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浴室操到昏迷

作品:《言教授,要撞坏了

    浴缸里的温水没过她的身体,滋润着每一寸白皙细腻的肌肤。
    阮谊和娇软无力地浸在浴缸里,任由言征的大手在她身上游移。
    男人把沐浴乳抹在她身上,阮谊和还不知道那沐浴乳有极强的催情的功效……
    樱花的清香味在浴室里满溢,阮谊和感觉身体越来越奇怪,明明泡在水里,却越来越热,躁动不安,甚至……觉得体内很空虚……
    “…嗯……老师,不要……”
    小小少女嘤咛一声,难为情地看着老师的大手把沐浴乳反复碾磨在她的大奶子上。
    言征眼底的欲色愈发浓重,沐浴乳本就滑,她的肌肤更滑,手下那触感简直妙不可言。他嗓音微微嘶哑,轻声说:“乖,老师给阮阮洗干净。”
    说着,大手移向更下方,在她肚脐处轻轻画圈。
    “好热啊……”阮谊和被撩拨得不行,头脑一片空白,毫无意识的喃喃自语:“想喝水…”
    看来催情的功效已经开始了……
    “宝贝儿,很想要了吧?”
    男人修长的手指探入紧紧闭合的蜜穴,浴缸里温热的水一同涌入小穴里,刺激着她的神经。
    花穴剧烈颤了一下,而后紧紧收缩,把言征的中指也吸的紧紧的。
    “阮阮可真是个名器,一根手指都能吸这么紧……”
    男人的手指迅速抽动,时而刮一刮敏感温软的内壁,时而顶在最深处……
    少女喘着气,快感一波又一波袭来,让她应接不暇:“啊……嗯……慢、慢一点……啊啊…………”
    “慢一点?”言征似笑非笑:“这样?”
    男人的手指缓缓退出她的小穴。
    更…更空虚了……
    阮谊和被药物催得浑身燥热,淫欲横生。
    “求你……给我……”
    “给什么?”言征循循善诱:“要老师的鸡巴来操阮阮宝贝的小穴吗?”
    阮谊和面颊羞红,极小声地“嗯”了一声。
    言征装作没听见,又说:“不说话,就当阮阮不想要了。”
    “……要…”阮谊和拖着哭腔,小手拉着言征的手臂,可怜兮兮地求他:“老师……”
    “要什么?说完整。”
    这……这太羞耻了……
    阮谊和咬着嘴唇,不好意思说出那个污秽的词。
    “说,要用老师的鸡巴来操。”
    阮谊和摇摇头:“……老师,说不出口……”
    “那可就不能满足阮阮小骚货了,”言征故作惋惜,大手不轻不重地拍在她的丰盈饱乳上,娇嫩的肌肤很快红了一片,不是很疼,却更激起了她的情欲……
    犹豫了好久,这可怜的小少女实在战胜不了药物作用,弱弱地开口:“老师……我要……要你的鸡巴来……操我…”
    那樱红的小嘴看起来像刚洗过的樱桃,让人想要采撷。
    “真乖,”言征拖着阮谊和的小脑袋,俯身吻下去。
    这是极为色情的深吻,舌尖牵引勾连缠绵,阮谊和不知所措,只能被言征引导着做这奇奇怪怪的事情,感觉大脑里混乱成一片。
    良久,言征才松开她,欣赏着她红唇微肿,双眼迷离的娇媚模样。
    言征舔了舔她的嘴角,低声赞许:“宝贝   ,你可真甜。”
    阮谊和还在喘气,肺活量太小,被言征刚才那个悠长的吻折腾的差点断气。
    “现在就满足我们阮阮,”言征把她从浴缸里抱出来,小姑娘身体太软太滑,引得言征身下巨物更滚烫胀大。
    “扶着,”言征把阮谊和靠到洗手台旁边,把她的小手搭在边沿侧扶好。
    随即将那巨物缓缓旋入她又小又窄的蜜穴里……
    “啊……不行…太大了……”阮谊和浑身哆嗦,把男人搅得差点儿缴械。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多淫荡啊,”言征逼迫她看镜子里自己媚叫的模样。
    她被压在洗手台上,两团浑圆雪白的乳肉被挤压成了面团般在冰凉的瓷面上碾磨,冰凉的刺激从小乳头直接传到了大脑,情欲高涨。
    “不要…好疼……老师……你、你停下来……”
    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停下来……
    言征抬起她一条纤细的腿,把硕大的龟头顶的更深入,直直碰撞她的G点……
    阮谊和一只腿撑着地面,完全站不住,差点虚脱到整个人瘫在地上。
    “站不住了?”言征惋惜道:“阮阮怎么这么不经操?”
    “呜呜……腿要抽筋了……”阮谊和娇哼着求饶:“真的站不住了……”
    她还在高潮余韵中,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小穴,努力地吸那滚烫硕大的鸡巴,哪里还有力气站稳……
    看她实在可怜,言征只好把她抱起来,说:“算了,去床上操,好不好?”
    “嗯……”
    可怜的小小少女泪眼婆娑地点头。
    把她放到柔软的大床上,看到小少女被洗手台瓷面压出红痕的饱乳,男人又起了歹心……
    滚烫的鸡巴在蜜穴里全力冲刺,马眼里分泌出的液体让女孩娇吟不断。
    “啊……不行……你、你起来……”
    阮谊和还没回过神,言征居然一边操干她,一边含住了她的一只大奶子用力吮吸。
    小穴和奶子的双重快感要把她逼疯,整个人剧烈颤动,淫叫声更连连不止……
    “不要……”
    小乳头被他恶意用牙齿厮磨,用舌头色情地舔了一边又一遍,最后还咬着她的小乳头慢慢往上提……
    “啊………嗯…啊……”
    又、又高潮了……
    阮谊和在高潮中神志不清,晕沉沉地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