频白菜价,加我私聊。

    封雅颂把聊天拉回最底下,默默询问。

    任安-女贝-小颂:你们说的,是什么论坛啊?

    湖南-勿扰-烈叔:网盘资源,上千视频白菜价,加我私聊。

    山西-女贝-忘羡:这算不算打广告啊?

    山西-女贝-忘羡:管理员呐?

    湖南-勿扰-烈叔:我自己收集的sp视频,怎么了?

    湖南-勿扰-烈叔:又没发无关的广告。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封雅颂又发了个疑问的表情。

    湖南-勿扰-烈叔:曼陀论坛。

    湖南-勿扰-烈叔:不过资源太少了,没意思。

    封雅颂点开网页,搜索了一下曼陀论坛,一条条标题看得她瞠目结舌。

    原来这是世上真的存在着这样一类癖好相同的人。之前她与他们隔着一扇门,而现在她握到了一把钥匙,那扇门轰然打开了。

    这时微信蹦出个提醒,封雅颂点回去,是刚才在群里说话的“湖南-勿扰-烈叔”加了她。

    申请备注写着:要视频吗?

    封雅颂没有犹豫,通过了他的申请。

    下一秒,他又发了一遍同样的消息。

    烈叔:要视频吗?

    小颂:是要,花钱买?

    烈叔:五块钱一部,你给我转账,我网盘分享给你

    小颂:百度网盘?

    烈叔:对啊

    小颂:……我得下载一个

    封雅颂上学几乎没什么时间玩手机,偶尔下载也用电脑。

    烈叔:你先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吧

    小颂:我要两部。

    小颂:挑好看的给我吧。

    烈叔:好,十块

    烈叔:微信红包就行

    封雅颂心里稍微犹疑了一下,烈叔立即又发了几个裸/露的视频截图给她。

    烈叔:给你挑了这两部

    烈叔:你网盘账号是什么,我发给你

    小颂:……网盘还在下载。

    烈叔:那先发红包吧

    烈叔:我这都是好资源,十块钱我又不至于骗你

    烈叔:你看着好下次再找我

    网盘下载好了,封雅颂正在登录,他的消息提示却不断蹦出来。封雅颂点回微信,发了十块钱红包给他。

    她很快注册好网盘,又把账号发送过去。

    对方却不再回复了。等了很久,网盘也无人添加。

    小颂:你网盘加我了么。

    小颂:?

    聊天页面,只留着红包已被领取的提示。

    封雅颂心里一阵憋气。

    小颂:骗子。

    小颂:十块钱你也至于骗人么??

    封雅颂有点羞恼,把手机往桌面一搁,起身去客厅倒了杯水。她再回来,手机又有了新消息。

    封雅颂第一时间想,难道误会人家了?她喝着水点开手机,发现不是卖视频的回话了,而是——

    绳师27号:你在找资源吗?

    封雅颂默默把水咽下。

    小颂:……我就是好奇问一下

    小颂:之前不知道还有专门的论坛。

    绳师27号:论坛有很多,但都不太正规,你浏览的时候注意一些。

    小颂:嗯。

    绳师27号:刚才在群里打广告的人,管理员已经踢出去了。

    绳师27号:他没加你吧。

    封雅颂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用手抠抠桌面,然后换了个话题。

    小颂:你睡醒了?

    绳师27号:嗯,刚才睡了几小时。

    紧接着,他盯回原先问题,甚至得出结论——

    绳师27号:刚才那人,你加了他,对吧。

    绳师27号:他骗你钱了吗?

    封雅颂低头打字。

    小颂:……我给他发了红包

    绳师27号:多少?

    小颂:没多少。

    绳师27号:多少?

    小颂:就十块钱。

    两秒之后,他转账了十块钱过来。

    封雅颂为他这举动懵了一下。

    小颂:不用你给我的啊。

    绳师27号:收了。

    绳师27号:以后群里打广告的都别信。

    小颂:哦,可是……

    绳师27号:先收下,再说别的。

    封雅颂犹豫一下,点击了确认收款。

    十块钱,回到了她的微信钱包里。

    钱的数目其实少到无关紧要,只是一个态度的问题,收钱的瞬间,封雅颂意识到了对方对自己的维护意识,以及,自己正在乖乖听话。

    这感觉很微妙,并且后劲十足。

    等了一下,封雅颂继续聊天。

    小颂:你出门,不带充电器么?或者借一个充电宝?

    绳师27号:昨天是个意外。

    绳师27号:朋友出了点事情,在医院待了一天。

    封雅颂不知哪里来的灵感,兀自打字。

    小颂:出车祸么?

    绳师27号:有意思,你怎么知道?

    小颂:猜的。

    绳师27号:很会猜。

    小颂:你朋友他,严重么?

    绳师27号:还算幸运,只有胳膊骨折了。

    绳师27号:麻烦的是,他开得我的车。

    封雅颂感到他原本是不想多聊的,不过被自己无意间打开了话匣。

    小颂:啊,那他要赔你修车钱么?

    绳师27号:不用了,有全额保险。

    小颂:要是我一定让对方赔,借车又撞坏了,太不负责了。

    绳师27号:意外原因,也没办法。他也受伤了。

    小颂:也是。

    绳师27号:你关注事情的角度很简单。

    封雅颂感到不解。

    小颂:嗯?

    绳师27号:你不想知道我开什么车吗?

    小颂:这又是一个考试么?

    绳师27号:不是,这是真事。

    封雅颂干干脆脆地回复。

    小颂:那我不想知道。

    小颂:无论你开什么车,反正都不禁撞。

    聊天上栏“正在输入……”的提示出现,又消失了。

    封雅颂感觉到一种淡淡扩散的氛围,透过屏幕,文字,攀着无形无迹的信号,慢慢成型了。

    她知道他会继续说话,她在等着。隔了一会儿——

    绳师27号:我去翻了一下昨晚的聊天记录。

    绳师27号:你说自己做事习惯拖延,假期有很多事情需要完成,眼看deadline就快要到了,却感到无从下手,是这样吗?

    小颂:嗯。

    绳师27号:只是学习上的事情?

    小颂:嗯……

    绳师27号:把你这几天最紧要的任务拍照发过来,我给你制定一个计划。

    封雅颂看着堆在书桌上的习题和试卷,高中学习,高考真题,这些带着“高中”的字眼一个比一个大。

    她抓了抓头发,打字过去。

    小颂:……我的东西太乱了。

    对面了然回复——

    绳师27号:不方便拍照?

    小颂:嗯,东西有点多。

    绳师27号:那我问你一些问题。

    绳师27号:距离截止日期还剩几天?

    小颂:六天。

    小颂:不对……今天已经过去半天了,其实是五天半。

    绳师27号:好。你有几项任务需要完成?

    封雅颂想了一下,数学和英语作业剩得不多了,可以归结成一项任务。其余的,还有物理化学生物。

    小颂:四项。

    绳师27号:一天只完成一项任务,或者把这些任务平摊到每一天。哪种方式效率高?

    小颂:平摊到每一天效率高。

    绳师27号:好。下面你找一张白纸,在左边间隔地写下五天日期,然后把需要完成的四项任务分配到每一天,在日期后面具体列写出来。

    绳师27号:要除去吃饭睡眠和休闲的时间,制定出切实可行的计划。可以做到吗?

    小颂:现在就写么?

    绳师27号:对,写完拍照发过来。

    绳师27号: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