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幸福来的太突然

作品:《言教授,要撞坏了

    躺在床上时,阮谊和困的睁不开眼。谁料室友大姨妈突然造访,整夜在床上捂着肚子打滚……
    结果第二天清晨——
    大一新生军训
    黎苗淼与阮谊和双双起晚了床,等她们手忙脚乱整理好床铺奔到操场时,其他同学早就开始站军姿了。
    八月末,天气已经足够热了。即使现在还不到早上八点钟,太阳就很毒辣了。
    学生们站在太阳底下一动不动,唯有身上汗珠滚滚。
    教官是个皮肤黝黑,看起来很凶的男人。
    “站住!”
    他一声厉喝,让黎苗淼和阮谊和不由停下正要站到队伍中的脚步。
    教官严肃地说:“军训第一天,迟到半小时,你们可真行。”
    两个女生立即低头认错。
    教官却不买账,接着说:“罚跑十圈,现在就跑。”
    “啊?”黎苗淼一脸惊诧,求情说:“能不能……不跑这么多圈啊……我们再也不敢迟到了。”
    教官铁面无私:“不行,现在就跑。”
    黎苗淼仍不死心,哀求说:“可是……我生理期来了,肚子特别特别疼……能不能…”
    教官抬高了嗓门:“现在!立刻给我跑!”
    阮谊和冷声对教官说:“她是真的肚子疼的忍不了了,你让她跑十圈,身体要是出了问题谁负责?!”
    教官从头到脚扫一眼阮谊和,冷冷问:“你这是在帮她求情?”
    阮谊和面色不善:“我是在跟您讲道理。”
    “那我可以告诉你,规矩就是道理,没有求情的余地!”教官最讨厌阮谊和这种对着干的学生,现在对她的印象可谓差到极点。
    黎苗淼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寡言少语的室友竟然会帮她说话……
    教官冷笑,看着阮谊和说:“你喜欢帮同学出头是吧?那好,我成全你,你跑二十圈,她跑十圈。现在去跑!”
    阮谊和双手环胸,不屑地看着这个教官,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轻蔑地说:“我凭什么听你的?!”
    “哼,不跑是吧?”教官对付叛逆学生自有办法:“那就让整个班代替你们跑!”
    话音刚落,教官就对着班上临时选的班长说:“现在带着大家跑二十圈!记住,你们是因为这个同学才罚跑的!”
    队伍里瞬间有低声的抱怨。
    阮谊和气的想骂人,拦住班长,气鼓鼓地对着教官说:“要我跑就跑!别用这种挑拨离间的下等手段!”
    教官冷笑:“好啊,那你们俩现在去跑!”
    黎苗淼担忧地看一眼阮谊和,跑十圈已经够呛……二十圈的话……岂不是要了人命啊!
    但是教官以整个班来威胁,两人只能乖乖去罚跑。
    操场上的同学们都在站军姿,只有她们两个顶着烈日,七荤八素地在操场上罚跑。
    “阮阮,对不起啊……是我连累你了……”黎苗淼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道歉。
    “没事。”
    前三圈跑下来,两人都很累了。
    跑到第八圈,黎苗淼就累的原地坐下了。
    “呜呜……不跑了……”黎苗淼一屁股坐在红色塑胶跑道上,捂着肚子,眼泪汪汪。
    阮谊和怕那个魔鬼教官又惩罚她们,于是干脆一把抓起黎苗淼,鼓励她说:“你就差两圈了!赶紧跑完就完事了!”
    ……
    黎苗淼的十圈罚跑完成了,但是阮谊和的二十圈罚跑………
    她跑到第十三圈的时候,眼前几乎全黑了,一个趔趄摔倒在跑道上。
    红色塑胶跑道很粗糙,瞬间磨破了她的膝盖,伤口处惨不忍睹。阮谊和倒吸一口凉气,想站起来,但是腿却疼的厉害。昨天被言征在车里折腾得本来就没了力气,现在跑这么多圈,简直快要猝死了……
    “天哪,怎么流了这么多血?”黎苗淼低声惊呼,搀扶着阮谊和站起来。
    教官看到事情不对劲,于是说:“你先去医务室吧,剩下的圈数明天再跑。”
    阮谊和看都不看他一眼,漠然地走开,气的教官想再给她加重惩罚。
    走出操场没多远,好巧不巧,竟然又碰到了任明生。
    他骑着单车,穿着黑白格子衫,细碎的刘海被微风拂起,像极了校园偶像剧里的男主角。
    “小阮学妹,你没事吧?怎么摔伤成这样?”任明生关切地问。
    “没事……”阮谊和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顶撞教官被罚跑才摔成这样。
    “我骑车带你去校医务室吧,”任明生说:“你这伤口得赶快处理。”
    黎苗淼点头:“阮阮,就让学长送你过去吧,你这腿也不方便走路。”
    “……那,谢谢你。”阮谊和感觉脸上火烧火燎般——她竟然……竟然有机会坐在学长的单车后座吗?!
    这也……太幸福了吧。
    “坐稳了,”任明生轻声说:“把我腰扶着,小心摔下去。”
    那样的话……不会太暧昧吗?!
    阮谊和犹豫片刻,最终选择抓着他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坐在他身后。
    路上有小情侣骑着单车路过,女孩子坐在后排,笑嘻嘻地搂着男朋友的腰。
    阮谊和感觉心脏跳的越来越快,她和任学长现在……真的看起来像一对情侣……
    “到了,”任明生把单车停稳,自然地把手伸向阮谊和:“扶你下来。”
    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向他的手。
    是怦然心动的感觉。
    看着她剪的干干净净如小贝壳般的指甲,任明生调侃说:“我还以为你会涂黑色指甲油来着。”
    “为什么?”
    “感觉…你是个挺有个性的女生。”任明生回忆:“我记得高中时,有一次在校长室碰见你,印象特别深刻,当时就想,敢和校长正面刚的女生,应该挺厉害的。”
    “我高中…好像是挺能闹事的……”阮谊和扶额。
    为什么她给学长留下了这种负面印象啊……太惨了吧。
    正当她内心悔恨之际,却听任明生说:“高中就一直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生,没想到在大学重逢了,真是有缘呢。”
    学长…这是对她有兴趣吗?!
    阮谊和觉得自己要飘了。
    ps:下一章女主和男二在医务室,会不会被教授捉奸呢?
    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