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穿着情趣制服在他面前自慰(上)

作品:《言教授,要撞坏了

    “不、不用,我自己来吧,”阮谊和面颊绯红,从任明生手里接过碘酒和棉签。
    “那好吧,”任明生笑着问:“你怎么这么容易脸红啊?跟我以前印象里那个“校园小魔女”很不一样啊。”
    那还不是因为你才脸红啊……
    阮谊和正要开口,却见那位禽兽般的言教授迈着大长腿向这边走来。
    他怎么来了?!
    任明生也看到了言征,礼貌地说:“言教授好。”
    言征随意点了点头,径直走到阮谊和面前,自然而然地把她手里的碘酒棉签拿过去。
    这高大的男人蹲在她腿边,朝她流血的膝盖轻轻呵气,说道:“明天开始不去军训了。”
    温热的呼吸拂在伤口处,痒痒酥酥的,阮谊和的双腿都在微颤。
    任明生在一旁默默看着言教授给他的“侄女”擦碘酒,总觉得这两个人不是普通叔侄关系那么简单。
    “轻点……好疼…”
    碘酒碰到伤口后立即引起火烧火燎般的痛,何况她本来身体敏感度就高,现在整个人都在下意识往后缩。
    “那小阮学妹,既然你叔叔来了,我就先走了。”任明生说着,“言教授,回见。”
    “嗯。”
    ………
    等任明生走后,阮谊和背后一寒,总感觉言征又要欺负她了……
    “小阮学妹,”言征回味着这个称谓,嘲讽地笑了笑:“怎么,故意受伤了去勾引学长,讨他的同情心?”
    他的大手捏着她的小腿腕,加重了力度。
    阮谊和被冤枉后也很不爽,气呼呼地说:“我就是故意摔伤了勾引他,怎样?你管的着吗?”
    “你最好挨操的时候也有这种脾气,”言征冷冷说:“军训给你取消了,这几天不准住在学校。”
    “你这是非法囚禁。”
    “是又怎样,”言征在她耳畔低声威胁:“你那些视频和照片要是传到网上……”
    “变态!禽兽!”
    然而禽兽教授言征不怒反笑,摸了摸阮谊和的头算是安抚她,说:“乖侄女,跟叔叔回家。”
    她的一切反抗,归于无效。
    —————————————
    浴室里满溢着沐浴乳的芳香,暧昧不明。
    小少女赤裸着白皙幼嫩的身子站在花洒下,任由男人将花洒的水冲刷在她身上。
    温热的水流对准了粉嘟嘟的小奶头,微微的冲击力就让脆弱的小奶头充血硬挺起来,翘着待男人吮吸。
    因为膝盖疼,阮谊和几乎站不稳,无力地双手撑着墙,好几次快要瘫软到地上。
    “洗干净了,”言征亲了亲她湿润的樱唇,“可以让叔叔操了么?”
    “我…我真的好累……”阮谊和乞求:“我今天跑了十几圈……而且膝盖也疼。”
    “谁让你不听话,一到大学就勾引学长呢?”言征用白色浴巾给她擦干了身子,把她抱到柔软的大床上,蛊惑她说:“叔叔今天要惩罚阮阮这个坏孩子。”
    言征拿出一套情趣制服,是清纯可爱的水手服,但却是透明布料,而且短的可怜,穿在阮谊和身上,上衣堪堪及胸部,而短裙连她的小翘臀都没有完全遮住。
    阮谊和本来就是可爱型的长相,现在穿这种又清纯又性感的制服,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太羞耻了……竟然穿这种衣服……
    阮谊和羞得不敢正视言征,垂着眸子,盯着床单看。
    “既然阮阮这么累,”言征顿了顿,“今天就轻松一点,只要把自己玩到高潮就可以睡觉了。”
    阮谊和困惑地看着言征拿给她的自慰棒,有几分慌乱。
    “放在这儿,”言征把自慰棒直接插到她刚刚洗完澡还很湿润的小穴里,打开了最大档的震动。
    这根自慰棒是肉棒的形状,上面还有粗砺的颗粒,插入小穴时立刻引起了快慰感。
    阮谊和浑身空虚至极,双腿紧紧纠缠着夹紧了那根自慰棒,小屁股在床上不安分地扭动着,淫液淌在光滑香软的肌肤上,又娇又媚……
    ps:这个肉估计要写的比较长,分成上下章发吧~欢迎评论欢迎投珠珠~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