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舔弄小乳头

作品:《言教授,要撞坏了

    阮谊和跟在言征后面不情愿地走着。
    这男人有一米八几的身高,腿长,走的也快。阮谊和只能稍微加快了步伐跟在他后面,终于跟上他,走在他旁边时堪堪及他肩膀高。
    言征的物理办公室在五楼,是校长给他的单独间。
    “坐吧。”言征给阮谊和搬来椅子,示意她坐下。
    阮谊和也不客气,随意就坐到椅子上,本来习惯性要翘二郎腿,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个新来的老师还挺给她面子,那她也不能在这新来的老师面前太过于嚣张。
    “你们班主任叮嘱说,要我一定在最后两个月提高你的物理成绩。”
    言征这么说,阮谊和并不觉得奇怪。这话,言华已经跟她苦口婆心说过无数次。
    “我学不好物理,您不用费心了。”阮谊和淡淡地说着,语气里没有自卑,甚至有种“老子就是学不好物理”的理直气壮。
    言征淡淡地说:“没有商量的余地,晚自习过来补习物理。”
    阮谊和炸毛:“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可以试试不来。”言征冷冷道。
    ———————————
    晚自习时间,大家都埋头安安静静地写着卷子,阮谊和抱着物理书去言征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很安静。
    阮谊和“咚咚”地敲了敲门。
    “进来。”
    阮谊和大大咧咧走进去,不咸不淡喊了声“报告”。
    “物理书先放着,”言征走向她。
    这男人比她高太多,给她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阮谊和乖乖把书放到办公桌上,下意识后退两步。
    “躲什么?”言征似笑非笑:“怕我?”
    “没有,”阮谊和强作镇定。
    “没有就好,”言征悠悠说:“听说你在酒吧当舞女?家里很缺钱用?”
    ……
    阮谊和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母,一直跟着奶奶住。家里很穷,她还要照顾常年生病吃药的奶奶,不得不去酒吧当舞女赚钱。
    “是又怎样?”阮谊和盯着言征:“要你管?”
    “呵,小丫头脾气还挺冲,”言征又逼近几步,在她耳边呢喃:“缺钱的话,老师可以给你。只要你答应当老师的性奴。”
    阮谊和吓得瞪圆了眼,没想到这位男神级别的教授竟然会说出这种下流的词汇。
    “你,你真不要脸!我才不会当你的……你的性奴!”阮谊和捏紧了衣角,声音因为紧张而微颤。
    “这可容不得你拒绝,”言征笑起来,明明很好看,却让阮谊和感到恐惧万分。
    这男人直接把她抱起来,打横置于宽敞的办公桌上。
    “长这么瘦,胸还这么大。”言征肆无忌惮地隔着薄薄的校服揉捏她的娇躯。
    “唔……不要……”阮谊和敏感的像是浑身有电流窜过一般,手脚并用想挣脱这个恶魔般的代课老师。
    “不要什么?”言征继续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不要揉你的奶子,还是不要吻你?”
    “都不要……呜呜……”
    可是挣扎哪有用呢,言征用领带捆住了她细细的手腕,把双臂推高压在她后脑勺下,令她完全不能动弹。
    校服被撩高,露出少女丰盈柔软的胸脯。
    她穿了件粉色的胸罩,32C的胸型很好看,像快要成熟的蜜桃般诱人。
    言征隔着胸罩按了按她的乳头,故意问:“老师在按什么?嗯?”
    “滚开啊……”阮谊和哭喊着:“我要告你强奸!”
    “随你,”言征漫不经心地解开她的粉色胸罩,那一对软肉弹出来,晃的男人眼底欲火焚烧,呼吸也变粗重了。
    粉嘟嘟的奶头挺立着,像是要邀请男人去亲吻它。
    阮谊和羞愤地闭上眼,泪水沿着脸颊流下来。
    “哭什么,”言征那微微有薄茧的指腹抚过她脸颊,给她擦干泪水:“做我的性奴,以后就不用去酒吧打工了,不好吗?”
    “不好……呜呜呜……”阮谊和呜咽着,细细的腿乱蹬。
    去被言征一把分开两腿,用胯下巨兽抵在她腿心。
    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他胯下巨兽的炽热。
    阮谊和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地战栗。
    “唔,小可爱的奶头真甜。”
    言征含着那粉红的小红豆,用舌尖色情地抵触它,舔弄它,把小小红豆用舌头描绘地湿漉漉的。
    阮谊和浑身有种极其奇怪的感觉,有麻又酥又痒,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头脑里也一片空白了。但是……被老师舔的似乎……很舒服,舒服到她忍不住嘤咛一声,挺起胸脯,把小乳头往老师唇边送去。
    “小骚货,”言征偏不如她意,干脆放开了她,那粉红小豆挺立在空气里,没了男人爱抚舔弄,可怜兮兮的。
    阮谊和迷茫地看着言征,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放开了她。