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简单粗暴的表白……

作品:《言教授,要撞坏了

    月色朦胧地映在床面上,言征把她搂的紧,双手像抱一个小玩偶一样环着她的纤腰,让她软嫩的肌肤没有丝毫阻隔地蹭在他的腹肌上,引得人欲念陡增。
    阮谊和一直在装睡,等了好久,也不知道是几点钟了,终于大着胆子轻轻推了推言征,等确定他真的睡着了,阮谊和才轻手轻脚地从床上爬起来,捡起那些零落的衣物,悄悄走出房间。
    她走的急,连行李都来不及拿,只带了手机和钱包就匆匆离开了这栋别墅。
    现在才凌晨四点多钟,街道上万物寂静地沉睡着。
    阮谊和打开手机,扫了一辆单车,一路骑的飞快,终于回到自己的家——本来家里还有奶奶的,现在……只剩她了。
    浑身都疼,她躺倒在硬板床上,睡得极沉。
    还没睡一会儿,手机就嗡嗡震动起来,屏幕上显示来电人是言征……
    阮谊和迟疑片刻,最终还是接起电话。
    “我在你家楼下。”
    ……
    她悄悄从窗外看一眼,还真的在楼下……
    不过,她也有对策——
    “你要是逼迫我,我就跳楼。说到做到。”
    语气坚决而冷漠。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只听他沉声说,“我不放心你一个人住。”
    阮谊和放软了语气,说道:“我最近精神状态真的不太好,你让我一个人冷静一段时间吧……现在奶奶尸骨未寒,你每天逼迫我做那些事……我、我真的不能接受………”
    言征静静听她结结巴巴地说着理由,等她说完了,才问:“给你一个月时间,够不够?”
    “什么……意思?”阮谊和有些恍惚。
    “那就当你默认了,一个月以后再来找你。”
    ………
    什么默认啊?!
    阮谊和郁结,不过想想至少目前一个月不会被这个人纠缠……得过且过吧,先把这个月过了再想办法应付他。
    ————————————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她每天过的也算充实安逸,白天去超市兼职收银,晚上回来学英语,做四级考试的模拟卷,好像每天都在重复着上一天的行程……过着过着,早就忘了言征说的“一个月期限”。
    转眼就到了八月末,新生要去学校报道了。
    阮谊和收拾好行李,刚一打开门,差点惊呆在原地……
    言征……怎么会在门口等她?
    真是奇怪,明明才一个月不见,却像是很久很久没有见面了似的……
    阮谊和结巴着问:“你…你……等了很久吗?”
    “没多久,”言征淡淡地说:“猜到你会这个时间出门。”
    “唔……”阮谊和又问:“那你……来干什么?”
    “送你上学,”言征接过她手中的行李包,似是随口问:“现在状态恢复好了?”
    “……嗯。”阮谊和委婉地说:“其实我知道去Q大的路线,而且行李也不多,所以不需要送我去学校……”
    话还没完,却被言征堵住了嘴唇。
    男人细细地碾磨她娇嫩的唇瓣,每一寸吻过的地方都在发烫,阮谊和头脑一片空白,被他耐心地教导着舌尖的牵引勾连,学习如何深吻。
    “嗯……”她情欲难耐地发出低低的呻吟,甚至鬼使神差地主动踮起了脚尖和他接吻。
    直到被他松开,阮谊和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她,刚刚是在对这个人主动投怀送抱么?
    怎么回事……不是……不是很讨厌他么……
    阮谊和慌乱地捂住嘴,眼神躲闪着言征炽热的目光。
    “看来,阮阮也想我了,”言征笑了笑,“走吧,下楼。”
    “我…我才没有想你……”阮谊和跟在他后面,忍不住为自己辩解,“我这个月过的很充实,根本没时间想你。”
    上了车刚坐下,阮谊和就听到他说——
    “当我女朋友吧。”
    ……
    这是她出现幻觉了吗?!
    阮谊和掐了自己一下,还挺疼的……看来是真的……
    见这丫头还懵懵懂懂,言征又说:“给你时间,慢慢考虑。”
    ………他…之前只把她当成用钱买来的性奴而已。
    可是……现在怎么突然想把她当女朋友了?
    ……这才一个月不见,怎么转变了这么多?
    阮谊和感觉大脑运转都跟不上节奏了,过了好半天才问:“为什么?”
    “因为你操起来舒服。”他顿了顿,又补充说:“操了你以后就不想操别的女人了。”
    阮谊和扶额,这…这真是她听过最粗暴下流的表白了……
    “你是…认真的吗?”阮谊和默默问。
    言征反问:“你觉得呢?”
    阮谊和无言以对。
    ps:哈哈哈作者君还是没有虐男主,以后再想想怎么虐他吧,目前只想写甜甜的剧情~
    泥萌猜女主会答应表白嘛(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