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品:《巴掌印

    这段故事从哪里开始讲比较好?

    这样,先介绍一下。

    女主人公叫封雅颂。

    她妈是语文老师,诗经倒背如流,嫁了个姓封的,正好借这个读音,给女儿取名为封雅颂。取完了挺开心,觉得这名字某种程度上阐释了自己的文学素养。

    她爸是国企单位工程师,工作常年在国外,平均三个月能回家呆上几周。小时候会给封雅颂从机场带巧克力,后来不知哪次开始,就不带了。

    封雅颂是独生女,计划生育正好卡在了他们这一代。

    封雅颂脑子不算笨,打小成绩还不错,偶尔作业偷个懒,偶尔考试传纸条,偶尔熬夜看小说,都能蒙混过关。封妈监督了她整个小学,发现女儿很乖很自觉,也乐得清闲,安心放养。有时封妈跟同事唱歌聚会,回家晚了,封雅颂已经写完作业乖乖上床睡觉了。

    封妈一边洗脸一边跟封爸视频,然后举着手机,欣慰地照一下女儿的睡颜,把她的房门带上。

    封雅颂从小零花钱不缺,她爱吃的零食就那么几样,但喜欢买好看的文具,附近的几家文具店每周都去转两次。封妈也不限制她与电子设备的接触,初中时她就有了自己的手机,但每次母亲在家,她看电视或用电脑,都会主动跟母亲请示,这个习惯到了高中一直未变。

    说了这么多,有个事要尤其一提。

    不知道其他小孩多大开始对男女事情感到好奇。

    封雅颂小学用浏览器查资料时,网页侧面常常蹦出诱惑的图片,点进图片,几下之后,往往就能跳转到一个黄色网站。那时网络监管不像现在这么严苛,网站大都可以在线观看。

    每每晚上封妈不在家,封雅颂就抱着作业坐在电脑前,熟练地点开网址,一边用最小音量播放影片,一边写作业。这件事还锻炼了封雅颂的两项技能,一是听到楼道脚步声后迅速关机的技能,一是清空网页历史记录的技能。后来封雅颂发现了浏览器有无痕浏览的选项,这个发现大大加快了她的关机速度。所以,计算机都是玩出来的,果然不假。

    再后来啊,封雅颂学会了输入关键词搜索自己心仪的片子类型。

    她发现自己对那些体位多变的过程不感兴趣,对那些哀戚销魂的呻吟不感兴趣,她喜欢得是片子里男主给女主屁股来上几巴掌的片段。肉感部位拍打出红印,清脆而羞耻的声音。

    没有过分的伤害,只是点到为止的惩戒,那种疼痛与温柔,令人兴奋。

    而此类桥段往往发生在前戏时,一般这些片子的关键词,都有“管教”,“惩戒”之类字眼。有时男主是教师模样,女主是没完成作业的学生,需要撑着讲台撅起屁股接受惩罚。有时男主是严厉的继父,女主是犯了错误的女儿,需要趴在继父腿上被掌掴。有时是上司和女下属,有时是军官和女间谍……这个时候人们的想象力与创造力都尤其丰富起来。

    封雅颂从小没有挨过打。

    她很听话,连挨骂都少。

    有一天晚上,封雅颂放下写好的作业本,来到全身镜前。她褪下裤子,扬起手来,尝试性地拍打了一下。

    令人沮丧,自己打自己,胳膊姿势别扭,很难打出力道,也没有一点感觉。

    就像自己无法给自己瘙痒一样。

    厕所窗户开着,有丝丝凉意,封雅颂伸手摸摸屁股蛋,然后把裤子提上了。

    长大一些后,封雅颂明白了男女间那些事情,学习也渐渐忙碌,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打开网站。再用时,那个可以输入关键词搜索影片类型的网址已经失效了。

    封雅颂认为自己不属于抖M,她怕疼,也怕受伤,对打屁/股的执念或许只是欲念初生带来的懵懂心情吧。她偶尔还是会在视频网站搜索此类关键词,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收获,但那只是一种习惯性的小爱好,无伤大雅,不是么。

    你看,介绍完主人公,果然就知道怎样讲这个故事了。

    高二暑假,临开学前一周的晚上,封雅颂还剩大量作业没有完成。

    高二结束的期末考试,她的成绩并不理想,尤其是物理,只能将将及格,这与她的目标相差甚远。初放假时,封雅颂就给自己订好了周密详实的学习计划,物理要把五三的基础知识部分题目刷一遍,化学生物要把知识点整理出来,查漏背诵,再练几套高考真题……一个月的假期“刷”一下就过去了,别说多做练习题,连基本的作业都没怎么动笔。

    越有压力,越是拖延,封雅颂在学习桌前坐了一天,一本小说都快看完了,摊开的试卷却依旧没有落笔。吃了晚饭又回到屋里,封雅颂心里失落又浮躁,今天一过,假期就只剩下六天了。

    假期已经荒废,后悔已经晚了,封雅颂甚至开始恐慌开学。她茫无目的地玩着手机,点开微信看看公众号,点开微博瞅瞅热搜,点开知乎翻翻帖子,页面下滑,封雅颂在推送里看到了一篇帖子——

    【你也许知道SM,但你知道SP吗?】

    封雅颂百无聊赖打开网页,搜索了一下SP是什么,然后愣住了。

    SP是Spanking的缩写,也就是“打屁股”,是一种助“性”手段,也是一种小众的癖好。

    封雅颂快速点回刚刚的帖子,文章里简单介绍了一番,最底下留了一个微信号。

    【加微信进群,SP实践圈子,认同城主贝。微信:xxx   】

    窗外天已经黑下来了,老小区吵吵闹闹,遛弯的聊天声,孩童的嬉闹声,伴着燥热的蝉鸣,交织成这个暑夏里最平常不过的夜晚。

    封雅颂临窗坐在桌前,感觉冥冥之中,自己曾经那个隐秘的,难以解释的心理被点亮了。

    封雅颂将号码复制下来,点开微信添加进去,犹豫一下,按下搜索。

    页面立即跳到了资料页。

    微信号主是纯黑色的头像,昵称是“绳师27号”。昵称旁边有一个蓝色小人,代表性别,男。除此之外,没有更多信息了。

    或许是昵称很隐晦,或许是头像太简洁,又或许是她意识到了这个微信号背后,真真实实存在着一个人。封雅颂心里突然滑过兴奋,是悄悄做坏事时才能带来的那种感受。

    封雅颂在好友验证申请里修改几遍,最后写下:对SP圈子很感兴趣。

    点击发送,等了几分钟,没有立即通过申请。封雅颂把试卷拖到面前,心不在焉地做了两道选择题,又瞅了一眼屏幕,这时房门被敲响了。

    封雅颂赶紧把手机一按,扣在桌面上。

    封妈扭开门,探进头说:“出来吃西瓜吧。”

    封雅颂说:“我等会再吃。”

    封妈:“吃点水果活动活动,劳逸结合,别一直坐着。”

    封雅颂看向门口:“妈,我做题要计时的,做完这份卷子再吃。”

    封妈:“那行,你学吧。”她又说,“我下楼跟李阿姨她们遛弯去了啊。”

    封雅颂点头:“去吧去吧。”她的目光重新看回试卷。

    房门“咔”关上了。

    封雅颂把手机拿起来,点开微信,发现好友验证已经通过了。

    消息页里,一行可以开始聊天的提示挂在上面。

    封雅颂往下滑着翻找,想找到一个合适的表情包,不要沙雕,要可爱,但又不能太亲密。最后,她选定了一个托着下巴的兔子,还没点发送,对方的消息先过来了。

    绳师27号:女主还是女贝?

    封雅颂没有直接回答,思考着打了一串话发过去。

    小颂:我看到了你们的帖子,刚知道SP这个名称,很感兴趣,只是想先加群了解一下。

    对方的回复几乎是立即的。

    绳师27号:群分很多类型。

    绳师27号:喜欢主动还是被打?

    这样直接的问话,令封雅颂心头跳了一下,她默默打字。

    小颂:……我应该属于女贝

    绳师27号:好。

    下一秒,她被拉进了一个群聊——

    【实践圈子(女贝寻主,禁广告)】

    群里很热闹,原先正在聊天,很快一条条欢迎新人的消息就开始刷屏了。

    封雅颂不知该说什么打招呼,于是点了个表情发出去。她点开群简介,打算先了解一下,这时房门突然一响。

    封雅颂立即把手机扣在桌面上。

    封妈端着马克杯走进来:“我把西瓜榨成汁了,要不你一晚上也不记得吃。”

    封雅颂惊魂未定,看着封妈快走到桌边,才想起来应了一声。

    封妈把杯子搁在桌角:“学一会儿就站起来活动活动啊,坐久了对腰和颈椎都不好。”

    封雅颂目光一扫,看到桌上试卷上只写了两道填空题,其余都白花花的。她心里一下就紧张起来,好在封妈并没注意,放好杯子,闲闲地往外走。

    封雅颂微松了口气,问:“你不是去遛弯吗?”

    封妈说:“这就下楼了。”她又嘱咐,“西瓜汁赶紧喝啊,回头氧化了。”

    “知道,这就喝了。”

    房门关闭,封雅颂往椅子后一靠,竖着耳朵听。

    封妈的脚步移到大门口,停顿穿鞋后,开门下楼了。

    封雅颂重新拿起手机。

    群消息转眼就刷成99+了,一个叫“梧桐”的管理员连续@了她好几次。

    “新人请把备注改成‘城市-身份-昵称’形式”

    城市和昵称好说,身份,要怎么填?

    封雅颂点开群成员,看大家身份一栏写得大都是男主,女贝之类的。

    封雅颂明白了,把自己备注名改成了“任安-女贝-小颂”。

    刚改好,群里就有几人热情地找她说话。

    天津-男主-墨寒:我们离得近啊,加个好友吧

    广州-男主-00   :小颂,我加你了,通过一下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你广州的搀和什么?

    广州-男主-00   :???任安是哪里啊?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在河北,离北京很近

    天津-男主-墨寒:离天津也近啊

    封雅颂回了个尬笑的表情。点出群聊,她发现自己收到了近十条添加好友请求。

    一个个看过去,除了在群里说话的,还有几个没说话的男主,也都添加了她。

    这样热情,后面隐隐透出不怀好意。

    封雅颂清楚。

    不过她加这个群的目的,也没有多单纯。她很想要长长见识。

    封雅颂先通过了天津和河北两个男主的好友请求。

    河北的立即放弃群聊,找她私聊。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想找个主人吗?

    小颂:还没想过,先加群看看。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哈哈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是不是特别想搞一次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你是上学的,还是上班的

    小颂:在上学。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大学吗?

    封雅颂犹豫一下,决定瞎编。

    小颂:嗯,快毕业了。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厉害厉害,做我的女贝吧

    封雅颂不懂厉害的点在哪里。

    小颂:哈,我就是先了解一下。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我不管啦,好不容易遇到个年龄相仿的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感觉哪都合适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我应该比你大两三岁,我在银行上班

    封雅颂发了个丑拒的表情。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我是认真的,我想跟你发展成夫妻主贝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培养感情,遇到合适的,能幸福一辈子

    小颂:以后有机会的。我先不聊啦。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你在干嘛?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我影响到你了吗??

    小颂:我在学习……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可以给我发张照片当背景墙吗

    小颂:不用了。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想跟你好好处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真的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好不好

    河北-男主-上帝之手:给我发张照片看看吧

    封雅颂点了几下,把他删了。

    她呼了口气,看到天津的男主也给她发了微信。

    天津-男主-墨寒:嗨,你好啊

    小颂:嗨。

    对方同时也在群里聊天,隔了两分钟才回消息。

    天津-男主-墨寒:入圈多久了

    小颂:今天刚刚接触。

    天津-男主-墨寒:新人啊

    小颂:嗯哈。

    天津-男主-墨寒:就是感兴趣?

    小颂:嗯。

    天津-男主-墨寒:好啊,了解了解挺好

    天津-男主-墨寒:我们离得不远,有机会请你吃饭啊

    封雅颂回了一个笑容表情。

    对方没再说话,似乎对新人不大感冒,继续和群里其他人聊天去了。

    封雅颂端起杯子喝西瓜汁。

    这跟她想象的不大一样。

    封雅颂平时微信用得很少,几十个好友里,除了亲人就是同学。一直在学校的环境中,她也几乎没机会与社会上的人聊天。

    但她是个很敏感的人,一个人光是搭讪方式都不靠谱,又怎样延伸到现实生活中进一步接触呢?

    放下杯子,封雅颂把一直蹦着消息提示的大群屏蔽了,把好友申请记录清空了,把聊天记录也一条条都删了,最后消息栏只剩下一个“绳师27号”。

    点开来,他最后说得,是一个“好”字。

    很简短,前面的问话也是机械性的,似乎将她拖进相应群里,任务就完成了。

    封雅颂手指左滑,把他的消息记录也删了。

    微信页面空空荡荡,封雅颂心里突然卸了力,或许有些幻想终究只能是幻想吧。她搁下手机,开始专心做卷子,一口气写完了选择和填空。最后一个抛物线填空,她算了十多分钟,终于得到了结果,想着对一下答案找找成就感。

    翻开答案,她又下意识打开手机看了一眼。

    刚刚删除干净的微信页面,那个黑色头像又跳了出来。

    封雅颂有些意外,点开来,看到他问——

    绳师27号:你是任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