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叔叔,不可以在宿舍啊

作品:《言教授,要撞坏了

    大学校园里风景极好,林荫道上偶尔有小情侣一起路过,那画面每一帧都能定格成电影海报。
    阮谊和走了几步,忍不住提议:“我们还是别走一起了。学校这么多人认识你,看到了会引起误会的。”
    言征故意问:“什么误会?”
    “………明知故问。”
    事实证明,阮谊和的顾虑是对的。
    还没到寝室,一路上就有好几个学生给言征打招呼了,男生女生都有——当然,女生说那句“言教授好”的时候显然更激动。
    但阮谊和万万没想到,在大学第一天就能偶遇任明生。
    大抵每个少女都曾暗恋过校园里的风云人物,阮谊和也不例外。
    任明生是昂立高中上一届的学长,品学兼优,坐拥无数迷妹的追捧…现在就读于Q大物理系。阮谊和本来想填志愿也选物理系的,但一想到言征是物理系的教授………还是放弃了。
    此刻,那个阳光的大男孩迎面走来,礼貌地对言征说:“言教授,我上次实验还有个问题没琢磨明白,今天下午您有空么?”
    “可以。”
    “那太感谢您了,”任明生这才注意到言征旁边的女孩有些眼熟,犹疑着问:“你是昂立高中的学妹吧?我好像记得你,阮谊和?对么?”
    学长居然还记得她?!虽然高中三年仅仅只有过一次互动……
    阮谊和有些意外之余,又忍不住有几分惊喜,点头道:“嗯,我…我也记得学长的。”
    一旁的言教授……面色有点……冷漠。
    任明生又问:“那学妹你怎么会和言教授一起来学校啊?”
    “他…他……是我叔叔。”阮谊和急中生智地解释,说完下意识看一眼言征,求他一起“圆谎”。
    言征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表情依旧冷漠。
    “原来如此……”
    ………
    等任明生走了,阮谊和才试探性地问:“你……是不是生气了?”
    言征勾了勾唇角,冷笑着说:“阮阮不想当我女朋友,倒想把我当叔叔。”
    “……我是既不想当你女朋友,也不想把你当叔叔。”阮谊和解释。
    “一边挨操,一边喊叔叔,好像也挺有意思。不是么?”言征在她耳畔轻声问。
    阮谊和脸上发烫,想起以前被他逼着叫爸爸的场面……太羞耻了。
    索性不理这个无耻之徒,阮谊和闷不做声地往前迅速走。
    到了宿舍才发现,居然是双人间。
    室友是一个热情开朗的女生,叫黎苗淼。
    可是……不是四人间么?
    阮谊和疑惑地问宿舍那位刚刚热情打招呼的室友:“咱们怎么是双人间呀?”
    “这个是自己选哒,”黎苗淼问:“你不知道么?”
    “这样啊……”阮谊和侧头看向言征:“你选的?”
    某教授言简意赅:“嗯。”
    因为知道她素来讨厌人多,喜欢冷冷清清一个人。
    阮谊和追问:“所以我在网上一直交不上学杂费…也是你帮我付了?”
    “嗯。”
    吃瓜群众黎苗淼在一旁看的困惑,总感觉这个室友和她的“家长”之间气氛怪怪的。
    忙碌着收拾了一会儿寝室,黎苗淼说:“我先去食堂吃饭了哦,需要帮你带什么吗?”
    阮谊和礼貌地回复:“不用了,谢谢。”
    等宿舍门关上,确定黎苗淼走了之后——
    “你其实不用做这些事。我自己攒了钱,够交学费。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尤其是欠钱。”阮谊和顿了顿,又说:“你这是想故技重施,再次用钱包养我?”
    “你想这么理解也无所谓。”
    阮谊和决绝地说:“那我明白地告诉你,言教授,我不会当你女朋友,更不会被你包养。学费那些钱,我会转到你卡上,绝对不欠你一分。”
    言征冷笑:“这么急着和我撇清关系,是因为刚刚那个学生吧?他就是你说的,喜欢的人?”
    被戳中心事的人一惊。
    言征怎么会看出来?难道是她刚刚跟学长打招呼时表现得太明显?
    阮谊和连忙说:“不是他!”
    “是他也无所谓,”言征漫不经心地说:“他还不足以构成威胁。”
    说罢,将身侧的小少女直接抱到书桌上,大手托着她的后脑勺——深吻,攻陷她的城池,肆无忌惮索取。
    更恶意的是,他分开小少女的双腿,把身下发烫的巨物隔着西裤顶在她腿心,不疾不徐地磨蹭。
    阮谊和被吻的喘不上气,微微张着红肿的唇,气鼓鼓地说:“这是在寝室,你别乱来。”
    “怕什么?”言征轻笑,“信不信叔叔在这里把你操哭?”
    “无耻,”阮谊和挣扎着,却毫无作用,短袖T恤被推高,男人随手扯开她的胸罩,拨出那对柔软的饱乳。
    “唔……不要…嗯啊………”
    男人舔弄着那粉嫩的小红豆,轻轻含在嘴里吮吸,撩拨得阮谊和全身似有电流窜过,无助地揪着他的袖子求饶:“别……别在这里……”
    言征的手指撩拨着另一边的乳尖,又掐又捏,低叹:“宝贝的小奶头,还真是敏感。”
    身下已经湿成一片,她敏感度太高,经不起折腾,随便被碰了碰奶头就情欲高涨。
    “室友马上要回来了……求你……别在这儿……”
    “叫叔叔。”
    “……叔叔……”阮谊和屈辱地开口:“求你了……”
    “那就依阮阮的意思,”言征玩弄着她敏感的娇躯,说:“去车上操阮阮,好不好?还没试过车震呢。”
    “你……你不要脸……”
    ps:哈哈哈哈所以下一章就是车震!不过作者君明后天都有考试……不能更新……15号再更新求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