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把她关在更衣室狠狠操

作品:《言教授,要撞坏了

    演完话剧,阮谊和提着裙子走下舞台,正准备去幕后更衣室换回自己日常装束,却在走到更衣室门口时被人从身后箍住,还捂紧了她的嘴。
    “安分点,”身后的男人在她耳畔低声警告。
    “……老师?”阮谊和困惑地问:“你今天怎么也来了?”
    言征冷笑,把她顺势抱进了更衣室,紧锁住更衣室的门,脱掉自己的西装外套丢在一旁,动作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阮谊和吓呆了,她知道言征做爱时有多疯狂,可这是在更衣室啊……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同学要过来……这要是被人撞见了,她还怎么有脸在学校接着上课?
    “早知道就不该辅导你的物理,不然你也不会考到Q大勾引男人了。”言征把她推倒在更衣室的高脚板凳上,捏着她的下巴,凌厉地盯着她。
    “我……我只是和任学长一起演话剧而已,角色是抽签选到的……”
    “是么?”言征修长的手指在她柔嫩的面颊上轻轻抚摸着,“我看你们是假戏真做吧。”
    “不是,真的不是……”阮谊和连连摇头,哀求道:“回去做好不好?不能在这里……会被人看见的……”
    “看见又如何?怎么,你怕任明生那小子,发现你其实就是个碰下奶子就会高潮的小荡妇?是个天天含着老师鸡巴的小骚货?”
    他低醇悦耳的声音说着这些污言秽语,不但没有下流的感觉,反而多了几分性感。
    阮谊和被他说的面红耳赤,却又无从反驳。
    长指挑开了襦裙前襟,鲜嫩鹅黄色襦裙下竟然藏着一件粉红的肚兜,上面还绣着荷花样式。
    单薄的肚兜被那一对饱乳撑得鼓鼓囊囊,全靠系在颈间那根细细的绸带才撑住了它。
    言征看得猩红了眼,故意隔着小肚兜同时捏住她的两个小奶头,骤然提起来,又用拇指狠狠按下去。
    “疼……”阮谊和嘶嘶抽气,往后缩了又缩。
    “呵,一边喊疼,一边流淫水,”言征嘲讽地笑着看她:“怎么浪荡成这样?”
    “我没有……”
    “还说没有?”言征撩起她的襦裙,大手探进小内裤中,两根长指直接在那湿润娇嫩的小花穴狂捣,激起横飞淫水。
    被他指奸了……
    阮谊和紧紧捂着嘴,生怕自己呻吟出声,被别人听到……
    “有人吗?”
    门口传来拍门声。
    “咦,怎么门锁了……”门口的女生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就走开了。
    阮谊和担惊受怕地拉住言征的手,泫然欲泣道:“不要在这里……求你……”
    “在这里更刺激,不是么?”言征修长的手指抠弄着她温软的小穴,“宝贝,要高潮了?”
    那宋式襦裙太长,晃晃荡荡地阻碍着言征玩弄她的小嫩穴,言征直接将她这件襦裙剥光,让她美好的肌肤展露无余。
    “阮阮穿肚兜的样子可真诱人,”言征低叹:“任明生也看到过你这副模样么?”
    “没有……”阮谊和双手捂在胸前,又被言征移开了她的小手。
    男人吻了吻她的嘴唇,又在她脖子上细细地亲吻、含吮,留下暧昧的“小草莓”。
    吻到那细绳拧结处,他竟然咬开了松松垮垮的绳,粉色小肚兜缓缓滑下她胸部起伏处……
    言征握住其中一只绵软的奶子揉捏起来,一边把玩着这可爱物件,一边看着阮谊和咬着嘴唇不敢哼唧的可爱表情。
    “阮阮的大奶子好像被老师揉成D杯了,”言征用舌尖轻轻舔了舔她的小奶头,牙齿厮磨着这娇嫩敏感处,待她已经被撩拨得媚眼迷离,又问:“阮阮要怎么报答老师呢?”
    “嗯……啊……不知道……嗯嗯……你、你轻点……”
    “不如肉偿吧,”言征把她扶起来,又说:“今天站着操阮阮,好不好?”
    “嗯啊………顶、顶进去了……好深啊………”
    肉冠无情碾磨着最深处,引起淫靡的“滋滋”水声,他大幅度地抽插着,每一下都把她弄得快慰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