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穿着情趣制服在他面前自慰(下)

作品:《言教授,要撞坏了

    粗大的自慰棒挤进了又紧又窄的水嫩小穴,随着剧烈的震动溅起了无数蜜液,碰撞着肉穴里每一处敏感无比的褶皱,而小肉穴越是被猛烈撞击,越是把自慰棒吸的更紧,任由自慰棒上的粗砺颗粒狠狠碾磨内壁。
    “乖孩子,自己拿着。”
    男人循循善诱,牵着阮谊和的小手,让她自己握住那根自慰棒,往淫水乱流的小蜜穴里送的更深些。
    “啊……啊啊啊………不要………受不住了……”
    她媚眼如丝地躺在大床上任凭言征摆弄,两次高潮过后,面色若桃花般粉嫩诱人,红唇微微张着,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的口水。
    “呜呜呜……不要它……”阮谊和意识模糊地把那根沾满了蜜液的自慰棒抽出来,下身的极度空虚感让她愈发淫荡,竟然主动攀上了言征。
    穿着诱人情趣水手服的女孩泪眼朦胧,可怜兮兮地用双手勾住言征的脖颈,整个柔软的娇躯都贴在他身上磨蹭,拖着哭腔撒娇说:“不要这个东西,我要你………”
    言征邪肆地勾了勾唇角:“是自慰棒弄得舒服,还是叔叔弄得舒服?”
    “你……”小姑娘被欲望逼迫得不知羞耻,主动亲了亲男人的薄唇,撒娇说:“快点操我~小穴里好痒………”
    她真的是被自慰棒折磨得意识模糊了,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让言征的大鸡巴来填补小穴里的空虚感。
    言征不紧不慢地问:“还喜欢那个学长吗?”
    “呜呜……不喜欢了…”阮谊和哼哼唧唧地啜泣着,讨好般地说:“我只喜欢你……快给我吧………”
    “喜欢我什么?嗯?”
    “喜欢……喜欢你用大鸡巴操我………”
    清纯可爱的小少女却说着如此淫荡不堪的话语,她还不知道,言征又给她用了催情的媚药,那种媚药能让她变得淫荡,不断地发情。
    言征却不立即满足她,反而拿出更多道具来挑逗她。
    先是把那根湿淋淋不断震颤的自慰棒重新塞回了她的小穴,又是将跳蛋隔着衣服按在她的小奶头上,阵阵快感上下袭击,应接不暇。
    又将食指伸入她的小嘴,拖出一条晶莹的细线,用沾湿的食指来回弹拨她的小红豆,整个小红豆都变湿漉漉的,像是花朵被露珠滋润过一般娇艳欲滴。
    “嗯……”阮谊和被玩弄得快慰至极,舒服得娇声嘤咛不断,小手却仍然贪心地揪着言征的衣袖,迷蒙着一双亮晶晶的葡萄眼问:“你今天怎么不操我啊?是不是……那个出问题了呀?”
    ……她真的是吃了媚药,才有胆子说这些淫荡话。
    男人轻轻舔了舔她的耳垂,在她耳畔问:“就这么想被我操?”
    “嗯……”
    “那就让阮阮看看,它到底有没有出问题。”
    睡袍落下,沿着男人的腹肌往下看,那雄伟的巨物早就勃起,硬挺的骇人。
    “你…你进来嘛……”阮谊和娇声说:“都这么烫了………”
    “那这次挨操,不准哭鼻子,”言征半哄半骗:“能做到么?”
    小少女茫然摇头。
    言征继续威胁:“不能做到的话,就把你操的下不来床。”
    “那…那你就把我操的下不来床吧………”阮谊和心急如焚,直接握住了那根粗长滚烫的大鸡巴往小穴里塞。
    自慰棒虽然爽,但远远不及言征的肉棒……
    “嗯啊……嗯……塞满了……呜呜呜……又要高潮了……”
    “啊…啊啊……老师…轻一点呀………撞到顶了……会坏的……”
    ………
    那肉棒被小穴包裹得毫无缝隙,层层挤压着、含吮着,滋味简直妙不可言。
    而酥麻感直接从G点传向大脑,阮谊和一边痉挛着,一边潮吹喷水,双手紧紧扣着身下的床单,难以抑制得呻吟连连。
    “宝贝,叫声叔叔。”
    “嗯……叔叔……你操的阮阮好舒服啊………”
    言征无声笑了笑,看来还真得对这丫头用点药,果然她在床上这淫荡的一面比平时更可爱。
    ps:作者君放假辣,每天满66珠珠加更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