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作品:《巴掌印

    封雅颂看着这句问话,心里莫名抻紧了。

    她重新点开群聊,在群成员的最后一行里找到了属于他的黑色头像。整个群里,除了管理员“梧桐”,也只有他没有把昵称改成标准形式。

    依旧只是“绳师27号”。

    封雅颂又回到与他的微信聊天,琢磨着打字。

    小颂:是啊。

    隔了两秒。

    小颂:你也是任安的么?

    对方没有回复了。

    封雅颂看着等了一会儿,然后把手机搁在桌面上。她的微信很安静,一条消息提示也没有,不过她突然有种确信的直觉,对方一定在同时与许多人聊天。

    或许他随口问了一句,没有及时得到回复,就把自己忘了。或许她的名字已经被无数条新消息压到了下面。

    “绳师27号”,他是做中介工作的么?做这样近乎公益的事情,他并不挣钱,那他一定是对这个圈子具有很高的热情吧。

    无论怎样,封雅颂认为他一定是个经验很丰富的人。

    封雅颂没有再发第三条消息,她把手机推到一边,注意力回到卷子上。

    卧室里的顶灯亮着,书桌上的护眼台灯也亮着,两盏光圈融合到一起,整个房间的光线明亮而柔和。

    封雅颂趴在桌前写数学试卷,她感到头脑难得清明,思路清楚,最后一道大题也耐心算到了最后一问。她放下笔,抖了抖卷子,拿出红笔对着答案纠错,然后把有意义的错题誊写到错题本上。做完这一切,她听到封妈遛弯回来了。

    封雅颂将剩下半杯西瓜汁喝了,端着杯子走出卧室。

    封妈接过杯子冲着水龙头顺手洗了,问:“学累了吧。”

    封雅颂跟到她旁边:“我刚刚写得数学模拟卷,算了一下差不多能得130分。”

    封妈侧脸看向她:“不错啊,比期末进步多了。”

    封雅颂:“这张卷子比较简单啦。”

    封妈把杯子沥沥水,搁到架子上:“高考数学能考到130就好。”

    封雅颂说:“不行啊,我理综不好,就数学和英语好点,我数学得奔着140去的。”

    封妈舒心一笑:“有目标就好使劲了。”她擦擦手往客厅走,“你晚上还洗澡么?要不明天起床再洗吧。”

    封雅颂看了一眼挂表:“还不晚呢,我洗一个吧。”

    封妈说:“要洗快点去洗,都十点半了,回头睡觉又得12点了。一直跟你说,早点睡早点起效率更高,早上人的头脑都清楚……”

    封雅颂赶紧钻进卫生间,将后半句唠叨关在门外。

    扳起开关,花洒淋下来,水汽蒸腾。封雅颂抹好护发素,将头发用皮筋揪起来,然后给身体擦沐浴露。

    泡沫从脖子抹到脚跟,封雅颂双手揉搓浴花,鬼使神差地走到镜子面前。她抹开镜面上的白色水汽,照见自己的脸上潮热泛红,布满水珠。

    她又侧过身来,仔细看自己的身体,然后收腹挺胸,让曲线更鲜明起来。镜子里,她单薄的肩背,像是收起的蝴蝶翅膀。

    封雅颂回到花洒底下,仰起头冲水,将身体泡沫和护发素一起冲干净。

    洗完澡,封雅颂打开浴室门,插上吹风机开始吹头发。

    封妈已经躺到床上看电视剧了,声音从主卧里传过来:“头发彻底吹干,要不睡觉起来头疼。”

    封雅颂大声答应了一声。

    等吹干头发,又磨蹭了一会儿,已经十一点半了。封雅颂往回走:“我睡觉去啦。”

    封妈在床上嗯了一声:“客厅灯关了。”

    封雅颂把客厅灯熄灭,然后回到自己卧室关上房门。

    她拿上手机,关灯躺进枕头里,看到了一条新的微信消息。

    绳师27号:对。

    消息发自十一点。半个多小时以前。

    封雅颂侧转脸来,单手打字。

    小颂:我刚刚去洗澡了。

    小颂:好巧,没想到还能碰到老乡啊。

    她打完字,点到圈子群里翻了翻聊天记录,再回来,对方已经回复了。

    绳师27号:很难得。

    封雅颂发了个微笑脸。

    绳师27号:想找男主是吗?

    封雅颂意识到,他现在似乎不忙了,可以即时与她对话。她在被窝里轻轻呼吸,终于打出了自己心中的问题。

    小颂:找一个男主,具体可以做些什么?

    绳师27号:之前没有实践过?

    小颂:没有。

    小颂:我感觉群里大部分人都只是感兴趣的。

    小颂:这个实践群是你建的么?

    绳师27号:怎么确定自己是女贝的?

    他并没有跟着她聊天走,只是自顾问着问题。封雅颂手指不经思考,闷声按着打字。

    小颂:我从小就爱看有打屁股情节的视频,今天才知道这个有专门的称呼,还有实践的说法。

    绳师27号:爱看不代表能接受。

    小颂:我可以接受。

    绳师27号:自信。

    封雅颂看着这简短的两个字,不确定他是嘲讽,还是单纯评价。她点了个傻笑问号的表情包出去,又打字。

    小颂:你在给我考试么?

    绳师27号:是。

    小颂:那我合格了么?

    绳师27号:你想认我当男主吗。

    小颂: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么?

    绳师27号:你想认我当男主吗?

    封雅颂在床上翻了个身,感到困意消失得无影无踪。事实上,自从她询问找男主可以做什么,她心里的兴奋就一点一点鼓动起来,像是沸水冒起小泡。

    小颂:有点想。

    绳师27号:那考试还没有结束。

    封雅颂嘴角悄声笑了一下,为这平板而严厉的语气。

    小颂:那你继续。

    绳师27号:你的需求有什么?

    小颂:体验一下被打的感觉?

    绳师27号:除此以外的。

    小颂:比如……?

    绳师27号:你方便打电话吗?

    封雅颂心里一跳,赶紧打字。

    小颂:太晚了,我家人都睡了。

    聊天窗口上方出现“正在输入……”的提示,然后又消失了。他率先发了两个字过来。

    绳师27号:比如。

    绳师27号:多久实践一次?工具有没有特别的偏好,是手,戒尺还是其他?期望sp在事前,事后,还是伴随进行?喜欢被捆绑吗?喜欢强制高潮吗?

    绳师27号:你有兴趣和幻想,那一定有更具象的场景。你需要把心里的那个场景,如实描述给我。

    他打字很快,手机屏幕一下被这些文字占满了。封雅颂感到脸“刷”地热了起来。

    小颂:实践的时候,一定要那个什么吗?

    绳师27号:什么?

    封雅颂在表情包里快速翻找,终于发了个“你懂得”的表情过去。

    “正在输入……”的提示再次出现,又消失了。他言简意赅——

    绳师27号:你不想要有性的实践。

    小颂:嗯。

    封雅颂按出一个字,然后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呼吸。她在与一个真实的人聊天,仅仅是几个文字,仅仅是几句问话,传达的含义却是那样直白,令人头脑兴奋。

    她还是,太没见过市面了啊……

    手机屏幕很快又亮起。

    绳师27号:抱歉,我不接受有伴侣的女贝。

    封雅颂愣了一下,意识到他误会了。

    小颂:我没有伴侣。没有结婚,也没有男朋友……

    隔了一会儿,对方回复了稍长的一段话。

    绳师27号:主贝实践,是一个打开自我,完全坦诚的过程。不需要对真实的内心有任何隐藏,否则,你也得不到期望的那种愉悦感受。

    小颂:我知道……可我只是想要单纯的实践一下。

    绳师27号:你需要再想一下。

    小颂:实践都一定要发生关系么?

    绳师27号:我只是给你一些建议。

    小颂:那样的话,又和约炮有什么区别?

    封雅颂鼓着一口气打字。夜深了,兴奋了,大着胆子,什么都敢聊了。

    对面很快平静回复——

    绳师27号:都是满足欲望,不需要有区别。

    小颂:我以为这个圈子的人,只是单纯的打和被打,双方就可以产生兴奋。

    绳师27号:或许也会。

    小颂:你呢?

    绳师27号:我一段时间只收一个固定的女贝,但只进行有性的实践。

    小颂:那就是长期炮友喽?

    安静了几分钟。

    这段时间里,并没有“正在输入……”的提示,对方只是单纯地停顿了。

    封雅颂不知道他是皱了下眉,还是笑了一下,或者只是视线从手机上无所谓地瞥开了。她无法对对方的真实模样进行任何想象。

    他还是回复了。

    绳师27号:知道吗,我很想听一下你真实的语气是什么样的。

    绳师27号:只看字面,我认为你想跟我吵架。

    绳师27号:是这样吗?

    封雅颂咬了下唇,往前一翻,那些聊天记录,那些直接的文字,都不像是自己打出来的。

    绳师27号:我给你微信电话聊一下。

    小颂:别别别,别打电话。

    打完字,封雅颂赶紧把手机音量调成静音,她屏息盯着屏幕,万一真有电话过来,她一定不敢接起来。

    一方面是怕被隔壁卧室的母亲听到,一方面,真实的声音一交谈,她一定又会缩成安分乖觉的模样了。她可没有勇气对着话筒和一个陌生男人讨论打屁/股的话题。

    对方没有打过电话来。几秒之后,消息跳出来——

    绳师27号:呵,小姑娘。

    封雅颂握着手机,在这字面背后,体会到了带着轻笑的柔和语气。她心里轻微一动,感到对方是一个强势的人,同时,又具备一定的涵养。前者带给人被征服的快感,后者又令人感到安全。

    阔静的夜晚,窗外蝉鸣不断,空调轻轻震响,她听到了自己微烫的呼吸声音。

    小颂:你,真的不接受单纯的实践么?

    绳师27号:说实话,我没有试过。

    小颂:那你,想试一下么?

    绳师27号:群里那么多人,就看上我了?

    小颂:跟你聊得比较多,感觉他们都不太靠谱,而且……

    小颂:我们又离得这么近。

    小颂:   你问了我很多问题,你目前,也没有女贝的,对吧。

    打完这些话,封雅颂手心有些出汗,但她又同时确信,对方不会进一步拒绝。

    绳师27号:现在我们离得并不近。我在北京工作,十一才回任安。

    小颂:哦……

    绳师27号:你这些天再考虑一下,如果实在感兴趣,十一我们可以约出来见一面。

    绳师27号:我带你实践体验一次,看跟你想要的是否一样。

    绳师27号:不过在我们确定下来之前,先不签契约。

    绳师27号:小姑娘,这样可以吗?

    封雅颂看着这一行行消息跳上屏幕,感到心里一阵异样地悸动。熟悉的卧室里,黑暗的空气似乎具象起来,有温度,有形态,包裹在人的身上,沉重而燥热。

    小颂:好啊。

    小颂:那十一之前,我可以跟你聊天么?

    绳师27号:随时。

    小颂:你还会找其他女贝么?

    绳师27号:不了,这段时间等着你。

    封雅颂不禁微笑,她打字“那你之前有过很多女贝么?”,然后又删掉了,这个问题适合更熟悉一些再问。

    她又打“你的名字为什么叫绳师27号?”,然后也删掉了,问别人的网名似乎有些幼稚。

    封雅颂撩了一下头发,贴着枕头重新躺好,她使劲思考,却突然丧失灵感,一时不知道要聊些什么了。最后,她终于找到了个问题发出去——

    小颂:实践,会很疼么?

    绳师27号:会,痛感要达到你难以忍受的那个点,事后才会畅快,但不会受伤。

    绳师27号:第一次实践,我都会规定一个安全词。了解你身体的承受能力之后,下一次我就可以掌控了。

    小颂:那……

    绳师27号:那?

    小颂:……我不知道要问什么了。

    绳师27号:那就睡觉吧,已经一点了。

    小颂:你不睡么?

    绳师27号:你不困,是吗?

    小颂:嗯,越聊越精神了。

    绳师27号:那这样,跟我说一下你目前的压力吧。

    绳师27号:喜欢被责打的人,尤其是女贝,大都希望有一个人管理自己,用一种严厉而亲昵的方式。你希望我约束你什么?

    封雅颂心底下那根弦被拨动了一下,她斟酌着打字。

    小颂:我做事很拖延,比如,这个暑假我明明有很多任务需要完成,却一直拖着,一转眼假期只剩下几天了。

    小颂:接下来一年我要考研,所以是很关键的一年。我需要规划好时间,很努力地学习,但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坚持做到。

    小颂:你可以,督促我么?

    不知是什么思绪推使着,封雅颂决定继续穿着大学生的身份,于是她用考研代替了高考。消息发过去,封雅颂又读了一遍,确定没什么漏洞。

    她握着手机,等了几分钟,对方却始终没有回复。对话栏上方“绳师27号”几个字安安静静显示在那里。

    绳师,捆绑,之后呢,又要做什么?

    封雅颂浮想联翩,点开了他的头像图片看,突然发现他的头像不只是纯黑的。她将图片放大,看清左上方有个方形光点。

    像是一栋隐在夜色里的漆黑大楼,只有一扇窗户亮着。

    那光线很微弱,不过已经是浓郁夜色中唯一的光亮了。足以打破黑暗,使得整个图片一下子厚重起来。

    封雅颂翻了几次身,侧着看手机,趴着看手机,最后握着手机睡着了。

    熟悉的房间,陌生而异样的心绪悄悄扩进了梦里,她睡得不安稳,后半夜迷迷糊糊拿起手机查看一遍,还是没有微信消息。

    戛然而止的交谈。他去做什么了。他发现了自己装作大人么。他还会回消息么。

    封雅颂眼皮一耷,再次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