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噩耗

作品:《言教授,要撞坏了

    两天前,医院病房里——
    “现在必须做手术了,不能再拖延了。”医生皱着眉说:“但是病人来得太晚了,现在这个身体状况,手术风险极大……唉,早三年来做手术多好。”
    “……手术风险极大,是…多大?”阮谊和问。
    “手术成功,或者丧命。几率各占一半。”医生顿了顿,又说:“但是你奶奶必须做手术了,不做手术等于直接丧命,做手术好歹还能赌一把。”
    阮谊和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奶奶已经病到这种程度……但是奶奶一直忍着病痛,还跟她说身体没多大事……
    望着病床上那个白发苍苍的、她这一生最爱的人……
    阮谊和捏紧了衣角,又问:“手术用最贵的药和器械,能提高成功率吗?”
    “不能,”医生说:“我们这已经是最好的医院和最先进的设备了,但是你奶奶可以说已经是病入膏肓了,手术客观条件能起的作用,其实不大。”
    “……那就做手术吧,”阮谊和缓缓说着,“也只能这样了。”
    ———————————
    手术室外,阮谊和坐立不安,一直焦虑地徘徊着,看着外面的天色越来越黯淡,天空从浅蓝变成了深邃如墨染般的蓝,压抑得让人心慌。
    言征今天很忙,说是晚上七点来医院接她……现在眼看七点钟已经过了,言征没有来,奶奶的手术室也仍旧紧紧闭着门……
    不断有护士匆匆走出手术室,又匆匆走进去。阮谊和想问问里面的情况,又怕耽误了手术进程,只能一遍遍在心里祈祷手术成功。
    终于,晚上八点零七分。
    医生低沉地走出来,对着阮谊和轻声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阮谊和以为这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在原地怔了整整一分钟,才定定地问:“什么意思?是………手术成功了吗?”
    医生遗憾地摇摇头。
    “我不信……”阮谊和喃喃自语:“我要进去看……我不信……”
    ………
    等言征赶到医院的时候,还没走进病房就听到了撕心裂肺般的哭声。
    “先生,病人家属现在情绪严重失控了……”护士在门口拦住言征,“您最好现在先别进去……”
    那小丫头整个人蜷缩在角落,埋着头呜呜哭,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动物。
    言征心底蓦地疼了一下……
    不顾及护士的劝阻,他径直走进了病房。
    听到脚步声,阮谊和警觉地抬起头,有几分不讲理地说:“不准过来!”
    真可怜,一双好看的眼睛都哭的红肿了,小巧的鼻子也红红的。
    “你出去……”阮谊和把头埋在环绕的双臂间,重新缩成小小的一团,含糊不清地说:“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了……”
    她忍受了那么多次的羞辱和委屈,身体被蹂躏糟践无数次………明明才十六岁,却要做这种“情色交易”,现在终于有了足够多的钱给奶奶治病做手术,一切却都来不及了……
    只怪上天不公,这样不平等地安排人的命运……
    哭了好久,抽泣声越来越小。
    言征走过去,发现这丫头已经哭的睡着了——她太累了,身心俱疲。
    她很轻,抱在怀里的时候又乖又安静,歪着小脑袋靠在他胸膛,长而密的睫毛上挂着未干的泪珠,像清晨的露水。
    ………
    言征在医院处理完了后续事宜,烦躁地接连抽了三根烟。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小丫头这么伤心欲绝,他竟然也心里发堵。
    明明……明明只把她当玩物而已,已经给了她足够多的钱就够了。至于她的情绪怎样……他为什么要关心……
    —————————————
    后来办葬礼时,是言征陪同她一起的。
    阮谊和跪在坟前,没有哭闹也没有说话,就沉默着,跪了很久很久。跪到双腿都麻木了,站起来时差点一个趔趄摔在地上,幸好言征及时扶稳了她。
    天空阴沉沉的,雨丝细密地打在地上。
    即使言征站在一旁给她撑着伞,身上还是不可避免地被雨淋到一些。
    阮谊和心说着:
    对不起,对不起………奶奶……我要是早些赚到钱给你治病就好了……
    我要是小时候没那么娇纵任性就好了……
    对不起………
    ps:下一章男主又要虐女主了……而且是很黄暴的那种虐身虐心……估计大家看了又要催我虐男主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